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5℃/3℃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龟兹古国今犹在
发布时间:2022-01-17

两千多年来的漠风,吹皱了一代代先民的脸庞,却刮不跑那段刻录在人们记忆深处的历史。

站在龟兹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上,满足了我这次南疆之行的所有幻想。

而今易名为库车的龟兹,上古时期就有人在这里繁衍生息了。三千至四千年之前的夏商时代,这里忽地多了一批西方客,追究他们的宗源,与欧洲人、印度人息息相通,皆来自于充满远古神话的高加索山。他们个个长颅,突额,高鼻,凹眼,薄唇,白肤,结实得能徒手打得了老虎。

他们应该是塔里木盆地最早的原住民,以游牧为业,以农耕为生。时光虽然过去了数千个春秋,但总体格局依然无有多大改变。

龟兹古国地处天山之下,幅员千里之广,为古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地理位置也十分优越。它东抵轮台,西往巴楚,南达塔克拉玛干沙漠,北控天山草原牧场,是丝绸之路最为重要的枢纽地段,也是通往欧亚诸国的门户、长廊。

龟兹文明可以追溯到青铜器时代,而它何时创建自己的国度,则已无从考证了,典籍上最早的记载,则来自于班固的《汉书》:龟兹国,王治延城,去长安七千四百八十里。户六千九百七十,口八万一千三百一十七,胜兵二万一千七十六人。……能铸冶、有铅。东至都护所乌垒城三百五十里。

龟兹既是四方通衢之地,也就成了商贾行旅往往来来的集散之所,也成了兵家必争的唐僧肉。龟兹最早与汉文明的接触,缘于张骞。以后,在武帝刘彻为起端的汉朝或以文韬武略,或以政治的经济的手段把控了龟兹,使之归顺大汉一统,尽管其间有匈奴的强蛮,有回鹘的勾引,有自身的摇摆,与中原战战停停的摩擦中时分时合,但汉人与龟兹人千余年政治、经济、文化的交往却一直持续不断。

兴兴衰衰千余年的龟兹古国,如今还有多少历史遗存?这是我最为关注的,而此时的“百度”,也作了我们最好的向导。

我们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龟兹古城”的足迹。上树一块石碑,石碑小小的,呈有棱有角的四方形,其后是一堆有点杂乱的黄土。说是黄土,也不完全确切,因为它已经在风雨的洗礼中转变成了黑褐之色。这堆黄土体量不大,最多用两间房子盛得下。我以为是古城墙,或许是哪个烽燧的残痕,但能够上得了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必定是物中之尤。可惜外面有网罩遮着,无以近身,无以触摸。这起码是一两千年之前的稀罕之宝,哪怕是一块砖,一抷泥,一棵树,都是用时光着意打磨过的,你要留存难,你要复原难,你要从前世今生当中脱颖而出更难。我有些纳闷,这是古龟兹的浓缩吗?或许你真可以这么去理解,丰盈与亏耗,衰败与兴盛,陈腐与新生,都会在历史的长河中转换角色,最终让不老的时光分辨高低。

穿城而过的库车河上有一个古渡口,也是龟兹古国的遗存,我们当然不应忽略。

古渡口已经了无渡口的痕迹,取而代之的是一座一两百米长的钢筋水泥桥。我们见到偌大的一条河,没有一滴水,没有一股流,更无渡船可觅。历史上整个南疆都少水,一年之中能有100毫米以上的降雨量,那得需要烧高香了。库车能被称为绿洲,靠的是天山上的雪融水,而雪融水是有季节性的,夏秋之时,冰消雪化,或许河流就会有水流淌;而冬春之时,冰山不开,河道即刻变成了跑马场,住民就得干熬了。故而古渡只是象征性的,阶段性的。或者是古时生态环境保护得好,一年四季碧水漾漾,波光粼粼,库车河有鱼虾可产、有渡船可摆也未可知。桥头亮着一幅横匾,上书“龟兹古渡”四字,有点耐不住灼眼的夕阳。

龟兹博物馆也是一个决计要去的地方,好在它就建在库车王府的里面,正巧可以一带两便地去完成自己的心愿。博物馆很接地气,也很袖珍,可它的内涵却极其丰富。展出的有石器、骨器、陶片、铜件、汉五铢钱、龟兹小钱、开元通宝等五花八门的实物,这是我国著名考古学家黄文弼在此城考察时而发掘获得的。我们从这些历史的碎片中,从残存的前朝旧物中,从那些发黄的典籍史料中,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一湮没了多年的古国气息的。

吴承恩老先生在《西游记》中描述的女儿国,在这里也有了拓展。我们一行走进女儿国商业街时,恰逢小家碧玉在翩翩起舞,轻舒广袖,唤来了一大波游客参与互动;大家闺秀抛绣球这个保留节目,吸引了众多的毛头小伙。在一不小心中,我们之中的驾驶员后脑着球,无意中又做了一次新郎。至于近在咫尺的子母河,水浅了,但依然清亮,有胆大的男子掬一捧咕咚咕咚地喝上一气,他不担心会像猪八戒那样心怀鬼胎;胆怯的美女有时也心生好奇,偷偷地喝上几口,当然也不用担心自己身怀六甲。这都是吴承恩杜撰的呀,权作一种玩乐,一种笑资。

我们在古城街边漫步的时候,两旁的乐器商店特多,弹奏演唱的也不在少数。忽地想到,龟兹人原是乐理的祖师爷,曼妙的龟兹音乐,绚丽的龟兹舞蹈千年相传,世代相袭,颇得各族人民的喜爱。

龟兹古国今犹在。看来,我这一趟远赴新疆的打捞,不虚此行。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杨菊三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