今天是

 21℃/14℃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我的表弟叫毛豆
发布时间:2022-05-11

我大舅有个儿子小名毛豆,比我小1岁,新中国成立那年出生。虽不是亲兄弟,但从小一起长大。小的时候,一起砍柴拗笋,一起摸螺蛳抲鱼,一起拉车。吃住都在一起。

比如说一起到太阳镇枫树岭村给四阿姨砍柴,来去三十多里,当时全都靠两只脚走的。四阿姨没有劳动力,邀侄儿毛豆、外甥小宝帮忙。四阿姨的儿子还小,娘姨父又没有劳动力,封山柴是全生产队分的,要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砍完拉回家。但是砍柴是一个累活,四阿姨总是给我们讲好话,每一次我们去都要犹豫一下再去。毛豆比我调皮一点,总是少去几次。我呢也有小九九,想在阿姨那里挑些萝卜番薯花生回家。

西乐堰我小娘舅造房子,我们两人一起走四十里路去西乐堰,给他们家挑石头。因为表弟比我相貌好家里条件好,所以在凌家找到了对象。去的次数比我多了些。

他十四五岁那年,全公社到鹤村挑水库,毛豆也去了,畚箕挑在肩上,要拖着地走,后来测量队把他叫去背标杆,鹤村水库一边造,一边测量,毛豆相貌周正,稍稍矮了一点,又听话又机灵,不要挑沉重的担子,他自然乐意。后来造英公水库、造於分公路,一个个宏大的场面,灰沙遍地,承重作业,抬几百斤重的巨石,拉千斤以上的车子,春夏秋冬,他都学中干,干中学,锻炼了自己,就这样一点点长大,成了正劳力。

兄弟俩还有搞笑的地方,一次就是舅妈骂舅舅,我气不过,帮舅舅骂舅妈,但是毛豆却不知哪里去了。我舅妈就尖着鼻子冒着汗指着我说,你舅舅劳改时,你为什么不来帮他呢?是我(舅妈自指)撑着这个家,说得我落荒而逃。

老家有亭亭华盖果树十来棵,有青青竹园一大块,舅妈把家里的杏子、竹笋等可以换钱的都拿去换钱养毛豆、亦民俩兄妹,按说我也有份,因为我妈在职时,每月寄钱回来。但是去讨,舅妈只给两三个,多了就不肯。说变钱养毛豆、亦民。

毛豆还有一个阿姨叫佩珍,在杭州工作,阿姨夫地位很高,所以经常支持毛豆他们,所以在困难时期毛豆还是养得白白胖胖的。

文革中,毛豆跑到台上,去批斗老妈,道理讲不出,就气呼呼大骂了母亲一顿。另一位尹小伙子更厉害,因为爱好音乐,会谱曲,想去文化馆工作,结果政审过不了,回家把锅子砸了。好在我舅妈是非常理解儿子的内心的痛苦,回家后老妈马上给他做饭吃。

由于我妈妈吃老米饭回家,回老家后住在舅妈一起,舅妈生怕我们长期住下去,就鼓励我造房子,但是空口打哇哇,没钱,就凭自己劳动力。毛豆就隔三岔五帮拉石头做屋基、垒墙头、拉木料、割茅草(盖屋顶),从开始帮到脚。

毛豆小学六年书读完就劳动了,虚龄14岁,老队长戴德银、黄木水都很帮衬的。从分轻活给他干,到做技术员,犁田耙耖样样教他。1979年他父亲平了反,第二年他就当上了生产队长,30岁已经是十五六年的老农民。

那时分出身的,出身不好,不能当干部,开始阻力蛮大的。有的人想不通,成分不好的人,还能指挥我们?还有左的倾向。他积极把队里的工作做好,胆子也蛮大的,也比较会动脑子,把队里搞得蒸蒸日上,在全大队六个队中,属于粮食、分红都在前列,于是“毛豆”两个字就响亮起来。社员就拥护他。

1983年进了村委。当时队里(还叫生产队),队委要安排工作,就把最难的“调解”工作交给他。当时村里经济条件差,“袋里焦躁,性子实躁。”邻里纠纷蛮多的,从村头到村脚,菜园土地、婆媳问题、屋基道地等等方面,争吵不断,纠纷多。但毛豆处理事情蛮公道的,双方都能接受,平息了一场场事端,所以大家渐渐刮目相看。

1984年当时国营纸厂开始搞竹浆工程,临安四大工程之一,征地招工。拨给金家一组11个名额,镇里有顾虑,队里也有顾虑,怕做不好工作。但作为金家一组的队长,他坚决支持政府的工作,向镇里多要了4个名额,总共15个名额,并且一点私心都没有,儿子老婆都不参加招工。把15个名额全部分下去,得到了群众的爱戴。

把生产队里的事搞好了,把征地招工的事也搞好了,支部和群众看在眼里,1986年他入党,同年当了副村长,那时出身不好的人入党做干部,还是很稀少的。当干部在当时是不容易的。反对声音很大。

一些老党员如王爱香等,一些年轻干部如王建富看毛豆头脑灵光,工作蛮好的,都坚决支持他工作。镇政府的主要领导陈有根、蒋柏松、唐泉生等为他挑了担子。1989年老书记到点退了,他顺理成章当上了村里的书记。从出身不好的“子女”一下子当上村里的一把手,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四十里外的丈母娘家,以致成了远近闻名的人。

毛豆做了几件让人刮目相看的事,一件是在上村,一二队里上湖田修一道横路,本来计划与邻队合作,但邻队不舍得拿出土地。就这样,我们金家一二组自己修,但现在兄弟队的人也在用我们这条路啊。这样汽车可以在金家村循环开了,修路把队里的地让出一部分,社员先不同意,他就先动员后强做,现在成了一条村镇必经之路,他的眼光比别人早了几十年。

在征地水碓岗,造金家花园的过程中,他力排众议,走在全村的前面,使本队的社员得到了实惠。平均每人分得7.5万元,4个人一间门面房。年龄大的要钱,趁机把钱交了社保,十多年过去了,享受了退休金。年轻人要房,所以一组的人大都有了门面房。

2008年6月,镇政府要从岝咢山迁出门球场,时间紧,苦于没有地方迁,金家一组支持了镇政府的行动,毛豆一份一份去签约,最后一两户人家没签,他就自己为他们挑了担子。不签我替你签,从岝咢山迁出门球场的工作顺利完成。

毛豆从30来岁当队长到72岁的村老龄委会长退下,整整当了40余年农村干部,荣获了许多奖牌和百姓的赞誉,圆满收官。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方元湘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