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4℃/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潘阆,诗魂归处是临安
发布时间:2021-09-09

天目山 俞海 摄

前些年,青山街道宫里村一户人家修灶台,发现了一块古墓碑。情景应该是这样的,这户人家在拆除使用年久的旧灶台时,拆下了许多砖石。一些残破的砖石不用了,先清理出来堆放在路边,等清理完了一起处理。村里有人饭后散步,路过废砖石堆,无意间看到其中有一块老旧的断碑。有些好奇,蹲下身来细看,吹一吹碑面上的泥灰,看到碑上隐约凿刻有字。再看,潘逍遥,好像是一个人的名字,那么这石碑是块墓碑吧。只是这村子里好像没有姓潘的,不知道这墓主是怎么回事。碰到了村里有文化的人,就随口问这潘逍遥是谁。有文化的人一听,马上瞪大了眼睛,说,潘阆真的是葬在洞霄宫啊!

潘逍遥,就是宋代名士潘阆。

潘阆,宋代文士,字逍遥,号逍遥子,大名(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人,也说扬州(今江苏省扬州市)人,工诗词,今仅存《酒泉子》十首。

那么,这位潘阆先生有着怎么样的生平?而他死后,为什么没有落叶归根,而是葬在了临安?

长忆观潮,满郭人争江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别来几向梦中看。梦觉尚心寒。

这阕叫《酒泉子·长忆观潮》的词,便是潘阆仅存遗作之一。写的是作者离开杭州之后,回忆当年钱塘江观潮时的情景。这“手把红旗旗不湿”诗句,至今被广泛记忆与应用。而潘阆笔下这个弄潮儿形象,不仅是钱塘江中最强的弄潮儿,已经被看作是各个时代的弄潮儿,成了深入人心的文化符号,甚至成了催人奋进的号角哨音。

要说诗人潘阆的形象,好像并不是个奋勇争先的弄潮儿,而且不全是个白衣羽衫的文人秀士,应该说他于儒雅中透出不拘小节,也就是说面子上看起来一本正经,底下却喜欢嬉闹搞怪,就好像银屏上周星驰扮演的唐伯虎。

描绘一下古代知名文士的形象,陶渊明举着酒盏,身旁开着一篱菊花。李白手执剑柄,细须飘飘,站立船头,昂扬出川。那么他潘阆,应该是身穿长衫,腰束玉带,身站商铺柜台前。他是商家?是的,商家,开店铺的老板,他真干过这个。

那么,就看看潘阆所扮演的商铺老板形象吧。在古代,因为等级制度森严,这等级制度在臣民百姓的穿着上也必须体现出来,就说这商铺老板,寻常的装束是戴方头巾,穿件襕衫。襕衫也就是对领长衫,腰间不束带。可他潘阆潘老板呢,明明在商铺间张罗,头戴帽子,身穿长衫,好像也没什么不妥,只是他在腰间还扎了根靓带,这样看上去,分明是位神采飞扬的学士,全然不是市侩商人的模样了。潘阆这一身与商家不相符合的装扮,也就引来了外界目光的关注。

这样一来,就把一个秘密给揭穿了。

什么秘密?

原来当时,也就是宋太宗赵光义执政时期,赵普与卢多逊两名权臣发生倾轧,而宋太宗倾向于赵普,为此卢多逊勾结秦王赵廷美,想要密谋起事。而他潘阆,是当时的文化名流,因为与秦王交好,知道秦王与卢多逊要起事,也就加入了其中。

当下,潘阆受命在汴京城里开了爿药铺。这药铺面子上是卖药,暗中是起事人的据点,供众人谋划聚会。但是呢,性情狂放,不懂低调收敛的潘阆,因为他不合常理的衣着,甚至还有不同于商人的谈吐吧,引起了外人的注目。卢多逊与秦王密谋的事情,很快就败露了。

当然,要说败露的原因完全是潘阆衣着的不合常理,那也未必吧。总之,卢多逊一伙马上遭到抓捕,被抓后杀的杀,流放的流放。而他潘阆,就在官兵赶到的时候,显示了他应激时的过人之处。他赶紧跑进了邻居家中,对邻居说,官兵们正在抓我,我被他们抓住肯定是死,可要是他们在你家把我抓到,我跟他们说,是你们想包庇我,这样一来,你们全家也都得死,但是你们马上把我藏起来,让他们抓不到我,我们大家也就都可以不死了。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有点耍无赖的意味,但在生死关头,邻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把他藏在了夹壁中,让他潘阆逃过了追捕。

