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7℃/13℃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临安近邻,曾经的一颗千古智星
发布时间:2022-05-05

朱升像

想象一幅这样的画面:黑云沉沉的天空下,一道高高的城墙,墙头上布列着的兵将,远远望过去,只见一个个盔甲在身,神情严肃。然后,看见守将的一只手,按在剑柄上。士兵手拿弓箭,都已经把弓拉满了,羽箭搭在弦上。

只要将领一声令下,那一定是万箭齐飞,飞向城下。

但这城墙的下面,站着的不是黑压压的敌军,而是只有一个人,还是个眉须半白的小老头。

小老头开口了,他说,福童元帅啊,我小老儿不是别人,是教你儿子读书的朱升朱先生,我今天来,是要跟你说,当今朱元帅带领队伍南征北战,为的是拯救天下的人心!他们的队伍所到一处,拨乱安民,不伤众民一丝一毫,所以受到了万民的欢迎和拥护,这就是人心所向!面对这样洪滔激流,你福元帅可要认清形势,为了这古老的徽州城,为了城里的万千城众,也为了你的家人和你自己,万万不能逆流而行,要及时弃暗投明啊!

这件事发生在元至正十七年(1358年),当时朱元璋的手下大将胡大海,带领明军征战徽州。原本,攻城与守城,肯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但是小老头朱升的三言两语,就使得徽州城在守将福童的带领下,打开了城门。

从而,避免了一场万民性命涂炭的战争。

朱升,字允升,号枫林先生,安徽休宁(今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人,元末明初的军事家、文学家,明代开国谋臣。

朱升的出生地,是休宁陈霞乡迥溪村。说是这朱家的上祖,便是宋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熹。到了元朝,朱氏家族已经不复当年耀眼,但耕读传风的家风还在。朱升的祖父和父亲都是教书先生,农忙时候也干农活,所谓半教半农。他出生在早上,旭日东升,所以父亲给他起名叫升。

朱升也是从小就非常聪明,读书有成,十九岁就考中了秀才。而之后,他没有一心一意地往科考功名路上拼搏,开始采写民间传说典故,写了本叫《墨庄率意录》的书,后来又观察研究起星象占卜,写了有关星象与风水知识的书,再后来琢磨起历代刑法刑书,又编了本刑法方面的读本。可见年轻时候的朱升,是一位知识全面,又兴趣广泛的多面手。

朱升后来得了个乡贡进士的身份,所谓乡贡进士,是完成乡府两级的考试,再去京城参加会试,会试通过叫及第,没有通过才叫乡贡进士。虽然没能进士及第,但也有了教学的资格。不久后朱升被授池州(今安徽省池州市)路学正,也就是池州地区的教育官员。他到达池州后,针对当地教育机构中的腐败行为,进行了整治,但也得罪了身边人,受到了别人的非议和排挤。干得不愉快,干脆辞职走人。辞职后连休宁老家也不回了,来到了徽州(今安徽省黄山市歙县)一处叫石门的大山里面,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歙县有座名山叫紫阳山,就在城外南面,离城才三里地。据说宋代婺源人朱松,游玩紫阳山后很喜欢这里,就定居在了山中。朱松就是大教育家朱熹的父亲,也就是朱升朱同的祖上。朱升拖家带口定居歙县石门,应该有这份历史情愫在里面,也算是认祖还乡吧。

歙县石门那是好地方,四面青山,就像围了一道翠绿色的屏风,山中潺潺清溪,溪中柳叶小鱼自由游弋。春有春花,秋有红叶,满眼是美景。从石门越过一道山梁,便是岛石,笔者的老家。而从昱岭关过境,就到了昌化清凉峰。

朱升隐居石门之后,修建了居所,还给居所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梅花初月楼。之后,应该是为了生计,也为了使自己满肚子的学问有所作用,便在石门开起了学馆,教育后人。想当年,朱先生的学馆里,一定坐满了慕名而来的学子。这些学子,有新安本地人,一定也有翻山越岭过来的浙江人,说不定,就有笔者的祖上。

朱升在这皖浙交界的地域,无疑结交了许多浙地朋友,也因此,写下了这首《乱后送人归越》:

百战一身存,生还独有君。

越山临海尽,吴地到江分。

暮郭留晴霭,荒林翳夕曛。

归途当岁晚,霜叶落纷纷。

越地山乡,一直逶迤到海边,壮观而辽阔。而来到越地的朋友,让朱升牵肠挂肚,会一直从新春牵挂到暮冬。俩人之间的情谊,自然是十分深厚。

朱升或者希望自己和家人,长长久久地隐居在石门大山中,但是人生漫长,世事难料,更多的时候,一个人需要面对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就在元朝末年的乱世里,他同宗同乡人朱重八(明太祖朱元璋,字国瑞,小字重八),拉起人马,从老家凤阳(今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出发,已经东渡长江,进军浙西,成就了一方实力。

