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1℃/24℃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难忘的7月23日
发布时间:2021-08-04

6月中旬起,儿子就陆续发来信息,都是有关“建党一百年”的内容,先是提示中央有什么重大活动安排,后来便是“实战通报”了:天安门已经在布置景观、今天飞机开始排练、鸟巢体育场要安排大型活动……我就像每天接收着前线捷报的乡亲,翘首站在村口,快乐地期待着喜讯。

这天中午,儿子微信问我:老爸,我们党的生日哪一天?我回:哈哈哈你说呢?他说:7.1吗。我答当然喽。他说:不是,7.1是建党节,不是党的生日。我说一回事。他说,也许不是一回事,我给你百度哈,现在大家就当作一回事。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就与他硬拽。

大家都这么认为,不等于那就是对的。他边说边把一张百度截屏发了过来,上面第一句话就是: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7月23日成立后……是不是啊,他发来一个个微笑的表情,满心喜悦溢于言表。

儿子又说,今年7月23日,还是日本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日子;这还不算,联合国呼吁全世界在那天停火,不打仗,大家一起看节目表演,人们脸上洋溢着笑容……这是一年里地球人享受和平的一天。这一天也是俺的生日啊哈哈哈!

儿子这时候的神气,使我想起了改革开放后出来的一个新名词——“傍大款”;他这在“傍大山”、傍我们这座镇定乾坤的大山呀!年轻人有这样的情怀,让人感到放心和踏实。

说起儿子生日的那个7月23日,让人刻骨铭心——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农村正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严格执行计划生育。因为生他的时候,他已经有个两周岁的哥哥了,按当时的计生政策,他便成了“不准出生的人”。

记得是7月20日,公社里举办三天脱产干部学习班,专门落实计划生育工作。党委书记强调,计划生育工作,要在全公社扎实铺开,在座的都是公社干部,必须自己带好头,给广大群众做榜样,可千万不要树坏典型喽!

党委书记讲话很严肃、也很有告诫诚意。有个大队的支部书记,想要个儿子,都已经生了两个女儿,还要生,结果又生下了第三个女儿,支部书记就被撤了。

于是,公社管计生的妇女主任就在会上逐个排查过来,目的是保护我们的干部不犯错误。我是在年轻夫妇行列,属于重点排查对象。到了第三天,她盯住了我:到底有没有?妇女主任说话又响又快,威势很足。我的支支吾吾,早就出卖了自己。不用说了,明天进去看看!她做了个十分果断的手势。在那个“战争年代”,女干部早已练就了一身干练作风。

怀着十分煎熬的心情回家,晚上将情况告诉了妻子。她也理解我的无奈:退伍回乡的年轻党员,刚被招入公社当文化站长,如果孩子生下来,工作肯定难保了,同时还要罚款,而要缴的几百块罚款,估计借遍亲朋好友也难办到。关键问题是,我们不是单家独户住在深山老林,这样一查一搞,已弄得路人皆知,孩子还能生得下来吗?

妻子虽然知道这些实情,但她还是骂我是个“叛徒”。

这个白天,她在生产队里劳动,傍晚收工了,还去拔一担猪草回家。吃夜饭时,我把情况和她说了,她便紧张和担忧了,到了后半夜,开始肚皮痛起来。我连忙去告诉同村的丈母娘家,岳父就到邻村去请接生婆。

那天是7月23日,清早4点55分,接生婆刚跨进房门,门框上的广播(纸喇叭)“咚”的一声唱响了:东方红~~太阳升~~与此同时,儿子也“哇”一声来到了人间。

接生婆走近床边一看是个小子,随手把他包起来,因为孩子是被吓出来的、不足月,所以又黑又瘦很难看,一开口哭、嘴角咧到耳朵边。孩子娘一看,这么磕碜的小孩,心凉了半截;还好,吃奶三五天,小脸小嘴又红又圆了。

