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7℃/20℃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才子袁枚与天目笋
发布时间:2021-05-08

古代曾经有个小童生,当年才十二岁,和自己启蒙老师一起参加科举考试。结果呢,老师和学生,都考了好成绩,双双被录取为秀才。这名非常聪明的童生,就是袁枚。

袁枚,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钱塘(今浙江省杭州市)人,祖籍浙江慈溪。清朝乾嘉时期代表诗人、散文家、文学批评家和美食家。

十二岁就考上秀才的袁枚,这样的才智少年,一定成了杭州城里名声响亮的人物,所以就连当时的浙江督学李清植,也十分关注他。有了督学的赏识和推荐,袁枚很快得到了当时浙江总督程元章的赏识,被送进了凤凰山敷文书院读书。敷文书院,听起来好像名气不是很大,其实就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万松书院。因为清朝康熙皇帝为书院题写了“浙水敷文”匾额,从而把万松书院改名为敷文书院。袁枚进了敷文书院,也就如鱼得水,很快学业大进。

乾隆三年(1738年),年方二十四岁的袁枚,考中举人,并且就在第二年,便又高中进士。随之,进入了翰林院,成为一名庶吉士。这庶吉士虽说是翰林院中一名职位低等的官员,但只有年轻又特别有才华的进士,才会被选中。被选中的人,无疑进入了朝廷的人才库,是将来朝廷政要的后备力量。

达到这样重要又显眼的位置,要是再努力一把,得到了皇帝的青睐或同僚的推崇,就有可能一步迈进朝廷的权力核心,加官晋爵,光宗耀祖,成就一番男儿伟业。但是呢,袁枚并没有像人们期望的那样去发展,他的人生篇章里,很快出现了折戟铩羽的章节。

导致袁枚折戟铩羽的原因是什么呢?是散馆考试。这散馆考试,是庶吉士入职三年后的业绩考核。考试成绩好的,继续留在翰林院,成绩不好的,外放任职。他袁枚,在这场散馆考试时竟然不合格。这说起来让人难以置信,袁枚不是一直是考场中的佼佼者,怎么进了翰林院,就连个合格的成绩都考不了了。说是这场针对庶吉士的择优考试中,有满文考试。也就是考核官员对清朝统治者的民族语言,满文的学习和掌握。袁枚不知道是学不会,或者是不屑于去学,据说几乎交了白卷,考砸了。

离开翰林院的袁枚,来到地方上当官,担任过沭阳(今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江宁(今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上元(今江苏省南京市上元县)等地的知县。说是袁枚担任地方官的时候,不惧怕有权有势的人物,按照法律来办事,从而得到了百姓民众的好评。

但是袁枚没有像更多从政的文士那样,让自己的人生,伴随着仕途上的起伏而起伏,并且在艰难险阻的政治生涯中苦苦支撑,咬紧牙关坚持到底。他早早明白了前路艰险之后,竟然就早早作了抉择。这抉择是一般人做不到的,竟然是激流勇退,抽刀断水。

乾隆十四年(1749年),袁枚的父亲去世,他时年三十四岁,就以父亡丁忧,老母需要奉养作为理由,辞官不干了。

此后,袁枚的后大半生,也就与一个地方联结在一起。

这个地方,叫随园。

随园,就在江宁县的小仓山,即今日南京市广州路一带,原先叫隋园。要知道这个隋园,是大有来头的。隋园原先是明末著名文学家、抗清英雄吴应箕的焦园,吴应箕在抗击清军失败后被俘虏,宁死不屈,他的焦园,也就改名换姓,成了江宁织造曹寅的家族园林。江宁织造,也就是明清两朝在南京设局织造宫廷所需丝织品的皇商,好像也并不是什么特别显要的官职,但是这位曹寅,知名了吧?曹寅的知名,并不是因为他的官职或政绩,而是因为他有位让后世人尽皆知的孙子曹雪芹。曹雪芹,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的作者啊。所以也就明白了,这隋园,一定也就是《红楼梦》中那座,集千红万绿于一处的洋洋大观园。

当然隋园名称的来由,是曹寅病亡之后,曹家受到朝廷的打击,败落之后,家园也转手到了接任江宁织造隋赫德的名下,所以被冠名为“隋织造园”或“隋园”。

袁枚到江宁任职,见到隋园的时候,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园子已经荒废,破败不堪了,但他十分中意这个荒园,用三百金,也就是三百两银子,把园子给买了下来。买下之后,把隋园,以“隋”与“随”的谐音,改名为随园。从此,大清的官场上少了位袁知县,民间的诗坛上多了位随园主人。

