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19℃/1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农民夜校琐记
发布时间:2021-11-03

提起农民夜校,年轻人都觉得陌生,而对于“四O后”,却会在脑海里泛起阵阵涟漪,对那些陈年往事记忆犹新。

新中国诞生初年,我们黄金村也办起了农民夜校,夜校设在黄金坞盛根法的五间两厢的堂前。盛根法早年就参加工作,这祖传的大楼房,只有两边厢房里住着他的族人,厢房的山墙连着堂屋前的围墙,围墙正中有扇大门,在堂屋与大门围墙之间,便是个大天井,村里的集会便都放在这幢大房子里,农民夜校也便顺理成章地设在这里。

说是农民夜校,其实只有几条2米多长的长条木凳,连个黑板都没有,老师要写粉笔字,便直接写在装隔好的板壁上。夜校上课的老师是从村民中挑选出来能识几个字的人,我父亲早年读过私塾,斗大的字识不得几升,也成民校老师,教一些常用字。父亲的另一工作是:每天晚上在夜校里点上汽灯,放学后便关好汽灯。这汽灯是用煤油作燃料,燃烧后产生热量,用热气助燃汽灯灯罩发出白灼光的老式灯具,点燃汽灯前要进行加油、打气、引燃等工作,是一种又脏又累又带点技术的活,我父亲每天傍晚,从桃园里这个八天岗上,风雨无阻,步行三里路到这夜校里点燃汽灯,等待农民兄弟姐妹到这里上课。

那时候的农民普遍都没有文化,叫做“文盲”,农民夜校也就是办个“扫盲班”,扫除文盲。读的都是1500个常用字和常用的生产工具、农具、农活名称、生活用具、家人称谓等这些词组。识字课本是县“扫盲办”统一用油墨印刷的简装本。1957年秋我初中毕业后回家劳动,就与村校老师们用钢板、铁笔、腊纸,刻印过好多好多识字读本,而且因为我在校学习时,刻过用腊纸油印的班报,会刻仿宋体字,加上我刻的每张腊纸能印五六百张白纸,便成了佼佼者,深受领导好评和推崇。

农民夜校的另一样任务是在农民的家中搞“见物认字”,也就是在小纸条上用毛笔写上家具、农具的名称,如“桌子”“凳子”“水缸”“灶头”“风车”“木桶”等,把小纸条贴在相应的实物上,用以认字。这项工作,工作量很大,字要写得工整,又因我会写毛笔字,我便用上了劲,常常写得腰痛手麻。

农民夜校也有文娱活动,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我们黄金村就成立了锣鼓队、秧歌队。锣鼓队置有大锣、小锣、大小钹、鼓、唢呐等乐器,由聪明能干的马中鳌传教。秧歌队的老师郑其林,是位复原的残疾军人,他参加过孟良崮、莱芜、淮海等战役,战功多也见识多,教我们唱《东方红》《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等歌曲,还教一班十来岁的少年儿童扭秧歌。每逢春节,孩子们腰系红绸带,敲锣打鼓扭起秧歌,到列军属家中拜年慰问。这两个队伍中,我父亲吹唢呐,我扭秧歌,春节拜年,我走不动时,父亲常常会背上我走一段路。

那时候的农民兄弟姐妹们对学习非常认真刻苦,大多是死记硬背,就连“见物认字”的字,换个地方就会读错。但还是能通过多次的认读记在脑中。原因基于解放前吃了“睁眼瞎”的亏:保长叫你拿着纸条送到乡公所,其实这张纸条便是抽“壮丁”的通知书,乡里凭这张纸条,扣押你送进新兵集训队,你不识字,只好哑吧吃黄连——有苦难言。为了不做“睁眼瞎”,民校里有父子、有兄弟、有姐妹、有夫妻,同聚一堂,学习的气氛非常浓厚。

到了1959年,我担任了大队会计,兼任农民夜校老师。夜校设在黄金小学的教室里。小学是土地庙改建的,为三间平瓦房,屋前有一条盖着厚石条的小溪。这里有课桌凳,有黑板,后来还装了电灯,课本是县里统一配备的铅印本,便没有了过去油糊不清和破损情况,条件比以前好了几倍。民校由大队共青团支部书记亲自挂帅,除了上课,还有写字、唱歌和文娱活动,学生以青年为主,充满青春活力。记得当年学唱《红梅赞》这首歌,老师是我从相邻大队请来的,后来还惹出了不必要的麻烦。那年还成立了“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简称“文宣队”,我们排演了革命样板戏《沙家浜》,我负责抄写剧本和演出的幕后提示,演员都是本大队的青年男女,他们白天劳动,晚上排演,有的妇女还带着孩子,那种劲道,那种执着精神,我这个“半文盲”,就无法用华丽的词语来表达了。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叶志达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