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阴天 19℃/1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上海女知青的“下乡情缘”
发布时间:2021-11-09

1968年7月25日,晴空万里,骄阳似火。上海虹桥中学的初中三年级学生,全部集中在大会堂,听校领导讲话。校革命委员会主任黄勇个子不高,人体粗胖,嗓门很大。走上讲台他就扯开了大嗓门:“……毛主席、党中央对我们初中毕业生发出了伟大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希望你们积极响应伟大号召,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会后,学校根据各位学生自己的选择,分别颁发了“知识青年赴边疆支援光荣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光荣证”。

上海重型机械厂是国营大型企业,李宝权是这家企业的中层干部,妻子凌云是这家企业的职工,他们的独生女儿李娟娟,那年刚好在虹桥中学毕业,参加了那次“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动员大会”后,她按照父母的旨意,领取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光荣证”。因为,边疆太远,她爸妈舍不得她远离,想让她到附近农村去插队落户,一方面可以常去看她,第二方面南方农村条件比边疆好,女儿可以少吃点苦。李宝权凭着自己的人际关系,选择了三个可插队落户的农村,让女儿去挑选。说是让女儿挑选,实际上是“父母包办”。

8月28日那天早晨,李宝权带着女儿李娟娟,乘坐长途客运汽车兴冲冲急奔皖南。几经转换客运班车,中午12点多钟才到达目的地。在那个指定“知识青年插队落户”的生产大队,父女俩找到大队支书廖金全家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此时他们一家还正在吃午饭。廖书记已头发花白,约五十开外的年龄,个子很高身体很瘦,皮肤晒得很黑,精神很好。见来了两位陌生的客人,连忙起身让座,他妻子很快沏来了热茶。得知李宝权父女俩的来意后,很热情地请他俩入座吃饭。早已经饿得肚皮叽咕叫的李宝权父女俩,毫不客气地端起了饭碗。真是“饿肚好进食”,餐桌上虽然都是农家粗菜、自产的米饭,但是,李宝权父女俩却吃得特别甜、格外香。

李宝权父女俩前来“考察”的这个大队,人囗少土地多,是粮食生产自给有余的余粮地区。因此,劳动力紧缺,农民在粮食生产过程中,起早摸晚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大。那天下午,李宝权父女俩先去了田头,了解了一下劳动生产情况。然后,便在村庄里走了走、看了看,已经傍晚了,便到大队支书廖金全家等候着吃晚饭。不料,等啊,等啊,直等到晚上8点钟,所有社员才从田里回家烧饭。这让城市里来的李宝权父女俩,又一次体验到了“饿”的味道。

第二天4点多钟,李宝权父女俩就起床,告别了村支书一家。返回上海后,一家人对那个“知识青年插队落户”的生产大队,都失去了信心,决定到另外地方去看看。

第二个地方是浙江绍兴的一个农村,这次由李宝权的妻子凌云前去“考察”。在绍兴“考察”回家时,她一进门就跟丈夫、女儿说:“那个地方,绝对不能去!”李宝权和女儿李娟娟都很惊讶,异囗同声地问:“难道比皖南那个地方还要差?”凌云笑着说:“那倒不是条件不好,我看那个地方重男轻女很严重。我刚进村,就看到很多妇女在往田里挑猪栏粪,而一伙男人在凉亭里喝酒、喝茶聊天。我在那家农民家里,看到妇女歇工回家后,炒菜、煮饭忙忙碌碌。男的闲得没事,还要女的给男的准备好洗脸、洗脚的水。这种地方男的可以去,女的绝对不能去!”

李宝权一家在李娟娟去农村“插队落户”这件大事上,已经别无选择,只剩下杭州临安湍口的一个农村了。这个村虽然地处偏僻,但依山傍水、风光秀丽、气候宜人。更让李宝权一家满意的是,这个村里的人热情好客、友善和睦。李宝权又有一个远房亲戚,就住在这个村里,可以照顾李娟娟的生活,在这个村“插队落户”,更让李宝权夫妇放心。

生产大队的社员们,听说有位上海姑娘要来“插队落户”当农民,都感到惊讶、感到好奇、感到不可思念,都想看一看这位上海女知青的容貌。

上海来生产大队“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乘坐的专程客车,在公社办公室门囗刚停稳,生产大队的一群男女青年社员就拥上去,帮助男女知青搬运行李。那时候,公路只通到公社所在地,所有农村都没有公路,搬运货物靠肩挑背驮走山路。因此,大队派社员到公社迎接和帮忙搬运行李。

