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2℃/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白牛——临安一个古老的地名
发布时间:2021-11-09

白牛村的早晨 盛利民 摄

白牛是个淘宝村,宝贝很多,互联网出了名的。

但有一宝,竟然没去淘出来,这就是白牛地名的真实来历。白牛人现在用了一个现代版的民间故事,虽也美,却是舍重就轻,将真正的出典淹没了。“白牛”的地名是从许由和巢父的故事而来,包括箕山、洗耳滩、晚溪等,旧时还有许由庙、许由亭等,都是临安地名文化中非常古老的。

箕山在昌化不算出名,它就是三星村的七井坪。箕山是因山形如簸箕而得名的。民国《昌化县志》载:“山名箕山。山体四面如削,山顶平坦,形如铁砧,又名铁砧坪。山顶原建有寺庙,现废。庙前有七井,水清见底,奇旱不涸”。又载:“古尧时,许由曾隐于此山”。山上还有一个小池,池中栽有莲荷。山顶另一处有由岩体分化而成的五色沙,把五种颜色的沙掺和一处,数日后即自行分开。山脚有龙潭坑溪,溪旁是杭徽古道。

洗耳滩则在白牛村,为晚山下昌化溪的一块溪滩,又叫许由滩。

而白牛的地名是因为巢父牵白牛饮水而得。明陈继儒曾有《天目盆松》诗:“此松天目孙,嵯峨类其祖。中顶秀擎云,犹堪坐巢父。”此诗不知有否受《昌化县志》的影响。

许由和巢父是上古时两位隐士。约在四千三百多年前,传尧帝要把帝位让给许由,许由推辞不受,便跑到了昌化的箕山脚下,以农耕而食。后来尧帝又想让他做九州长官,他听后,就到晚溪的水边洗耳朵,嫌这样的世俗浊言玷污了自己的耳朵。这时,有另一位隐士巢父牵着一头白牛来河边饮水,问许由洗耳之因,许由告之,巢父就牵着他的白牛走到上游,怕白牛饮了许由洗耳之脏水。后世称他们两位为“巢由”或“巢许”。作为中国隐士的鼻祖,许由和巢父受到历代文人的推崇,对中国隐士文化乃至道家文化的形成产生了重要的作用。

康熙十二年《昌化县志·卷八·人物》载:“唐虞 许由 颍川阳城人,耻不受尧天下,逃隐今箕山、千顷之间,相传为由故居,又有洗耳滩,其上为白牛桥,即巢父牵犊饮流处。后人尝即其地立亭,因名曰许由亭。”

比县志高一档的府志《咸淳临安(杭州)志》中也载:“箕山在县(昌化)西北十里,神仙所隐。”又载:“陶唐许由,颍川阳城人,一云阳城槐里人,隐此,号稽留山即今灵隐山。又昌化县晚溪有箕山。……今昌化县乃有许由亭,傍又有箕山。”

这则故事在河南的颍川也有相似的记载,那里也有箕山,位于中岳嵩山之南三十里处,又名许由山,东北部并有许由冢。

与河南颍川许由的老家相比,河南多了个许由塚,而在昌化则多了一个“白牛”的地名,这将二号人物巢父和他的宠物直接点出来了,且是白色的牛,使故事的色彩感和趣味性也增强了。

对昌化的这段典故的记载也有人提出怀疑。早的时候就是南宋时候《咸淳临安(杭州)志》的主编潜说友,他怀疑是昌化人把许远游和许由搞混了,他猜测是晋代的许远游,即许迈,并非尧时的许由。他在《咸淳临安(杭州)志》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晚山 在县西北十里,高一百四十丈,周回三十里。晋许游所居,山下溪滩号许游滩,唐人诗:葛井许滩今古传。远游尝至於潜采药,遗迹为许游观,其事甚明。但今复号滩为洗耳滩,又引巢父饮牛为侣,号桥为白牛,盖因由游二字音同而譌耳。”又载“许迈尝隐此,追慕鼻祖,故有洗耳滩,白牛滩之号,亦恐未然。迈但立精舍于馀杭垂雷山,后移入临安西山,于钱唐之灵隐、昌化之晚溪无相关也,疑以传疑,姑存于此。”“亦恐未然”“疑以传疑”的措词说明潜说友也是一种猜测而已。

可能受《咸淳临安(杭州)志》的影响,康熙《昌化县志》的主编认为许由来过,游过,因此留下这些地名。志书中有尾注:“按史记,箕山有许由塚,在河南嵩少间。此亦名箕山者,盖由尝游览于是故,借其所隐以称之,善乎。钱塘陈敬亭善之言曰:箕山旧迹,在昔已无的传。矧兹流寓之地,然记载沿袭已久,固当存之,俾后人歆高尚之风,恬笼利之竞,亦风教一益也哉。”

其实许迈也是来过的,在《昌化县志·卷八·人物》许迈一目上有尾注:“邑晚山旧有迈居,迈曾采药隐此,或以许由洗耳滩、白牛桥昔迈所托迹,未信是否?”

历代文人对“箕山”“白牛”的典故了饶有兴趣,留下了许多诗篇。《成化杭州府志》记有无名氏《晚溪许由滩》诗的一残句:“葛井许滩今古传。”《明一统志》记有郑作肃《晚溪洗耳滩》诗一首:

滩声洶湧几春秋,洗耳还须一枕流。

耳畔是非无有尽,故庭流水不知休。

南宋钱时也有《许由亭》一诗:

许由亭其来远矣,名以名之,非便也,下有白牛桥、洗耳滩,皆当时事,宜揭之以洗耳。

尧舜相传自执中,一瓢赢得迈高风。

白牛桥下沧浪水,应洗人间万古聋。

清代昌化的章凤喈有诗《箕山寻古》:

欲觉高踪何处是,缘莎扳磴到层巅。

疏林不辨悬瓢树,小涧犹流洗耳泉。

凤翥云霄成已事,鹤归华表竟何年。

箕山千顷浑无定,一忆遗编一喟然。

明代陈凤书有《洗耳泉》诗一首:

四山云翳净,萬壑松涛弥。

形象悉空明,耳根何必洗。

清代进士孙应龙在昌化也曾写下《洗耳滩吊望许由庙》一诗:

何年来许迈,此地侣巢由。

遂有箕山迹,难寻颖水幽。

危滩呜断壁,落日冷荒丘。

为仰高风在,瓢悬古树头。

前几年在天目山偶遇马云,说起这段故事,所见略同,他也挺喜欢的,淘宝村还真是个宝。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简华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