这时候,朱元璋部下即将攻打徽州,眼看同乡人要与同乡人拼命,好好的城池要血流成河了,面对生灵涂炭的大事,朱升先生坐不住了,赶到徽州的城下,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有了徽州成功劝降这一壮举,朱升的名字,也就很快传到了朱元璋的耳朵里。朱元璋的队伍当时已成气候,急需求有谋略的人士来辅佐,听说歙县大山里有位隐士,十分有才,堪比当三国中的卧龙先生诸葛亮,一下子来劲了,要学刘备三顾茅庐请能人出山。

朱升自然跟诸葛亮一样,性情淡泊,极不情愿入世,但是时势需要用人,而这时势造就的首领还是同乡同宗,如今他亲自上门,拒人于门外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再说,作为一名读书人,能为天下人出一份力,也是理所应当的。

当时,朱升就给朱元璋献出了重大的策略,只有九个字,“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正是这九个字,助朱元璋夺取了天下,成就了大明王朝,所以这九字也被称为“九字箴言”。

这“九字箴言”的策略,与吴越国王钱镠订制的国策,“保境安民,善事中国”,那是如出一辙。朱升所在的歙县,紧挨着钱王故里临安,对邻域的这位历史故人,他朱升一定是熟知又敬佩。所以,这里应该有所借鉴临安人吧。

转眼,到了大明朝,朱元璋已经成了明太祖。

在朱元璋坐稳江山之后,因为担心好不容易得来的政权再失去,就把帮助他打下江山的文武功臣,几乎杀了个干净。包括李善长、徐达、刘基这样高智商的谋士,都没能逃出斧口。只有一个人,从浩荡的杀戮中逃出来了。

这个人又是他朱升。

明朝建立之后,朱升开始留在翰林院,修编律例,整理户籍,干了许多实事,给朝廷又效力了整整十年。十年后,已经把朝廷的事务打理得顺妥了,他便向皇提出致仕乞归。也就是要求结束公职仕途,请皇帝准许他告老还乡。当时明太祖朱元璋,叨念朱升辅国的功劳,提出要给他封地,可朱升不要,又说要给金银财物,他朱升也不要。朱升只要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一张免死券。这君王颁发的免死券,作用当然是,手中持券的那个人,万一要是犯下了死罪,可以用券来换取一次活命的机会。这是古代至高皇权所赋予下属的,一种特权。当然,朱升所要的免死券,肯定不是为他自己争取的,他拿券的时候,已经七十多岁,还有病在身,哪里不明白,自己在世上还能有多少光阴。他是想用自己一世的功劳,为自己的独苗儿子,乞求一份平安。

然而,他的儿子朱同,有没得到这份的平安呢?

后面再说。

朱升离开朝廷之后,据说没有回休宁老家,也没有回石门,而是去了盐城(今江苏省盐城市)。不过后人通过考证说,朱升说是去盐城定居,或许为了障人耳目,他最后的归宿,仍然还是石门。不过,就在返乡之后的第二年,老人家就病逝了。

为君鞍前马后,为君指点江山,与君同共度时艰,却不求渡后同荣华同富贵,只愿能够终老山林,流水行云,真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大智慧者。

再说朱升的独子朱同。

朱同,字大同,号朱陈村民,又号紫阳山樵,安徽休宁人。

从父子俩的出生之年可以看出,朱升已经年届不惑,才有了朱同这个儿子,可以说是老来得子,也是倍感欢欣的事情。

朱同的出生与成长,应该不在原乡休宁,而是他父亲的隐居地石门,从他的名号里也可以看出,他自号紫阳山樵,已经在自己的身份上认同了徽州的紫阳山。

朱同也是天资聪慧的人,又有学识渊博的父亲教育,小小年纪,就通晓经籍,能写诗做文章,而且绘画特别好,被当时人称为丹青高手。后来因为父亲辅佐朱元璋打下了天下,在朝廷做官,他也就跟随来到了京城,进入了高墙皇宫,做了太子朱标的陪读。古代的陪读,是皇家贵胄让地位低的人陪地位高的人一起读书。为什么地位高的人读书也需要陪呢?因为一起读书不仅可以交流,而遇到太子这样高位的孩子淘气,先生太傅不敢打人,君臣关系也不允许臣子打储君,这时候就要让陪读来领受这个责罚。当然,更多时候,太子与陪同,也是就一起读书学习的同窗。