李娟娟因个子高挑,眉清目秀,肌肤白净……虽然穿戴朴素,让乡下人感觉到了“城里姑娘”的不一样、乡下姑娘的不可比。虽然不可称仙女下凡,村里人都在传扬“美女下乡”。

那年代,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落户”,不是“涂脂抹粉”,是真正的当农民。第二天早上,生产队长就安排他们下地劳动。一眨眼睛,一年就过去了。李娟娟劳动积极,待人宽厚和善,十分惹人喜欢。村里的男女青年、大人小孩,都喜欢和她在一起劳动、聊天和玩耍。李娟娟也非常喜欢这里的淳朴民风、善良百姓和田园生活。

有一天,李娟娟在劳动时,被石块砸伤了手指,鲜血直流疼痛难忍。生产队长立即派了一位女社员,带她去大队医疗室。走进大队医疗室时,正在看《医生手册》的赤脚医生邵欣升,立即放下书本,迅速为李娟娟作了创口消毒处理,并在伤口敷了药和纱布包扎。这一系列治疗过程,邵欣升做得有条不紊、快速顺利,减轻了李娟娟的惧怕感和疼痛感。

在给李娟娟包扎伤口的全过程中,赤脚医生邵欣升遵循的是毛主席“救死扶伤”的教导,没有向李娟娟多看一眼,更没有发现这位上海姑娘的美丽。而李娟娟却对这位不善言谈、忠厚老实的小伙子产生了爱意。在她眼里邵欣升不但品行端正、品貌可爱,更感到他忠实可靠。

在后来的多次换药治疗中,李娟娟越来越觉得这个赤脚医生可亲可爱,已经全身心坠入爱河。她还多次向他透露过爱意,而忠厚老实的邵欣升却毫无察觉,更毫无回应。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是穷得连住房都没有的农民,这位上海阔小姐不可能爱上他。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邵欣升的冷淡,反而让李娟娟爱得越深,并对他表白了。这让他感到既惊喜又害怕,惊喜的是,有这么漂亮的上海姑娘喜欢他;害怕的是,如果知道他的贫穷,她还会爱我吗。

其实邵欣升的害怕是多余的,李娟娟自从爱上了邵欣升,就对他的为人、家境情况作了详细了解。她的婚姻家庭观是把人品放在第一位。她认为,只要有了称心如意、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奋斗“加油干”,什么住房、财富都可以从无到有。

李娟娟最大的担心,是父母会反对她的这门婚事。果然不出意料,当她向父母说出了心里话时,被母亲痛骂了一顿,说她太不懂事、太不考虑后果、太没有长远眼光。但是,李娟娟是一个有主见、很倔强的女孩子。这一点她的父母很了解、很清楚。

看来女儿的思想工作是做不通了,只能想办法考验一下未来的女婿,在女婿身上做点文章。凌云对女儿没好囗气地说:“那好吧!你的婚姻你作主,我们父母不干涉。不过,你回去告诉他,拿五百元钱来,请这边的亲友吃顿饭,见个面,期间就算把你的婚事定了,就定在下个月的11号。”

五百元钱现在看来是一件小事,可在那个年代,却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因为,那时候农民的生活还得不到温饱,大家都是靠借钱借粮过日子,贷款限额都在5至10元,2分钱一盒的火柴都得省着用。

邵欣升东奔西走一个多星期,跑遍了所有亲友的家门,东拼西凑也只有150元,生产队全力支持他,同意借支50元,加在一起还没有完成一半的任务。眼看约定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五百元钱的任务已经无法完成,邵欣升对这门婚事彻底失望了。

11号那天,不知所措的邵欣升独自坐在大队合作医疗室里发呆,知道如果再不出发,当天就赶不到上海了。正在这个紧急关头,李娟娟突然出现在他眼前,并急冲冲地说:“你啊!真是一只呆头鹅,快准备出发,不然就来不及了,钱不够人还是要去的。否则,那边亲友空等待,多没面子……。”在李娟娟的催促下,邵欣升才硬着头皮和李娟娟一道,急急忙忙赶往上海。

他俩赶到时,天色已晚,所有亲友都在等待。李欣升的礼貌待人、端正品貌,让所有亲友对这位来自农村的青年刮目相看、啧啧称赞。就连刀子嘴豆腐心的凌云,也暗暗喜欢上了这位农村女婿。

就这样,一个贫困农民和美丽的上海女知青结了婚。结婚后,在李娟娟父母的全力支持下,夫妻俩努力奋斗建了新房,组建了一个美满幸福的农村家庭。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武军帅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