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6℃/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纪念两位烈士
发布时间:2021-07-14

1969年7月5日天目流域发大水,位于低洼处的金家村近千名百姓遭遇险情。位于全镇最高处的驻於潜上海某研究所的徐松宝、姜真两位同志为抢救人民财产牺牲。

2020年金家村做文化礼堂,缺少上海牺牲在於潜镇金家村的两位烈士遗照。我就四方找寻,各单位支持,并在上海龙华烈士纪念馆同志的帮助下,找到了两位烈士的遗照。同时也在临安区档案馆的帮助下,翻出了当年7月24日浙杭两报为徐松宝和姜真两同志写的通讯和社论。

浙江日报和杭州日报同时为这两位烈士发通讯和社论,这是建国以来,至少在临安历史上仅有一次。

1969年7月5日,於潜天目溪发大水,金家村和纸厂在低处,於潜镇在中处,上海某研究所驻於潜办事处,我们当时俗语“红卫厂”在高处。徐松宝同志当时是所工宣队长,研究所实际的领导者,他动员全所人员参加抗洪救灾,年轻同志赶去救人和集体财产,一部分女同志在厂里安排灾民住宿,熬姜汤。先期派去的符瓂兴等同志投入救援,迟迟未回。于是他自己赶去救援。在金家村的村道路上,都是流水,这时传来消息说,上游水库就要坍塌,水还要大起来,村书记李根树去帮助别人家转移去了,徐松宝赶紧帮助支部书记李根树的老妈和妻子,向高处转移,向自己的研究所走去。后又折返回去。当时在通往镇上要经过骆驼桥,此地现在是红绿灯的位置,当时这里波涛汹涌,经过这里的人手拉一根粗绳过河。此时所里的一位叫姜真的女同志也在救援队伍中。她丈夫王汉成在上海工作,自己还带着两个小孩子。发大水那天,她只要在单位接待灾民即可,但她还冲向一线,把孩子锁在房间里。她在金家村上村碰见女村民周爱芳,两人拉着手,把村民送出低洼处。又把一位六十多岁的小脚老大娘蔡东凤送到高地。

在此时骆驼桥这个地方成了低洼处,东西两头拉起了一根缆绳,每个人都要拉着缆绳渡过这段河流。姜真拉着缆绳向东走,水不断地冲刷身体。以之站立不稳,加之经过一二小时的救援已经感到累了,由于脚底被掏空,手一松,人被卷入水中,向前面一块芋艿地漂去,这时整个南门畈一片汪洋,徐松宝想去拉,结果自己也卷走了。他们两人不会游泳。又不知地形地貌,有的是高畈田有的是低洼田有的是很深的沟渠,又加上洪水飘来许多杂物打击在人身上,飘下的地方坑坑洼洼,不知深浅。两下一打击,人就沉没了,下午水退去,他俩永远倒在了南门畈的田地上。

徐松宝,研究所驻於潜厂工宣队长(今浙江省邮电学校),原上海汽车底盘厂工人,共产党员,上海人,主动下乡工作,1969年4月来到於潜工作。临行前,孩子生病住院,同事要求他等孩子病好再走。但他把家里的担子推给妻子李春妹,自己按时来到於潜。1969年7月5日发洪水那天,徐松宝所在的厂在全镇最高处,根本不用担心洪水的袭击。但他负有高度的责任感,一边组织人员奔赴抗洪前线,一边自己数次往返激流之中。 最后在抢险中英勇牺牲。享年40岁。

姜真,上海驻於潜某研究所工人,共青团员,黑龙江鸡西市梨树镇人,丈夫王汉成在上海工作,自己带着两个孩子在於潜工作,发大水那天,她把两个孩子锁在房间里。姜真所在的厂在高处,本来只要在厂里接待灾民就行了,但她冲向一线,往返在抗洪一线金家村与人民路之间,由于过度劳累,不知地形大水深浅,被突如其来的洪水冲走,不幸牺牲,年仅33岁。1969年9月,被追认为共产党员。

在烈士牺牲后,於潜镇委镇政府十分重视,隆重召开了纪念大会,徐松宝烈士被上海龙华烈士纪念馆接走,姜真烈士安葬在金家村公墓。每年清明节於潜镇党员村民和学生都来吊唁。与这两位烈士同时牺牲的还有於潜镇小贾志伟老师。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方元湘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