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7℃/24℃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随姐姐去“远征”
发布时间:2021-09-01

一条南苕溪把青山湖畔分割成南北两区块,辖区北面是青山村。全村有若干个自然村,大园里是其中一个。如今,青山湖宝龙广场和大园新城,还有一条以它命名的大园路,这些地域都是曾经的大园里。

大园路南北走向,南面始于研口村,末端是北面的雅观村。中间横亘着一座笑岭大山。两个乡镇合并前,青山镇人习惯将笑岭山脉以北的横畈镇称为“北乡”。

在物质贫瘠的年代,拜年可以获得舌尖上味蕾,还可以暂时逃避劳动,孩提时代都喜欢。习俗中,娘舅的年,非拜不可。娘舅家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研里村。从研口村往里有十几里山路,而我居住在雅观村(现同为一个街道),一座大山阻隔着我们之间的联系,也限制了我们的想象。这座笑岭大山,两个乡的断头路都到此。如果想抄近路,得翻越一条荒山野岭。没有公交车,没有其他交通工具,靠徒步需要四小时才能到达娘舅家里。如果非要坐客车前往,得绕临安城到研口村石亭子,还是要步行到研里。时间上要半天不说,来回车费1元多。那时候,对于干一天活只有几毛钱工资,这个消费也算奢侈了。选择走路拜年,符合家里的经济条件。

地理位置的“遥远”,去娘舅家往往拖沓。每年正月,就近拜完七姨八姑年后,快月半了。父母亲心急如焚,逼婚式催我们赶快去研里。兄弟姐妹们互相推辞着,谁都不愿意去“远征”。

正月十三,父亲下了最后命令,明天必须去娘舅家拜年!冬天夜来的早,为了第二天有充足的体力跋涉,姐妹们和我早早上床休息了,父母亲为我们准备着送舅舅的礼品,以及做客的衣服鞋帽。

翌日清晨,月儿在半空悬挂,一缕阳光从窗帘缝跑了进来,姐妹们从朦朦胧胧中醒来,太阳越升越高,心里越来越焦虑,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含着泪花,带着我这个七八岁的弟弟去娘舅家。

我第一次去娘舅家。当客人有吃有玩,心里乐开了花。出村口,沿着蜿蜒的田埂路,兴高采烈。屁颠屁颠跟着姐姐后面,边玩耍边前进,时常偏离“轨道”。姐姐时不时催促我返正。过了泉口村就是笑岭大山,仰望山腰间开凿的一条山路,望不见头。两旁的树枝竹梢挂满了白霜,像披挂着的银须,金色的阳光,一尺一尺地从竹林间流淌下来,霜渐渐开始融化。不远处,几只不知名的黑鸟,叫着恐怖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疲惫的我,兴致减半,两腿不听使唤,走路拖着脚跟落地。姐姐吓唬我山上有老虎的!我半信半疑紧张地加快了脚步。岭的中央,有一座古老的凉亭,地上鹅卵石油光锃亮,墙上的砖结起了青苔,顶上有多年前盖上去的柴草残骸。几株紫藤无意间爬上了凉亭顶,风吹来,紫藤叶摇曳着发出簌簌声音。在凉亭小憩后,补充了体力,眼前的下坡路又拾回我三分钟热度。

翻过笑岭大山,就是青山镇了。像是到了异国他乡,一切都是陌生又新鲜。来到寺前自然村,几只狗汪汪直叫,零零星星的农户门口贴有新春对联,家家户户屋檐下都堆放着柴火。一颗高大的香樟树在路边屹立着,树根盘根错节,“身份证”显示,它已经有130年树龄了。出了村口田畈中央,有一只大烟囱,成品砖及半成品砖堆放在场地。几条路互相交织着,车轮压痕留下七高八低痕迹,山丘田野处处是取土后留下的坑坑洼洼,这是一家村办砖瓦厂。

到了老青山,已是晌午,炊烟袅袅。这里有点像小集镇的味道,沿街商铺门口,放着各种各样拜年礼品,零零星星的有些人在光顾。一座桥跨越南苕溪,对岸就是“新街里”。是青山镇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属蒋阳村。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味,让人垂涎欲滴。听姐姐说,还刚刚走完一半路程,可是我已筋疲力尽。

过石亭子,就进入研口去研里那条峡谷山路,姐姐一边背着我,一边鼓励我是男子汉,就应该自己走。一段路后,我扛起双脚继续向前。前面是两座山的叠加,好像没有了去路,给了我莫大的惊喜,心想肯定到目的地了。半个小时后,发现是错觉,往里又是望不到头的山路。腿已是酥软,眼前的路偏偏又是上坡。肚皮已贴背脊,嗓子干得直冒烟。姐姐不时安慰“马上到了,马上到了!”山里山,弯里弯。两旁边农居炊烟早已退去多时,家家户户门口,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打牌。路过时,他们眼睛都齐刷刷朝我们凝视。忽然,远处有几颗古老银杏树,为之眼睛一亮。听姐姐讲起过,娘舅家就在银杏树边上。树下三三两两站着人。几个舅妈习惯于每年这个时候,在这里等待来自“北乡”的远客。到了,终于到了!

·········

春天的大园路,海棠、杜鹃花簇拥在路的两旁,车行驶在路上,仿佛进入花的海洋、花的世界。两侧汇聚了46家研究院所,是青山湖科技城的“十里科技长廊”,是临安最有文化的路。它穿越笑岭大山心脏,天堑变通途。将两个乡镇紧紧连成一体。昔日的砖瓦厂、大烟囱早已退出历史舞台。而那棵百年香樟,安然无恙。沧桑的年轮雕琢着岁月的痕迹,枝叶茂密。凝望着时代变迁,凝望着大园路红尘阡陌。一望无际的大草坪与之相依为伴,与狮山公园相辉映。成了科技城人们茶余饭后休闲观光的好去处。雅观——研里,两地连接二十分钟路程!

车行驶在大园路上,蛰伏多年的思绪徐徐打开,想起那段“远征”拜年的童年记忆。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盛依祥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