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6℃/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回忆当民办老师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1-07-14

“民办教师”一词或许很快就会从时间词典里消失,但作为一个时代的见证,它将永远留存在我的记忆中。

1965年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那年的8月,我去昌北的一个小山村教书。学校设在村口的祠堂里,只有一个班,五个年级39个学生。教职员工就我1人,吃住都在祠堂。半个月后,大队长说,你身子骨瘦弱稚嫩,明天起由学生家长管饭,于是我就轮流去学生家里吃饭。这样的日子,总觉得不是滋味,于是不到十天,我又自己起伙。

所有的课程由我独自“包揽”,每天总觉得有干不完的事,生活虽艰辛,但好像也没觉得苦和累。每到夜晚,等那些常陪我聊天说笑的同龄人走了,我就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批改和备课。因为恪尽职守,虽是五个年级的复式教学,全公社统考中我任教的学校连续好几年都名列前茅。两个月一次家访,家长再忙也会搁下手中的活计陪我坐着,并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甜冻米或煮鸡蛋。于是一份厚重的情感在我的心中升华,一种神圣的责任占据了我整个心田。我爱上了教师工作,爱上了这些山里孩子,爱上了这漏风漏雨的学校。

当时的语文课以毛主席语录为基本教材,师生把语录本都差不多背诵下去了。我带着学生批判过“三字经”、批林批孔。荒诞的年代里荒诞的教学实践,学生在我的带领下荒诞地吸收积累文化知识。奇怪的是,我这些愚顽不驯的学生的大脑吸收器竟有着去粗存精的过滤功能,多年后,当时批判了些什么,学生早不记得了,倒是那些“毒草”中的一些名言警句在他们的心里生根了,所谓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由此也可见优秀的精神文化永垂不朽的生命力。过了两年,因“为反革命父亲翻案”,我被揪出来隔离审查和接受批判。那是我一生中精神上最黑暗的时候,但我担忧孩子们的学业,于是让三弟顶包代课。我的居民户籍被注销,还下放到大队和社员一样劳动,靠工分分口粮,记得那时10分工才七角钱。好在1978年,父亲的“历史反革命”得以平反,后来落实政策,按“知青”论处,才能继续当民办老师,我的精神世界才又亮堂起来。

龙井桥公社作为当时的全国普及小学义务教育先进集体,入学率必须确保98%。山里人家再贫穷也会送孩子上学读书,但2元钱的学杂费对于有些家庭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除了维持最低限度的生存必需外,他们家里何曾有过2元钱存储的时候。记得当时我每月工资28元,后来大队给予2.5元的粮价补贴。有的年份,大队不能按月支付,要待秋冬砍伐一批木材出卖后再给我。为了不让孩子辍学,垫付学杂费、为学生购置学习用品成了我有限工资的开支项目之一,这让我的日子更拮据了。但我也有“富有”的时候,那就是每年腊月,家长们无师自通地效仿古人向我行“束修之礼”来了,他们拎着猪肉、母鸡、茶叶来找我“抵缴”学杂费的时候。此时,我拥有的不仅是物质上的富有,更是收获了精神上诸多的充实,温暖。这里的人们没有把我这个“历史反革命”的儿子当作异类,我也觉得我这个小知识分子已融入村民当中,与他们打成一片了,和他们在一起,即使风雪严寒也觉温暖如春。

学校很穷。民办学校是没有下拨经费的,学生们“被迫”勤工俭学。我带着他们上山挖药材、捡毛笋壳、采摘药枣皮、捡山核桃,晒干后让高年级学生抬到山下的供销社收购站卖钱。后来大队划了2亩多山坡地成立“学农基地”,种上茶叶,让学校管理,由学生采摘茶叶卖给大队,总算能弥补一下拮据的办学经费。

1970年,我在这个村子里找对象结婚,生儿育女。1973年,文教局对全县民办老师进行了一次文化专业知识摸底考试,运气不错,我数学获昌北区第一名,1974年我写的一篇文章刊登在浙江教育报上。中心学校领导慧眼相识,说我是个人才,调我到公社初中任教。教了两年语文后,改教数学和化学,第二年终于“转正”成为公办教师,并被文教局任命为初中部教导主任。1978年,我参加杭州教育学院的数学函授学习,历经五年取得了任教的合格学历。1982年,校长见我工作认真、成绩优异,培养我入党。1984年,我告别了留下19年青春芳华的昌北大山,到昌化片工作,走上学校校长管理岗位。还先后被评为中学高级教师、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直至无怨无悔地走完43年的教书生涯。

民办教师在历史上的那一页,已被流逝的岁月轻轻翻过。如今我已退休16年,在庆祝建党100周年之际,回顾自己一路走来的人生轨迹,仍可看到留存在昌北大山上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仍可看到撒落在那个破旧祠堂中的一地芳华。当一个民办教师,给学生传道授业解惑,并非我的人生初衷,但我把它从一种谋生的职业转而提升为一种为之执着追求的事业,可说是人生境界的升华,并从中实现了自我价值,路途虽坎坷艰辛了些,但青春无悔。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陈 启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