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5℃/4℃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乡人阿青伯
发布时间:2022-02-09

最早记牢阿青伯,缘于春节拜年。

小时候,每逢正月初一,村里调拢锣鼓手,后面拖一班“跟屁虫”,挨家挨户给军烈属拜年。村堂不大,够上门资格的没几户,一家家都让孩子们记住了。

阿青伯家在老屋台门里,几户人家合住在一起,锣鼓声一进去,高大黑旧的老房子里,响声特别大,更加添燃了喜悦的气氛。

阿青伯戴了一副墨镜(那是我最早看到的黑眼镜),脸皮一耸一耸怪笑着,早早就在桌子上摆好了糖果,等着锣鼓队进屋。尽管小孩子见到阿青伯有点怕。然而,当村干部把新年画报贴上墙头,“跟屁虫”们一拥而上,桌子上的糖果照样被抢得片甲不留。

有人说,阿青伯是给国民党当兵的,这就让我好点想不通,都国民党了,为什么还要去拜年?

后来知道是这么个情况:他十七八岁的时候,一个秋天正在田里割稻,来了一队国民党兵,见他是个年轻后生,冲过来架了就走,说是去给“国军”背子弹,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国民党的军人。后来他们在与人民解放军交战时,整个连当了俘虏,集体投诚给解放军了。

通过投诚改造,他也变成了解放军战士。

那么说来,给他拜年没有错。

阿青伯个子不大,又瘦精精,看看有点文气相;村里人不说得那么好听,说他僵,僵抖抖。果然,很少见他在队里做过比较威武的农活。可他脑子比别人灵光,经常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那是他被抓去当兵前,一次独人在乡道上回家,发现对面走来一个年轻好看的女人,就故意弄得摇头晃脑,脸上变动出怪异的表情。待擦肩而过六七步,他猛地转身,将两手挖着两边脸颊,用力示向那个姑娘。

这个动作家乡人叫“摊脸皮”,意思是对方做了见不得人的惭愧事,被别人当面揭穿并遭羞辱。此姑娘迎面遇到这么变态的男孩子,出于好奇、想回头补看一眼,谁知正中小阿青的奸计,他这么脸皮一摊,暗语姑娘脸皮不要偷看男人。那姑娘顿时面孔红到耳朵脚,踩着田塍落荒而逃。

后来阿青伯被国民党抓去当兵,军营生活相当清苦,个把月难得改善一下伙食。那次食堂里猪肉烧萝卜,规定每人一勺萝卜,里面一块猪肉,由炊事员掌勺分餐。炊事员眼睛瞪得像铜铃,小心翼翼地做着安排,唯恐分不过来。轮到阿青时,他突然伸手向炊事员身后一指,怪叫起来“那个谁呀!”大家一愣间,他迅速夺过菜勺,朝着有肉的地方猛舀两勺,倒入自己的碗中,向一边逃跑。

炊事员高喊,截住他,别让他吃独食喽!他马上陷入“饿狼们”的包围之中。眼看菜碗要被众人夺下,却见他低下头去,“呸呸呸”向碗里拼命吐口水。大家都傻掉了,看着他笑嘻嘻地退到一角去吃肉了。

新中国成立后退伍回乡,阿青伯成了家,老婆名叫花花,虽不及花儿好看,却十分勤劳肯吃苦,在队里挣工分超过老公阿青,成了家里的主劳力。

那次要上高山去采茶叶,老婆知道回家肯定很晚了,于是把烧夜饭的任务交给了阿青伯。这天,花花回家特别迟、茶叶采得特别多、心情也特别温暖,因为老公答应烧夜饭,尽管累一点,今天终归能吃上现成饭了!

黄昏的暮色早已笼罩山村。疲惫的花花走进家里,黑咕隆咚的看不见人影,一股刺鼻的焦味从厨房涌来。她急忙奔向灶台,只见烟雾弥漫,镬子里是一锅满满的黑灰,锅盖也变成了轻薄的木炭……

原来阿青伯烧饭时,锅里没有放水。他把米下锅后盖好锅盖,灶洞里塞满柴火,然后溜出门去打牌了。有人说,他心里想着赌博,连烧饭也忘了放水;也有不少人在想,他是有意不放水的,让一锅儿都烧掉,便省心了。不出所料,之后,花花婶再也没有叫阿青伯烧过饭了。

高中毕业到参军之前,我在家务农一年,那个夏天,我和阿青伯共同参与了一次十分辛苦的体力劳动。

那时候,队里交公粮全靠人力独轮车,拉到镇上粮站去。我们村到镇上,间隔着五里山路,其中还有一条长长的岭坡。烈日当空、酷热难忍,装满稻谷的麻袋,沉沉地架在木车上,压迫着推车的农民,全身大汗淋漓,躬着腰背、一步一颤地向山岭艰难推移。