之后,潘阆把自己装扮成和尚,从京城逃了出来,一路往南逃,一直来到了杭州、会稽(今浙江省绍兴市),还在当地再次开起了药铺,真正做了一回以卖药材为生的商人。

来到杭州的潘阆,很快融入了当地的文化圈子,结识了林逋、钱易、王禹偁、冯德之等当地的文化名流。林逋居住在孤山上,以梅为妻,以鹤为子。钱易是吴越国武肃王钱镠的孙子,忠逊王钱弘倧的儿子,他进士及第,以才藻知名,既是名门之后,又是诗文高手,自然是杭州城里的风流人物。王禹偁,有名的诗人、散文家,曾经担任过右拾遗、左司谏、翰林学士等职务,是位才高八斗的文士。还有冯德之,洞霄宫的道长,他原籍是河南,接受皇帝旨意来到浙江主持洞霄宫,在诸多的诗书中被称为冯道士。据说冯道士也是位了不起的人物,据说年轻时特别喜欢读书,什么书都读,读书万卷,所以他有个名号就叫冯万卷。但他冯万卷学成后不贪恋红尘声色,专心入道修行。

至友在临安,潘阆也就来到了临安,相会洞霄宫,畅游天目山。

而潘阆有个习性,就是喜欢搞怪。比如说游天目山,好好的大路他不走的,要走幽径小道,飘飘地绕来绕去,还不时从大树后面跳出来,吓人一回。冯德之道长虽然没有责怪他,但也不时提醒他,做人还是要安静一点,像你这样闹下去,迟早会伤到别人,也会害自己。

从天目山下来,肯定是饱览了大好山水,每个人也是到了精疲力尽的时候了。这晚间,回到大涤山下洞霄宫,安宿下来,美美睡一觉。

从而,潘阆留下了一曲曲与临安有关的酬唱佳作,比如《与道士冯德之话别》:

一宿山房话离别,殷勤劝我酒盈卮。

更教弟子横琴送,弹彻悲风尽泪垂。

潘阆在诗中跟好友冯德之道长说,我在洞霄宫山房住了一宿,今天要走了,你热情地招待我,让我把酒满上,更让弟子摆上琴台,弹曲送别,弹出了伤离别的乐声,你我听了都不由泪水涟涟。

离别酒一觞,情动泪两行。

曲罢,走吧。

一个驿动的魂魄,还是要奔向前方,去徜徉他那不曾抵达的山山水水,去打开他想象中无比壮阔又美丽的梦境,去继续他还没有走完的漫漫人生路。

而冯道长说潘阆不安份,还喜欢搞怪,喜欢作弄人,迟早会出事的话,很快应验了。

说他潘阆有位同乡好友叫柳开,也是当时的文学大家,在端拱(宋太宗的第三个年号,988年—989年)年间,去出任全州(今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知县,途中经过扬州。潘阆当时在扬州,好朋友来了当然要迎送一回。酒饭招待之后,一起来到驿馆。这驿馆,在古代一般指官方开设的旅店。在驿馆外面一看,门窗都关着。叫人开了门再看,里面阴森森的,没有一点生气。很奇怪,问怎么回事。管理驿馆的官吏说,这里很长时间没人住了,因为有人说馆里闹鬼呢。也就劝潘阆和柳开不要在这里住宿,另外找个干净的地方。柳开平时胆子比较大,还有些书生意气,一听这馆里闹鬼,不仅不躲开,还来了精神,说,人家不是评论我的文章说可以惊鬼神嘛,不怕,今晚我哪里都不去,就住在这里!

让人把房间打扫一下,就睡了。可就在半夜里,有动静了,先是一声嘶吼,赶紧拿了烛火看,看到有东西蹲在房梁上,身子像豹子,满嘴獠牙,披头散发,看上去像怪兽也像鬼。半夜里见到这么个鬼怪,真是把柳开吓得心胆俱裂。没等柳开说话,梁上的怪物先开口了,把柳开做过的坏事,一件件都给说了出来。柳开一听,怪物说的事全是对的,也就深信是鬼神讨伐来了,不由又跪又拜,痛哭流涕地发誓要悔改,再一声声求饶。结果呢,梁上人哈哈大笑起来,还说,柳兄啊柳兄,刚才还在一起喝酒,这么快就不认识我啦?听到声音,知道是谁了,再仔细看看,这所谓的怪物,就是他潘阆装扮的。

受到匪夷所思的戏弄,柳开肯定是又羞又怒,不是要跟潘阆评论,而是要拼命了。潘阆一见,赶紧一溜烟逃跑了。说不定一路跑,一路还捂着嘴巴笑。

不过从此,柳开与潘阆就结下了梁子,从好朋友成了陌路,再没有来往。

并且被潘阆作弄的,还不是柳开一个人,先先后后,他作弄了多人,这些人也都与他疏远了。以致到后来,等潘阆自己遇到事情,出手帮他的人就稀少了。

所在潘阆这个人,用古人的话评价一下,是放浪形骸,用现代的话来说,是太作了,往死里作。

潘阆作弄他人,他自己也被作弄。作弄他的,是命运。

至道元年(995年),潘阆的一位好友王继恩,是太宗皇帝身边的宦官,他替潘阆向皇帝说了许多好话,并且夸他才华横溢,皇帝听了,没有再追究潘阆之前的罪行,还赐给他进士及第,也就是不用通过考试,给他与中榜进士同样的身份,然后召他进京做官。但是潘阆进京之后,他狂妄的性格还是没改,气得皇帝很快收回了诏书。

