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阴天 19℃/1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那个冬夜里的父亲
发布时间:2021-11-10

那年,我刚上小学。

满天的雪花在北风的伴舞下,纷纷扬扬,飘落人间。顿时,千山无鸟鸣,村道无人迹,只有从烟囱冒出的一抹淡淡的灰色,证明一个普通小山村的存在。

一个人影,瘦弱,单薄,在风雪中摇摆着前行。逐渐清晰,只见他穿着一件已经分不清是棕色还是灰色的皮夹克,下着一条绿色运动卫裤,膝盖上还有一个差不多有半条裤子那么长的补丁,肩上背着一个工地上独有的工具包,一个锤柄还从工具包底下的一个角落漏了出来。他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身体微微前倾,尽可能缩成一团,让自己暖和些。即便如此,在这哈气成冰的世界里,他如同嫩芽一般,随风瑟瑟发抖。

“爸爸,那不是崔叔叔吗?”我问父亲。

还在二楼平台扫雪的父亲,抬头看了下:“是的,都快过年了,他怎么还在这里?还穿得这么单薄……”还没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平台,下楼去了,我也紧跟了下去。

从我记事开始,父亲走路就是一瘸一拐的,听母亲说,父亲在28岁那年,得了一场病,右腿肌肉萎缩,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他平时走路都是慢悠悠的。而此时,雪地里那一深一浅的脚印是那么匆忙,一会儿工夫,他就领着崔叔叔来到了家里。

“小崔啊!来,快坐这里。”父亲指着火盆旁的一把椅子说道。

崔叔叔刚坐下,母亲也已经泡好了一杯热茶。他接过热茶,雪白的脸色开始慢慢红润起来。等他缓了一会儿,父亲才开始问:“小崔啊,都快过年了,你怎么还没回家啊?”崔叔叔看着火堆,喝了一口茶,说“张哥,是这样的……”

我三姑夫是工地负责人,有时也自己承包小工程,而崔叔叔是我三姑夫的徒弟,平时都跟着他干活。原来崔叔叔的父母年纪大了,行动不方便,加上他的妻子刚生完儿子,他的家人希望他以后能回安徽老家工作,这样方便照顾家人。因交通不方便,所以他想把工资全部结清了再回去。三姑夫也同意了,可是因有些工程款的老板们都欠着工资,所以他一直外出讨债,直到今天才结清了崔叔叔所有的工资。

听完这些,父亲轻叹一声:“是啊,现在都不容易啊!你师母这几天也经常在我这里说你师傅……哦,对了,中饭吃了吗?”

“中饭在师傅家吃过了,我现在要去板桥,赶下午到临安的公交车,收拾下东西,明天就准备回去了。”说完,他擦了擦眼角流下来的,融化了的冰水。

“哦,这里走到板桥要一个多小时,估计时间很紧,这样吧,我用自行车带你过去。”

“张哥,这,这怎么好意思?”崔叔叔连站起来,准备离开。

“你也别推辞了,我也帮不上其他忙,你稍微等我下,我去换件衣服。”说完,父亲就起身上楼,母亲也紧跟了上去。崔叔叔只好继续坐下,身子前倾,好像想把整个身体都趴在火盆上,以吸收更多的热量。

没一会儿工夫,一阵紧促的脚步声从楼上下来,父亲已经换好了衣服,带上了“雷锋帽”,手上还拿着一条棉毛裤和两件衣服。“来,把这个穿上。”他把衣裤塞给了崔叔叔。

“我……这……张哥……这,这不要了,我不冷的。”他有点语无伦次了。

“没事的,小崔,”跟在后面的母亲,也递过去一个黑色的袋子,“这里面是我儿子小时候的一些衣服,你拿着,等你儿子大一点了,也可以穿的。”

“我……”崔叔叔显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他看了看手上的衣裤,又看了看我父母,哽咽地说,“谢谢你们,真的是太感谢了。”

父亲指了指旁边的小屋:“你去那里,把棉毛裤和线毛衣穿里面。我去拉自行车,门口等你。”说完,父亲转身就离开了。

此刻,偌大的世界都是白色的一片,仿佛一本大大的白色的书本,而那一条刚轧出来的车轮印,就是那书本上的一笔,在风雪的伴舞中,书写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张伟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