到了山顶,大家停下来歇个力,唤唤风、擦把汗,解下茶筒喝口水。我发觉阿青伯没有坐在车把上,走进路边柴丛里,那边有一块松树的阴凉,他坐在一块石头上,摘下草帽搧风乘凉。

他的额头上扎着一根绿色茅草,非常显眼,我跟进去问其原因。他说,在拉车拱岭时,肯定会汗流满面,但此刻又腾不出手来擦擦汗,尤其是大量的汗水流进眼睛里,又咸又辣十分难受。他就在岭脚边拔一根茅草,在脑壳上绕个圈,把草结打在太阳穴一边的侧脸上,这样一箍,头上的汗水就不会流进眼睛,都顺着茅草流向鬓角。我仔细一看,真的,他的汗水就沿着茅草、连续不断地滴向一边。他把“开渠引洪”的自然原理,运用在自己的汗脸上,令人敬佩不已。

50 岁之后,体弱的阿青伯又患上气管炎,基本上就不去队里挣工分了,每天要么村里逛一圈,再就躺在堂前竹靠椅上,唔啊唔啊喘着粗气,家里啥活也不干,就等老婆回家给他做饭。

村里不少人为花花婶叫屈,觉得她一辈子嫁错了郎。那天,一帮妇女和孩子聚在村中央的大松树下,给生产队里摘花生,七聊八扯又说起此事。一个小媳妇说,我看花花大姐啊,真是前世不修,好嫁不嫁,嫁了个懒汉。有人反驳,阿青老头原来也干活的,现在出病了,可是他人聪明哎。

哼,一些奇叼八代(意为不上场面)的小聪明、能当饭吃?懒汉就是懒汉!小媳妇还愤愤不平。旁边坐着个“绍壳头”(半大不小的男孩子),用肘撞撞她:嫂子,你也不用生气,其实,阿青伯在家里没有吃闲饭,也是有贡献的,他每天都在下蛋呢。“绍壳头”的话,引起了众人的极大兴趣,催着他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他就津津有味地说了起来:阿青伯每天躺在竹靠椅里,是不是?大家齐声说是的!旁边倒着一堆灶堂灰,是不是?大家说是啊!他就一刻不停地呼噜呼噜在孵蛋,估计差不多了,侧过身来,大咳两声,“啊唔——咯笃”一下,就把一个蛋下进了毛灰堆里,接着……

“绍壳头”意犹未尽的还想讲下去,小媳妇手里的花生藤蔓、已经没头没脑地打下来:“魔头鬼,不要讲了不要讲了,腻心刹唻。”“绍壳头”抱着头皮拔脚就逃:哈哈哈,你打我啊,那我不摘花生了,我去戏喽。一眨眼,逃得无影无踪。

又是一个盛夏的午后,烈阳普照的天空,突然滚动起雷声,不一会,附近高山边的乌云,一块块扯拢在村子的上空,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阿青伯正在竹靠椅上睡午觉,听到打雷声,一个激灵坐起身来,看了眼天井,乌云越盖越厚,说一声,不好了!就向门外冲去。

今天队里所有的劳动力,都到离村子六里外的长田畈去割稻了,只留下三个妇女在晒稻谷。这批稻谷晒了三个日头了,已经干燥,明天大部分可以灌袋送公粮;剩下来的,作为第一批口粮分给各家各户,以补饥荒。这批粮食如果被雨淋湿了,今天外面又割回来新稻谷,两大批湿谷就没处摊晾了,万一连续下个两天雨,就必定抽芽发霉了(是有一个夏收季节,连续下了十来天雨,队里把湿谷分下去,各家各户用锅灶焙烘,还是烂掉了许多)。民以食为天哦,这是不是天大的事情?!

这时候的阿青伯,竟然像个冲锋陷阵的战士,一路大声喊着:收谷喽!抢谷喽!收稻谷喽!发疯似的朝晒谷场奔去。晒稻谷的三个女人,正在拼命地扫谷,水泥地坪上,已扫拢了一个个谷堆。

阿青伯赶到后,马上叫她们装箩筐,他就一担担飞快地挑进仓库去。接着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一些小孩子也都赶过来帮忙,在阿青伯的指挥下,有两个人一起端畚箕的,有三个人合抬半箩筐的,老老少少皆成勇士、奋不顾身抢收稻谷。不过半个钟头样子,燥谷基本上都收进来了,大雨也下来了。老的少的一个个都淋得像落汤鸡,可脸上都是笑嘻嘻。

经过这场硬仗,阿青伯彻底病倒了,躺在床上,连饭也要老婆捧到他的手里。花花婶就念叨他:一个半死人,还会去抢稻谷,你有多少年没有挑担唠;没有本事,逞啥个大好佬……听老婆烦个不歇,阿青伯大吼一声:不抢进来、你去吃个屁!

过段时光,阿青伯身体恢复了些,又整天躺在竹靠椅上,呼噜呼噜喘气。那以后,村里好像不太有人说他懒汉啦!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陈文豪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