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4℃/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小旗袍(一)
发布时间:2021-09-08

外婆一向喜欢女孩,喜欢的原因好像与旗袍也有关系。

听母亲说,我一出生,还在襁褓中蹬腿伸脖子,外婆就这样评价:“这孩子手秀、腿长、脖子细,长大了是穿旗袍的好身材。”

于是从小我的起居饮食、穿着打扮都由外婆负责。她每天忙里忙外,稍有空闲,就来给我打扮。特别是洗头和扎辫,隔三天就要把我仰天架在桌子上洗头,尽管每次我都哭声震天,也无动于衷。没有肥皂的时候,她用老碱给我洗,洗得我现在头发还是硬邦邦的。

还有扎辫子,天天要换花样,现在一想起来,我的头还有给她扎得紧绷绷的感觉。只是我现在才知道,打扮我,是外婆那时候唯一的一个爱好,一份寄托。

可是我慢慢地长大了,也慢慢地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喜好。特别是上了学后,能看懂周围一些人的眼光。我喜欢同学的打扮,迷恋电影里的人物,讨厌自己越长越高的身材,眼界开始与外婆不同。

我的眼界里,绿军装最帅气,我的眼界里,马尾巴扎红纱最漂亮。但是外婆还忘不了旗袍,她总想在我身上尝试一下以往的风采。我也渐渐地看出了她的心思,开始和她抬杠,在自己的穿着上不让她摆布。

我母亲因为家庭的出身问题,上了小学就不能升级了。那时除了下田没有别的出路,外婆左想右想,觉得一定要掌握一门技术,才能脱离下田的辛苦,所以外婆就凭着自己对服装的喜爱,带着母亲自学钻研做了裁缝。

她们俩先是用手工缝衣服,后来先后买了一台缝纫机和拷边机,用机子做。在我的模糊的记忆中,深夜迷糊醒来时,总能听见“哒哒哒”的机子声,可惜这台陪伴了我外婆和母亲多年的缝纫机,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被红卫兵小将连同家里的衣服一起被抄走,后不知去向。

虽然是一个业余的裁缝,但是外婆和母亲手都很巧,衣服做得比正经的裁缝师傅还要好。外婆负责设计裁剪,母亲做拷边缝烫,挖领、合肩和掐腰是外婆最注重的三个环节,只是有些衣服经外婆一设计,都变成旗袍式了。

当时村里的人没有钱,来做新衣服大多会暂时记账,年底用劳动的工分来抵。旧衣服的补补接接,外婆都不收钱的。

那时“112医院”的大门口也像现在一样是个集市,因为集合点在新溪桥边,所以这集市的地名叫“桥头”。

当时的“桥头”没有私营的店铺,地摊当然也没有,只有两家国营商店,分别位于桥墩的两旁,桥东是饮食服务公司开的餐饮店,桥西是供销社开的百货店。

桥西的百货店是一排有转角的平屋,店的西头是卖食品的,有榨菜皮、虾皮,黄桃罐头、霉豆腐等,中间搭着农用器具,东面转角处有两间铺面是买棉布的柜台。

柜台上常年有棉布、涤纶、真丝等衣服面料,凭布票出售。

记得有一年夏天,我上小学三年级了。

一天,外婆在村里听到信息说:“桥头的百货店来了一批新布,是一批双绉面料,好多人在抢购。”

这是令外婆兴奋的消息,她急忙从箱子里翻出家里仅有的“布票”,匆匆的赶去。

到了“桥头”,果真有一大帮人围着棉布柜台在抢布。外婆从侧面挤进去瞧了瞧。这是一批印有花色的双绉,一共四匹,四个花色,分别是枣红,玫红,天蓝色和灰色的。

现代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里,服装颜色相当的单一,连妇女的穿着,不是深蓝色,就是土灰色。在街上走的、田里干活的,或者在商店里买东西的人,尽管身份是形形色色,但大家穿得都是土土灰灰的,很少有鲜艳的颜色。

生活中鲜艳的颜色,就是红色和绿色,红色是仰望色,如红旗、军人的帽徽、红领巾、红袖章等等,那是比较严肃的。年轻人用得多的颜色,那就是绿色,如绿军装、绿书包、绿球鞋等。这种色彩潮流,一直到七十年代末,才逐步有了改变。

这时柜台上枣红、玫红、天蓝色的双绉已经卖的剩了零头,只有一块灰色底的双绉还剩半匹。

这块灰色底子的双绉,上面印有紫红色月季花图案,一朵朵月季花瓣印得有点深浅不一,是灰配紫的色调。

外婆看着这块双绉,又摸出袋里的布票看看。显然布票是不够的,因为那时候我父亲是个右派分子,母亲的户口在横街大队边岭脚村,按照当时国家“子女户口随母”制度,我们三兄妹的户口应该落在横街大队边岭脚村,但由于母亲家里的地主成分,当地一直不让我们落户口,最后好说歹说落了一个户口,导致我们三兄妹只有我有户口,哥哥弟弟成了无户口之人,全家七个人只有五个户口。

口粮和布票都是按户口发放的,小孩个子长得快,布票是实在不够的,外婆爱给我们孩子打扮,每次揣着布票像宝一样。

最后柜台上只剩下这块灰色底子的双绉。这个颜色老气,一般人不喜欢。但是外婆喜欢这颜色,她挤在人群中等着,想等这匹布的最后一块布,因为最后一块布有半尺是次布,这半尺次布是不要布票,甚至还可以打折的。

这块次头布最后终于买到了,外婆捧着它,高兴地跑回了家。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张涟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