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错送的红玫瑰
发布时间:2022-03-09

清晨六点半,刘宛明就出门拦了辆的士直奔兰陵火车站,迎接他思慕已久的网友木子叶寒。木子叶寒在南方一所大学读书,与刘宛明神交近半年,两人在微信上你来我往,已谈得难舍难分如漆似胶。这次木子叶寒放寒假后没有急于回家,而是直接赶来和他相会。

已经七点了,火车还没有到!时间如蜗牛般一圈一圈地爬过,刘宛明在出口处站定,尽力克制着内心的焦躁不安,一面猜想着她的容貌:清丽脱俗,多愁善感,就像林黛玉那样,说不定会使点小性儿,自己还得变着法儿逗她开心……又过了一刻钟,火车才姗姗而来。他的眼光掠过一群群乘客,从中捕捉那可能回应自己的信息。不久,一个身穿绿呢衣的女孩果然被人群裹挟出站,长长的乌发从雪绒帽里倾泻而出。由于坐车时间较长,一双晶亮的丹凤眼欲开还闭,娇小玲珑的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使他有一种作为护花使者为她披上自己大衣的冲动。他冲上前去,将预先准备好的一束红玫瑰虔诚地送到她面前:“木子叶寒,你终于来了,见到你真高兴!”女孩怔了一下,迟疑地说:“这是送给我的吗?”“是啊!咱们不是约好了在这儿见面的吗?我想将这束花作为我们相识的真正开端。”“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我是刘宛明啊……”他话未落音,却被一群乘客和的士拉客给冲到一边。等他站稳脚跟,木子叶寒却已不见踪影!他急得直跺脚,又恨自己忘了说网名“兰陵狂生”,因为网友一般是不怎么留意真实姓名的。她没有手机,他只得一边找一边等待她跟他联系。

没过多久,腰间手机响起,电话里外都人声嘈杂,刘宛明大声说:“喂,你跑到哪儿去了?”却听木子叶寒说:“兰陵狂生,你是不是穿一件灰色风衣,脖子围一条蓝绒毛巾,右手拿着一束玫瑰花?”“是啊?”他刚要说“我刚才不是把玫瑰花送给你了吗”,哪知对方说:“我早就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你,也许我这次盲目来找你是个愚蠢的错误,你看上去还是挺帅的,但我无法接受一个四肢不全的男朋友……幸亏我们还没有见面,到此为止吧,只当我们从未认识过。”“你……”刘宛明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这才注意到自己空空的左袖管。他顿时明白了,那女孩一定就是木子叶寒,当她看到他没有左手才趁人多溜走,又装做不认识他,扭头给他打电话!“喂,喂!……”他正要解释,里面已是一阵“嘀嘀嘀”的忙音;又拨去,却听一个甜美的女音例行公事地说:“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刘宛明恼恨交加,昏头昏脑地向车站外走去,一头撞在一辆电动三轮车上,左侧身子倒地,半天挣扎不起。一个黑壮汉粗声骂道:“走路不长眼睛,找死啊!”竟开着三轮车扬长而去。这时,一个女孩走上前来扶起他。他定睛一看,赫然就是那拿着一束玫瑰花的木子叶寒!他猛地推开她,怒吼道:“我摔死了活该,不要你来假惺惺地装好人!”女孩委屈地说:“你这人真是莫名其妙!我好心好意地扶你起来……”“我好感动啊!”刘宛明挖苦了一句,语气变得冷峭异常,“木子叶寒,别再演戏了!我不是个残疾吗?用不着你学雷锋!我可以忍受你对我的漠视,却绝不会接受你廉价的怜悯!”

女孩气得嘴唇铁青,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阵,愤怒的熔浆突如火山般喷溅而出:“你以为世间只有你受到伤害是不是?你将一束花随便送给一个女孩就可以对她任意侮辱是不是?你把自己的痛苦转移到无辜者身上就能获得心理平衡是不是?告诉你,我叫林嫣然,不是什么木子叶寒!”刘宛明的头渐渐低下去,他把接网友的事告诉了她,轻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嫣然突然抽泣起来,由于没带纸巾,她忙用一只手捂住双眼,泪水顺着指缝缓缓流下:“我本来已经够倒霉的了,还稀里糊涂地被你骂……”“那你把你的事儿告诉我,再骂我一顿,不就两清了?”

女孩被他气笑了,随即又哭了起来:“我这次是去岳阳看我男朋友。我和他本是大学同学,他家境贫寒,是我时常暗中接济,他才得以专心学习,保持成绩优异。大学毕业后,他执意回到家乡岳阳。不久便来了一封信,说他有了新的女朋友!”

刘宛明试着往前走了几步,感到彻骨的疼痛,他大叫道:“哎哟,好痛啊!”林嫣然见状,说:“我还是送你到医院去吧。”行人望着她手中那束鲜红的玫瑰,纷纷露出羡艳的神色,令她好不尴尬。分手时,她将手中的花一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本小姐先帮你收着,可不是代表爱情哟!”刘宛明苦笑了一下。

林嫣然是个热心的姑娘,不时打个电话问问刘宛明的病情,还来宿舍看望他一两次,告诫他注意补充营养。刘宛明总是半歪在单人床上看她忙这忙那,不时地叹口气:“你就不怕被人误解?别人会取笑你有个缺胳膊男朋友……”林嫣然生气地瞪了他一眼:“干嘛这么自暴自弃!就算失去了一只手,你其他的都还好生生地呀!只要你努力,一定会比那些忘恩负义的正常人强得多!”

一天,刘宛明相约林嫣然来到“红豆曲”咖啡屋,他突然双手捧起一束九朵红玫瑰送给她:“这次是代表爱情。”林嫣然惊叫一声:“哇!你的左手还在?”还不相信似的握了握。刘宛明狡黠地一笑:“去年元月间,我不小心从二楼的阳台上摔下来,折断了左臂。去火车站接木子叶寒……不,接你时,左手上了石膏吊在胸前,裹在大衣里。后来撞在电动三轮车上了,重接断骨时医生表示很难保证彻底康复,说不定这只左手真会废掉,所以我心里一直悬着块石头。现在,你看——”他夸张地做了几个扩胸运动,“完全好啦!”林嫣然笑着点点他的额头,那柔软滑腻的指头令他心头一颤:“你这个大骗子!”随后话锋一转,“其实我到岳阳去根本不是为了什么男朋友,而是去我姨妈家。看到你那副样子,知道你的自尊心受到很大刺激,才编个故事安慰你……”

“别说了。”刘宛明眼窝有些发潮,将林嫣然紧紧搂进怀里。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熊春芳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