后来父亲朱升辞官返乡,朱同也一起离开了京城,回到乡下。

回到石门之后,再无高墙与种种规矩的束缚,身心归林,长吁闷气,这时朱氏父子的心情一定无比轻松愉悦。

据说朱同回到石门之后,继承了他父亲的衣钵,依旧开馆教学。这回的教学,肯定不是为了生计操劳,而是为了给当地造福,也是给君王尽忠,为皇权效力。作为交心的君臣,君王在高堂掌控乾坤,臣子虽然归为布衣,也还不忘在民间教化人心。

春绿秋红的时节,是不是偶尔走出石门,越过昱岭关,不多几个时辰便走到浙江地界,来到昌化,来到天目山,来到临安。

就在这个时候,朱同写下了篇首这首《过昌化次前韵》:

未拂征衣满面尘,云林何计乞闲身。

荒村白日有啼鸟,废屋颓垣无住人。

大地岂应多破碎,普天谁为正君臣。

高堂自有二亲在,且向晨昏事盥巾。

朱同是位大孝子,他在写诗时,也总是惦记着父母双亲,除了这首诗中有“高堂自有二亲在,且向晨昏事盥巾,还有《度昱岭关宿老竹田家及抵家述怀》中,“归来已喜双亲健,莫遣秋霜上鬓茎”等等。

歙县石门村

照理说,朱同在父亲朱升的教导下,心智敞明,而且本身为人忠厚,是性情淡泊的一位读书人。而且身为开国功臣之后,他父亲又向皇帝讨到了一份免死券,只要他不犯谋逆之类的大罪,那么总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吧?

答案是,没有。

父亲朱升过世之后,应该是朝廷官员清楚朱同的学识,便要求他出山当官。而朱同自己,是十分不情愿的,曾在诗中写下“岂以衰绖儒,而强加冠簮”,意思是说,怎么能强行叫一个穿丧服的读书人去当官呢?就算被强拉入官场,他还是想方设法摆脱,向吏部以“父丧未期,母疾未愈”,也就是说给亡父守丧的日期没到,家中的老母亲的还在病中,要求告假回家。得到批准之后,十分高兴,在诗中写“圣恩果天宽,放还喜绝倒”,皇帝亲自批准让他回家,太高兴了,感谢浩荡的圣恩。看这放还,好像被是小兽被逮进了笼子,如今算是开了笼门,喜绝倒,高兴得要扑倒打滚了。

朱同回到石门又隐居了几年,可最后,还是被拉入了官场。开始在徽州教学,修编了《新安志》,后来又到朝廷任职,一直做到礼部右侍郎。

转眼,到了洪武后期,大明朝廷血雨腥风的时刻到来了。丞相胡惟庸案、功臣太师李善长案、国公蓝玉案等等,一场接一场,大规模的清洗和株连。被诛杀的高官,仅仅被列入《逆臣录》的就有两万五千人。可以说,明初的有功之臣,一个个被明太祖朱元璋屠戮殆灭。

朱同,一样没能幸免。因为受到蓝玉案的牵连,他也被皇帝赐死了。

朱同只是位性情淡泊,喜欢做学问的人,在家里中还是出了名的大孝子,都说忠臣出自孝门,他会有谋逆之心吗?但是,君要臣死啊。就算有了免死券,又有什么用,皇帝给你的,人家随时可以收回去。

最聪明的谋士朱升,是不是也失算了?

他朱升,一个人看得清天下大势,一定也摸得清身边人的心思。这位同姓帝王,他虽然是位干大事的人,他成就了千秋大业,但他善于猜忌,性情暴戾,所以自己也就及时抽身了,不取分毫,为的是逃出死劫。但为了儿孙,哪怕乞求,也要争取一张免死券。而朱升的心里应该也是知道的,所谓的免死券,说份量重,不过是一块铜条金瓦,说份量轻,也就是几个字吧,又怎么能抵挡君主皇权的淫威呢?但是身为老父亲,总想为儿孙做点什么。保全儿孙,给他们求个平安,不管是功高盖世的伟人,还是一介草民百姓,都有这样的愿望。

往事远去了,或是或非,都已成为云烟。

让世人长久不能忘却的,是朱升先生功成之后,那一个漂亮的转身,没有良田,没有广厦,没有金衣玉缕,却把一个单薄的背影,恒久地嵌入了时光。

朱氏父子,用人格和学识,造就的一掬英魂,五百年后,说不定还在天上人间萦绕。萦绕在苍翠的石门大山中,也萦绕在留存至今的史册中。又或许,在月明风清的时候,会再来毗邻的南屏山,天目山,或悠悠一渡,或驻足停留。

青松傲雪,寒梅暗香。

一如,父子英杰。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张爱萍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