袁枚买下随园,但是随园实在太破败了,要想入住,需要好好整修,也就需要花费大量的钱财。袁枚掏尽家底来建设随园,整饬了两年,钱花完了,园子还远远没能修好。这个时候,他辞官后没了俸禄,也没有别的收入,别说继续修园,眼看一家人的生计都成了问题。不得已,又出山做了几年官。不过很快再次辞官,回到江宁,接着改造随园。

袁枚如何改造随园?看看他自己是怎么说的,“随园一片荒地,我平地开池沼,起楼台,一造三改,所费无算。奇峰怪石,重价购来,绿竹万竿,亲手栽植……”也就是说,原先繁华的大观园早就消失了,袁枚得到的是繁华消逝之后的一片荒芜地,但是他化费巨资,亲力亲为,让荒芜的地面上重新呈现出昔日的繁华富丽。

完成之后,袁枚携家人在园子里安心地居住下来。

袁枚还拆除了随园的围墙,并且在大门前挂上一幅对联,“放鹤去寻山鸟客,任人来看四时花”。整好庭院,遍植花草,然后敞开家门,让周边以及慕名而来的人,都能自由进出园子。这里本来就是个名园,看看曹雪芹笔下的大观园景致,假山叠幛,清池游鱼,蘅芜潇湘,蕉园稻村等等,全都美不胜收。加上袁枚的用心打造,这时的随园一定更加惊艳,美不胜收。也因此,很快随园的名声远近大噪,一时间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而袁枚,他是极其聪明的一个人,这聪明不仅能使他成为学界的翘楚,还能让他别开生路,活出另一番有滋有味的人生。就在随园的人来人往中,他嗅到了不一样的机遇,这是人气带来的大商机。也就决定,在园子里做生意,抓住商机。做什么生意?一个人在外面游逛,累了饿了,要补充能量不是,那么开饭店呀,给游客提供餐饮美食。

袁枚经营的餐饮,可不是普通的农家乐,也不是地摊小吃或者快餐盒饭,这种低端大众类别的。他是用文化来包装和经营餐饮,可以说做的是美食文化。

为什么说袁枚经营的餐饮就是文化呢?看他的饮食单就不一样,整个单子并不是如今饭店里所见的一张菜单,这单子是从饮食的“须知单”、“戒单”开始的,再到“海鲜单”“特牲单”“杂牲单”“羽族单”……一直到“点心单”“茶酒单”,这从头至尾,面面俱到,样样齐全。这份餐饮单也就集成了一本书,就叫《随园食单》。

在袁枚的食单中,首先要告诉食客的,还并不是什么美食好吃,而是劝戒,先上戒单,其中这样说,“为政者兴一利,不如除一弊,能除饮食之弊,则思过半矣”,这句话的大意是说,饮食就像家国治理一样,掌握权力的人去完成一项有益的事,所取得的效应说不定不如去革除一项有弊端的事,如果能去除饮食中的弊端,那么对饮食道理的掌握,可以说是领悟大半了。

袁枚还把这最日常的烹饪,与治国理家联系在了一起。老子在《道德经》里也说过同样道理的话,这句话便是“治大国若烹小鲜”,意思是说,治国同做菜一样,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只有恰到好处,才能把事情办好。

袁枚除了做餐饮,还写书卖书,除了这本《随园食单》,还有《子不语》等。《子不语》是类同于《聊斋志异》的一本书,记叙民间的奇闻趣事。结果袁枚的书在当时非常畅销,一年靠卖书的收入就有三四千金。要知道他当时买下随园才三百金,三四千金真是十分可观了。美景有了,钱财也天天流进来,赚得盆满钵满,这样的园子,想想都是好地方,差不多就是一方遗世独立的王国乐土吧。

袁枚居住在随园中,那是十分轻松快乐,诗中就写“笑声多处是吾家”,欢歌笑语最多的地方,就是我家。在这样令身心愉悦的环境里,袁枚也就创作了大量的诗文。他写诗,倡扬“性灵说”。所谓“性灵说”,是从明代公安派诗人开始的,所谓“独抒性灵,不拘一格”,也就是写诗要从个人的心灵出发,不要太过于注重什么韵律格式。所以袁枚说,“性情之外本无诗”,也就是说,诗歌如果不能抒发作者的真实情感,那一定是假话连篇,不值得被人阅读学习。袁枚当时在复古诗风的背景下,站出来肯定要有自我,要求作者尊重自己的真实感受,也是十分可贵的。