之后,宋太宗驾崩,宋真宗继位。在宋真宗继位之前,王继恩与朝廷一些官员曾密谋立宋太祖的孙子宋惟吉继位。这其中,涉及到宋朝皇帝血脉继承的历史问题,当初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取得天下,在他驾崩后照理会把他的帝位传给自己的儿孙,但是没有,传的是弟弟赵光义,也就是宋太宗。在宋太宗之后,臣下便谋议把帝位传回太祖的直系血脉。但是赵光义的后人肯定不愿意,所以宋真宗继位之后,把谋议的众人都抓起来,诛杀了一大片。王继恩肯定是人头落地了,而王继恩的好友潘阆,也牵连其中。潘阆再一次展现了他兔子般的身手,逃跑了,跑得飞快,一直跑到舒州(今安徽省潜山市),还躲进了寺庙。

但是潘阆的性格,他喜欢热闹,喜欢进取,是不会甘于寂寞的。所以,在潜山待了一阵之后,便耐不住寺庙里青灯古佛的冷清,又去了京城。结果还是被逮住了,投进了监牢。据说,皇帝宋真宗还亲自审问了他。看来,朝廷给他的规格倒也挺高的。令人想不到的是,他潘阆受审之后,不仅没有掉脑袋,而且很快获得了宽释,并且被任命为滁州(今安徽省滁州市)参军(古代科级称为曹,各曹都有参军,相当于如今一个科级干部)。这其中的缘由,可能是皇帝十分欣赏他的才华。

在赴任滁州的途中,潘阆写下了《赴滁州散参军途中书事》:微躯不杀谢天恩,容养疏慵世未闻。昔日已为闲助教,今朝又作散参军。高吟瘦马冲残雪,远看孤鸿入断云。到任也应无别事,愿将清俸买香焚。

这首诗的大意是,我没死感谢皇帝的不杀之恩,把狂妄又慵懒的我容纳在世间,真是古今没有的事。我以前做过可有可无的助教,如今又要做个闲散的参军。我一路过来,骑着匹瘦马,悠然地吟唱着诗词,低头看马蹄踏得残雪飞溅,抬头看见一只孤雁飞入断层的云朵。我到达任上,想想也没有什么大事可干,到时拿到了的单薄薪水,一定拿出来买些香纸焚烧给佛主。

只是,一个闲散参军的职务,又怎么能留得住喜好折腾的潘阆,后来他还东奔西走,纵情于山水,忘情于江湖。

然而不管潘阆跑了多远,跑了多久,最让他魂牵梦萦,念念不忘的,始终是杭州,是临安,是天目山大涤山。

满腹才情的潘阆,寄情山水,遨游大江南北,最后却客死泗上(今江苏省淮阴市一带)。

一代文豪,客死他乡,孤魂悠悠,野鬼萍踪。

那么,死在泗上的潘阆,又怎么会葬于临安大涤山下呢?

这就与冯德之道长有关。当年,潘阆在洞霄宫中,与冯道长订下了生死之约,说到了两个人活到垂暮之年,一起归骨天柱山或者天目山。

一个人还在慎守着诺言,看群山几度渡绿又染黄,数几回白雪共红梅。但是另一个人,却失信了,竟然不打个招呼,就羽化先行了。

一个人虽然把另一个丢下了,而留在世间的这一个人,还是践行着同葬同归的誓言。这就是所谓的生死契阔,一诺天长吧。所以冯道长从洞霄宫出发,不远千里,历尽辛苦,找到了逝友的遗骨,搂抱入怀,扶托上肩,不由分说给背了回来。然后,就把至友的遗骨,埋葬在了自己守护的这片绿水青山之中,埋葬在了大涤山下。

据《舆地纪胜》《洞霄图志》两册史书记载,潘阆墓就在洞霄宫方丈室西庑后,也就是方丈室西面侧房的后面,并且由钱易撰写了墓志铭。

先生归骨临安,是临安有幸,是大涤山有幸,是天目山有幸。

日月奔突,苍驹白马,时间已经过去了千年,或许先生的白骨已经融入了黄土,但相信,先生的魂魄依然,就像生前一样,深深地眷恋着这东海之滨的这方绿水青山。

相信有一天,在钱王故里临安,在大涤山下,在洞霄宫遗址旁边,会重新修筑潘阆先生的墓葬。就算再找不见遗骨,就算没有旧日的衣冠,仅仅存有一块残碑,也就够了。

相信,这古碑之上,一定萦绕着逍遥先生千古不散的诗魂。

如果说孤山林和靖先生的墓旁,长年有梅株与鹤亭相伴,那么会有什么,来长长久久地陪伴潘阆潘逍遥先生呢?

有大涤山春绿秋红,夏阳冬雪,四时更替的美景。有天目山龙飞凤舞,逶迤东来,绵延不绝的气象。

还有衣锦故城,不改的山川,亲厚的人们。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张爱萍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