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8℃/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打糍粑
发布时间:2022-01-26

又到腊月二十三了,一大早母亲就打来电话说:家里泡了糯米,又要打糍粑了。我知道这是母亲希望我早点回家的一种委婉的说法。

说起糍粑,中国人大概没有不知道的。在中国的南方,这也算是一种颇有名气的节令食品了。不过,不同的地方吃糍粑的时节却各有不同。据我所知,重庆人就是在中秋节才打糍粑的,而浙江、福建地区,好像一年到头都在吃这东西。我老家是在湖北中部的江汉平原上,这里的习俗是过年才吃糍粑的。一般多是在腊月二十七、八了才开始打糍粑,因为这东西在我们这里是习惯于做成甜食,当作年关时节招待客人的精细糕点的。

老家关于过年的准备工作有个歌谣:“二十五,打豆腐。二十六,买鱼肉,二十七,年关逼,二十八,打糍粑。二十九,样样有。”之所以母亲在腊月二十三就说家里泡了糯米,是因为糯米在做成糍粑之前必须要先泡上几天,让米粒吸足了水分,才好上甑去蒸,这样蒸出来的糯米饭干湿合宜,才好打糍粑。

打糍粑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力气活,这可不像我在浙江看到的人家做麻糍,是用磨成米粉的糯米粉蒸熟,基本上只要等熟了之后挖起来团一下,包上芝麻糖就成了的。我们老家的糍粑可真是要打出来的。一般是把糯米蒸熟,倒在木盆里,然后就用木棍去揉打。我们那里都是这种做法。中国的很多地方做年糕,各有其器具,有的地方就有专门的石臼,但是我们那是平原,不出石头,就用木盆。倒是家家都准备有一根专门用来打糍粑的木棍。这木棍有近三尺长,一头粗一头细,粗的一头底部削的圆滑平整,这就是用来把糯米饭打细烂的功能端了。这东西很少是专门做来的,一般多是家里用断了的木扁担或者旧木犁把手,经过削整就成了。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我看到朝鲜人打年糕,就有专门的臼与杵,那杵还做成个很讲究的木榔头,用起来也很方便。中国的其他地方也有专门的器具。我就不明白我们那里为什么就是这样个习惯。

器具上的不讲究,导致打糍粑更加是一个力气活了。因为糯米黏性大,要把它揉碾成像做馒头的面团那样的形态来,想想你就知道有多吃力了。所以我们那里打糍粑的工作,都是家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的专利。比方说哪家的爷爷说自家的孙子今年能打糍粑了,那就是说这孩子已经长成人,可以自食其力干一番事业了。我小的时候打糍粑当然是父亲的事,后来等到我长大,理所当然地就接过了这项一年一度的工作。后来读书,又出门谋生计,每到年关腊月二十三、四,母亲就会泡上糯米,心安理得地等我回家去打糍粑。一年一年地过去,渐渐地因为各种原因我回家没有那么勤了。

第一次过年没有回家的时候,母亲说她泡了一斗糯米,可是没有人来打,只好父亲重新上阵。但是那一年的糍粑里却夹杂了大量的整颗饭粒,下锅去炸就都散成了渣渣,吃起来一点也没味道。我只好愧疚地说,明年我一定准时回家来打糍粑。可是这句话却渐渐成了一句空话,每到这个时候,总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赶不上恰当的时间回去。但是母亲依旧每年的腊月二十三、四就泡上了糯米。她是盼着我回去给她打糍粑的啊。

不过这几年不同了,之前是我的孩子上大学了,母亲高兴地说,今年你爸爸不能回来,该你给我打糍粑了。孩子也高兴地答应了。可是孩子却出国去了,终于没能给母亲打一回糍粑。好在妹妹的孩子也是个男孩,不久也上大学了。母亲说:“这下好了,今年不愁没人来打糍粑了。”果然,去年就是外甥打的糍粑。虽然没有我打出来的那么烂熟而有筋道,但是味道也差不多了。大年初一,母亲把沾了糖霜的糍粑直往我碗里夹,一边很高兴地说:“尝尝小朗打的糍粑,比你打得好。”我也附和着说:“真的呢,比我打的有劲道多了。”

然而,今天母亲却又给我打来这样一个电话,对着话筒,我听出了那无尽的言外之意,不禁一下子鼻子发酸,眼泪要掉下来了。

春节,即使再忙,也要记得回家过年啊!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聂 峰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