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18℃/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改 变
发布时间:2022-03-02

他蹲下身去看花坛灌木丛里那只猫,它白色的毛有些变灰,但眼睛晶莹带幽怨,他似乎明白为什么有一种宝石叫“猫眼”。它也不那么害怕,只把脚稍稍后退了一点。他想最后试一次,就指着太阳穴对它诉苦:“我头疼。”那猫竟然拎起前脚挠了挠脑袋,哀怜地叫了一声:“喵呜。”他几乎要掉下眼泪,伸出手去抱它,它并不抵抗。

他抱着它,感受到它的温度与柔软,看着路上与他无关的车来人往,与他无关的喧嚣嘈杂,心里有一种复仇的快感。

想到这一天的遭遇,他觉得非常悲哀。

他一早打电话给主任,说自己头疼了一晚上想请假,主任冷冷地说:“你坚持一下,今天没人能代班。”话音未落电话已断,没有一句安慰。

他晕乎乎地到了医院,门诊室前已经等了一些病人。他迟到了十分钟,所以向他们解释,希望得到谅解:“我昨晚头疼了一晚上。”结果那些病人冷漠的表情没有一丝改变,像上门逼债的债主一样,眼睛里都是债务累累的黑洞。他每天来这里听病人的倾诉,但他的倾诉没人愿意听。

中午走去吃饭的时候,他告诉同事们,自己头疼了一晚上。姜医生一本正经地说:“待会儿给你免费做个脑部CT,看看进的是长江水还是黄河水。”大家一起没心没肺地哄笑了起来。

他甚至昏头昏脑地告诉食堂打菜的师傅,自己头疼了一晚上,吃不下,所以少打点菜。打菜师傅惊讶地说:“医生也有病?!”拿着勺子嘻嘻地与边上的一个肥胖的女人分享这个“悲剧”。

终于熬了一天,最后一个病人满头银发像父亲一样慈祥。在病人开口之前他忍不住说:“我昨天头疼了一个晚上……”他以为病人会觉得这个小伙子人品好,舍己为人,了不起,他可能会像疼儿子一样安慰一句。可那老人居然瞪大了潮红的眼睛,兴奋地说:“医生,你怎么知道我昨天晚上头疼了一个晚上?太疼了,像针扎一样呢……”

一天来,没有一个人能安慰他,同情他,他们都听不懂他的话,或许是根本不想听,他们关心的只是他们自己。

他从来没想过要养宠物,但今天的遭遇,让他突然改变了。以后,他不再需要把烦恼告诉别人了,有什么事就跟这只猫讲吧。

他抱着猫走进一家宠物店。

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孩子马上过来招呼:“您好!”

他怔了一下,觉得她的眼睛像他手里那只猫的眼睛,他低头看看它,又抬头看看她。他想,唉,头还很晕,大概有点失常。

女孩子问道:“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噢,给它洗个澡。”

“好的,”女孩子一边答应着,一边伸过手来抱猫:“好漂亮的白猫。”

“是的,它是我的生命。”他脱口而出。

“当然了,那是一定的。”她甜甜地笑着,一边忙着给它准备洗澡。

他在店里转了一下,觉得这才是天堂,那些猫猫狗狗才是值得你付出的,它们的眼神里全是怜悯,让他感动的怜悯,人类没有的怜悯。他转了一圈又站到她边上,看她给猫洗澡。她那样子看上去,好像是在孩子洗澡,一边洗着,一边在跟猫聊天。

“你的工作真好,天天跟动物打交道。”

“是的,非常有趣,每天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动物,我喜欢动物。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医生,天天跟人打交道,而且是病人,他们有的身体有病,有的精神有病,唉……你不知道,我医术再高明,也治不了那些人的病,他们冷漠、自私,是无法改变的。还是你的工作好,动物比人好。”

“动物比人好?”

“对啊,人是自私冷漠的怪物,动物却会给人温暖。你听到过这样一句话吗?——认识的人越多,我越喜欢狗。”

“哈哈,是的呢,到我们这里来的很多顾客都会说这句话。”

“是因为动物不会讲话,才那么讨人喜欢吗?”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已经进入哲学的海洋,他从来没有这样深入地去思考人生,真的,一切都开始改变了。

“也许是吧,但哑巴并不讨人喜欢。”她歉意地笑了一下。

“那么,是因为它们既不会讲话,又有一双充满怜悯的眼睛?”

“这个说法有意思。但是,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在动物面前,人找到了‘人’的感觉,没有动物对比,人搞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呢!”女孩调皮地看了他一眼。

“你这个讲法真有道理——人在动物面前找到了‘人’的感觉,对啊!所以人最好不要老是跟人打交道,还是多和动物打交道吧。这样,人就不会迷失自己。哎呀!你真有思想,简直是个哲学家,你这么聪明大概就是因为天天跟动物打交道的缘故吧?”

“你过奖了,我这不是没事跟你瞎掰吗?”女孩仰起脸又朝他笑了笑。

他感觉有点像梦境,这女孩子不仅身材修长,模样长得好看,讲起话来还这么有意思,“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妹妹。”

“是‘表妹’吧?看你长得这么帅,应该有很多‘表妹’吧?”

“哈哈,我确实有过几个‘表妹’,但现在一个也没有。那——你有‘表哥’吗?”

“有啊。”她指了指着笼子里一只神色凝重的牧羊犬,“它就是我大表哥……”

“哈哈!”他又大笑起来,“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他们聊着聊着,像老朋友一样了。洗过澡的白猫更漂亮了,女孩抱着它,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抚摸,爱不释手的样子。他坐在她对面,跷起了二郎腿,思路异常活跃,各种话题聊得停不下来,那个疼了一晚上而且晕了一整天的脑袋这时却出奇地好使。

……

“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

“哦,这么早就打烊了?”他看了一下时间,有些遗憾,“那我明天再来吧?你明天在吗?”

“在,那明天见。”她甜甜地笑着,宝石一样的眼睛闪着光芒。

他恋恋不舍地走出店门,又回头看看,灯光下,她穿着碎花长裙抱着一只白猫站在门口,像女神抱着婴孩一样。似乎方向弄反了,他觉得他应该走向她,因为她又像一个抱着孩子站在家门口等候丈夫回家的女人。

他不好意思地想着那幅“女神图”,健步如飞地一直走回公寓,对着镜子左顾右盼。突然想起“女神”手里抱着的那只猫是他的,两眼顿时瞪得比那猫眼还圆。他为自己的健忘感到吃惊,但一想到明天还可以再见到那女孩子,又用手斜叉了一下头发,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雪飞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