他出生三个钟头后,妇女主任带着公社干部和卫生院医生赶到了我家,一看孩子已经生下,掉转头就回去了。公社书记对我进行了严肃批评,又念我主动“坦白”,平时工作认真、做人忠厚,竟然没有严厉处罚我,要我吸取严重教训,就这么饶放了我。

从此以后,村里有人把儿子唤作“逃命”,说是他的这条命,是自己拼命逃出来的。

我们开始没有给他取名字,只在新置的小椅子、小板凳上,偶尔写个“晨儿”以示与哥相识别。平时,两夫妻就叫“小儿子”,以致他哥哥也学样,蹒跚着赶来报告说:“妈,小儿子哭了!”

那个时期,虽然说开始进入改革开放,但生活还是非常贫穷,想吃饱饭也不容易。我们两人一心只为生计奔波,也顾不得为他取个名字。

就这样“小儿子、小儿子”叫了一年后,觉得应该给他取个名字了,叫什么呢?其实一年来都是在想的,于是就取了个“忆登”,想表达的意思是,生养他的日子太艰难了,希望今后不要忘记走来的路,同时希望稳步走向未来。这个名字、与他哥哥的“步杰”,也有异曲同工之期待。

当时提倡“一胎光荣”。因此与我年龄相仿的同学、战友或同事中,几乎多是“独生子女”,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很少。因此,我们养着两个孩子,不但在生活上增加了许多困难,精神上的压力,也一直沉重地顶在头上,觉得自己“超生”孩子,是犯了不轻的错误;同时,凡是“独生子女”的所有光荣宣传和优惠政策,都与我家无关,有些低人一等的感觉。

所幸的是,“逃命”还算茁壮,从小人见人爱,人缘不错,聪明伶俐,不怕吃苦。在学校一直当着学生头,一路到北京上大学,又去英国深造,之后再回来北京工作。现在办公室在首都的长安街上,在一个跨国公司里做事。

一个“不准出生的人”,今日能在天安门不远的地方工作,和全国的大企业合作做国际项目,让我感慨良多。现在国家不但放开二胎生育,而且还鼓励生育三胎;才三四十年功夫,一个泱泱大国便出现了这般翻天覆地的转变,让全世界见证了中国的飞速发展。

儿子对自己的“逃命”经历颇有兴趣,因为这是“我从哪里来”的哲学问题,所以时常喜欢刨问些彼时细节,对政府当时的“计生”政策、我的“叛徒表现”、甚至自己差点“被除名”的事实,从未生过怨恨,更多的是珍惜自己的好运,努力做事、不辜负一次为人的机会。

临近“七一”的日子里,儿子不时地提醒着:何时颁发“七一勋章”、哪天举行文艺晚会、几点开始庆祝大会,千万别错过机会喽!2021年7月1日,他一早就与我沟通,网上同步观看天安门广场上的庆祝大会实况。

当民革中央主席万鄂湘第一个走上庆祝大会前台,代表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联合致贺词时,忆登敏锐地说,这么隆重的百年大庆,开头就让民主党派先发言,体现了共产党多大的胸怀啊!我也突然觉得,自己做了30年党的统战工作,该有多么自豪与光荣。

儿子虽属西方留学的“海归”,可没有像有些年轻人那般崇洋媚外,经常将祖国的快速发展与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客观比照,称赞我党和社会主义国家不容易。尤其是近期以来,一聊天就说,“中国共产党真的伟大,这一百年,太不简单了!”

我作为一名老党员,听他在这样由衷的感叹,心中升起无限的欣慰、还有难以言尽的骄傲。很像一个女人,听到别人在夸奖自己的娘家、更像是自己的孩子在赞美外婆家,这个时候的心情,装满了陶醉。

今年以来,中共中央在全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其根本目的,就是让全国人民、尤其是我们的子孙后代,坚持不忘初心,传承红色基因。当看到年轻一代,能对我党如此敬仰和信赖、对未来充满信心,让人除了欣慰,更看到了无限广阔的希望。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陈文豪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