“北纪南袁”,说的是当时清朝的诗坛上,北方有纪晓岚,南方有袁枚,他们两位是一北一南旗鼓相当的诗文高手。

而作为袁枚故乡的杭州,以及杭州城西的天目山,一定承载着身在异乡游子恒久的记忆与爱恋。

据说他袁枚就曾刻有一枚闲章,上面刻的是“钱塘苏小是乡亲”。连苏小小,这样一个被当时上流人士认为是低贱的妓艺女子,袁枚却以崇敬的心情向人们隆重推出,我们都是杭州人,我们是乡亲。这里边还有个故事,说是有位尚书大人索要袁枚的书集,袁枚答应了,还随手拿章在扉页上加盖个印记,印的正是这“钱塘苏小是乡亲”。尚书大人见了很不高兴,在袁枚道歉下,还是不停地数落。袁枚也不客气了,说,您尚书大人官居一品,以为自己高洁,看不起一个古时候的妓女,但是百年之后,恐怕没几个人记得住您的大名,可人们却一定还会记住她苏小小。

可不是这样。

也正是这份浓郁的家乡情怀,袁才子对临安,对天目山,一样是深情以待,也就有了一篇篇歌咏家乡的诗作,包括篇首这首《临安怀古》:

曾把江湖当敌攻,三千强弩水声中。

霸才越国追勾践,家法河西效窦融。

宰树重重封锦绣,宫花缓缓送春风。

谁知苦创东周局,留与平王避犬戎。

而让远在江宁的袁枚,最念念不忘的除了家乡杭州的人和事,还有家乡的美味。

在他所著的这册《随园食单》中,除了家乡肉、龙井茶、绍兴酒之外,多次书写记录的便是天目笋,“天目笋多在苏州发卖,其中篓中盖面者最佳,下二寸便搀入老根硬节矣。须出重价,专憭其盖面者数十条,如集狐成腋之义”,说的是天目笋到达江苏后多数在苏州售卖,笋篓里盖在面子上的最好,下面的就以次搀好了。要想吃到好笋,就得舍得化大价钱买篓面上的几根,多买几处,拢合起来,就像集腋成裘一样。

除了教人怎样购买天目笋,还有烹饪天目笋的,菜名叫煨三笋,“将天目笋、冬笋、问政笋,煨入鸡汤,号‘三笋羹’”。所谓问政笋,就是杭州笋。将三种嫩笋放在鸡汤里文火慢煨,真是想想都美味。

这位会享受人生,情趣满满的随园老人,他活到了八十二岁的高龄,于嘉庆二年(1798年)去世。

他的大半生,都与随园相依作伴,这座美丽的园林,是他的王国,也是他的精神寓所。所以就在临终前,也不忘嘱咐儿孙,“能洒扫光鲜,照度庋置,使宾客来者见依然如我尚存”,也就是说要儿孙们把园子打扫得干净敞亮,东西按照原来的样子摆放整齐,让宾客来人看到熟悉的景象,能感觉他还在。

可不是,随园旧主在假山后,在莲池边,在书画的壁影里,在醇香依旧的美味中,永远都在,不曾离去。

对于袁枚的成就功过,后世大多给予了肯定的评价,林语堂先生就曾这样介绍他,“伟大的诗人和学者袁枚,写了厚厚的一本书来讨论烹饪方法”,伟大的诗人和学者,这评价是相当高了。但是鲁迅先生对袁枚的评价可能就不高,他说,“如像袁才子,身上穿一件罗纱大褂,与苏小小认认乡亲,过着飘飘然的生活,也就无聊了”,鲁迅这是认为袁枚轻浮浪荡,瞧不上他。

但是要知道,在清朝文字狱的高压之下,作为一名稍有不慎就会遭遇厄运的汉族学子,袁枚能够在夹缝求生,把自己的才情与抱负转移到自然与生活中来,做名逍遥的隐士,也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吧。

转眼间,两百年过去了。

而随园,虽然被袁枚儿孙继续经营了数十年,然而在清末太平军的战火中,又一次被摧毁了。化为了焦土满目,化为了黄茅漫坡。直到,黄茅又褪,焦土之上再起高楼。如今在南京,随园、百步坡的地名还在,但早就物是人非了。

一位文化名人,钱塘才子袁枚,一段文化佳话,美丽随园的故事,都成了如烟往事。

《随园诗话》还在,《随园食单》也还在。

有个人,打算选择一个暖风拂面的春日,再进天目山。在山脚翠绿的竹林里,拗起几根天目春笋。来到太子老庵,照着《随园食单》中的烹煮方法,烧上一锅好吃的。到时候,说不定还有一碟当地农家腌制的腊肉,还有天目溪边采来的香椿与野芹。

芳香四溢。

会不会让天上的老先生也嘴馋了?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张爱萍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