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2℃/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我读牛振民《水调歌头·桂花》
发布时间:2021-11-18

时序奏南吕,香桂应时蕃。脉承先祖遗范,每岁见新妍。聚伞花团锦簇,腋内多葩颤袅,斑驳入云端。雅号唤仙客,秀逸得天全。

喜光照,抗逆性,恣飘然。忠贞芳直,高洁何必美人搴!拟想移栽北漠,又恐伤筋动骨,秾萃恶荒寒。宜合守桑梓,千古丽临安。

——牛振民

牛振民先生,生于1944年,宁夏盐池人。自号孤山愚人,笔名倔牛。一位能教诗词、会写诗词的高校教师。执教中国古代文学数年,桃李成林。诗词曲赋样样娴熟,出手成章。友人称“七步之才”。学力之富、作品之多,堪称“高产”。凡得诗词曲赋两千余首。是一位诗德诗识诗才兼具的诗家。

长调《水调歌头·桂花》为借物言情之作。作者曲尽“桂花”之妙,体现了创作个性的深挚。将现实生活之感受、深悟之情怀,寄托于“桂花”之形之态之色之性,抒写出一种真性情的率真流露和极主观的情感体验。在典型的个性表述中,强调了人类美好的人性、气质和人格。物人契合,情景融一,借物寓神,富有极强的审美艺术表现力。

读着这首词,你会觉得自已离开了纷扰、嘈杂、喧闹的城市,走进了一个清新、幽静、淳朴的“香桂应时蕃”、“花团锦簇”、腋内多葩”之艺术境界。艺术源于生活,诗意来自自然。从而使你的视觉、听觉、嗅觉、触觉融化于这难得的“天全”之境地……

词之起句气象壮阔。以虚透实,以虚衬实:“时序奏南吕”,具有朴素的艺术辩证法之色彩:“时序”即四季更替,似奏出“南吕”之古乐,作者让“桂花”在古乐声中如期隆重登场。二句化虚为实,耳目一新的诗句:“香桂应时蕃”。意谓“香桂”应时飘香于人世。“香桂”,桂花之雅号;“蕃”之语,茂密、茂盛之态也。紧接着后二句“脉承先祖遗范,每岁见新妍”。“脉承”二字,衔接、相连、续接于题旨。“先祖遗范”四言更见桂花历史悠久之风范。“妍”之语,美丽动人是也。作者喜见桂花年年蓄积热情,“新妍”于秋之释放,清香留住人之脚步,不图名利之奉献,甚而以“脉承先祖遗范”美赞之!

“聚伞花团锦簇,腋内多葩颤袅,斑驳入云端”三句,是对挂花总体意象之描摹。作者在此处用了夸张的笔法。桂花有细小成簇五瓣花蕾,故作者用“聚伞”喻之;“花团锦簇”形容、描画之;用“腋内”深藏花朵比兴之;再用“颤袅”,即其枝叶随风轻微颤动拟摹之;更用“斑驳入云端”之态之色之语辞生动刻画之。读到此景,联想宋之词人辛弃疾名句:“剪碎黄金数恁小,都叶儿遮了”。桂树之花儿藏于绿叶后,花蕾弱而细小,隐藏在众人目光之外,若不是香气随风舞动,根本忽略了花的存在。作者“入云端”三字,另辟蹊径,借之运笔让桂花占尽秋色,将其芳香不仅泼向自然,洒向天地,更让其馥郁弥久的香气“入云端”,香飘四溢!这是何等的情怀啊!

“雅号唤仙客,秀逸得天全”二句,为作者替桂花创造的一种深远静谧诗之境界,展示了挂花普通、平凡与质朴的气质:“仙客”为其“雅号”;“秀逸”洒脱之美源于“天全”即天然浑成。千古以来“自是花中第一流”(李清照语)。文人墨客赠予它众多雅号:如“仙客”、“天香”、“西香”、“秋香”等等。有“九里香”、“花中月老”、“金粟”等美誉。更有世人将其象征为“崇高”、“贞洁”、“荣誉”、“友好”、“吉祥”等高尚品格。桂花以其自然朴素“秀逸”之貌;以其生长于尘埃无所求之“天全”之态;以其自我节奏,期待丰收秋景之“仙客”之性……将醇香洒向人间!

过拍“喜光照,抗逆性,恣飘然”三句,为三字格。“喜”、“抗”、“恣”为词心。作者从桂花之喜好、执著之性描画其“恣”,即禀赋个性。“光照”之处为挂花生长之环境。桂花和人一样,喜明而厌暗。故有的桂树生长于岩岭上,“光照”更强烈,誉其为“岩桂”。“逆性”为桂花独特之个性,其耐得住寂寞,要积蓄一年的热情,竟自在秋风萧瑟、百花凋零时尽情开放。它没有荷花的清纯动人,更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只将其金黄色花儿藏于绿叶后,隐避于众人目光之外,尽善惠人,且随风送出阵阵馨香!此处作者用“抗”言刻画桂花“逆性”之执着本性,字眼妥贴合适,“抗”为真字,“逆性”为词骨。着笔姿秀,颇有工力。桂花不以无人而不芳,低调内敛的君子品格,故作者言其“恣飘然”!“飘然”者,放纵飘然自由之姿态也!有了桂花的激情付出,天地多了一份馨香,人间多了一份美好!

“忠贞芳直,高洁何必美人搴”二句,为纯情性灵之语。意本张九龄“草木有本性,何求美人折”。作者善于融化典故如己出。意谓桂花“忠贞”、“芳直”、“高洁”之固有人格本性,何求“美人搴”! “搴”者,采撷、摘取也。作者将桂花具体化、形象化,使其有了拟人性,动态美,体现了词作沉郁顿挫、温柔敦厚之风格。作者超然物外的诗情,使词作立意更显含蓄蕴藉。

“拟想移栽北漠,又恐伤筋动骨,秾萃恶荒寒”三句,意转愈深,为词之言情贵得其特殊之爽语,从作者肺腑中自然流出。意谓“拟想”把桂花“移栽”于“北漠”,却又“恐伤”动了其“筋骨”,又为此担忧“秾萃”之树“恶”于“荒寒”之境地。作者咏桂抒怀之际,结合动植物、人类生存不失为一种有价值的探索。然而,“移栽北漠”之举,实为无理之语,仅此不符实际规则的空愿而已。但,这种违背生物常理的描画,却又符合作者真情于“挂花”,酷爱桂花之情感逻辑。故“无理”所以为“妙”。故词旨境界空前,使人荡气回肠,振奋激昂!

末二句为词作致语:“宜合守桑梓,千古丽临安”。词意俱尽,首尾相连。性灵乃诗之本,二句如呕出心肝诗语。何以为言情?以有形之物化,用拟人笔调来喻无形之情。本长调语辞之高妙,真古今之绝唱!“守桑梓”而“丽临安”为桂花最好的归宿。“桑梓”为故土;“丽”为使动用法。意谓桂花作为杭州市花,将会使杭州变得更美丽。作者万般情怀,渗寓其间!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陈红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