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2℃/1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远去的小路
发布时间:2021-04-26

走过泥山湾、走过琴山湾;又走过清水湾、香莲湾;还有太阳湾、月亮湾……

青山湖绿道,我一次次地行走,又一次次地寻找,我渴望找回那条深藏在我心中的小路,一条曾经留下我童年足迹的小路……

回忆让时光倒转到五十多年前那个动乱的年代。

文革期间,当年建设青山水库的副总指挥,后来任“杭州市青山水库管理处”第一把手的我的父亲,自然在劫难逃。父亲被造反派戴上了“走资派”的帽子,被打倒在地,受尽了屈辱。

1968年春节,父亲被勒令留守水库。母亲担心父亲一人在水库太孤单,让我留下陪伴。我,一个年仅10岁的黄毛丫头,不能为父母分担忧愁,也许“陪伴”就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

水库管理处的职工基本上都回杭州过年了。除夕,造反派“开恩”允许父亲回老家看他的老母亲。总算是三代人一起吃了团圆饭。

大年初三的早上,天空中飘着雪花,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的父亲,告别了年迈的奶奶,带着我顶着呼呼的北风上路了。

老家在临安高虹,那时山村没有公路更没有汽车,翻山越岭辗转半天,我们到临安城里已经是中午了。记得那天是在父亲的一个朋友家吃的午饭。可是要回到青山水库管理处也没有车,怎么办?为了及时赶回水库值班,父亲决定继续徒步行走,因为上午已经走了很多路,担心我年纪小吃不消,就问我走不走得动,我根本不知道要走多远,但自信地说: “走得动”。于是父亲就带着我沿着青山水库北边的山路往水库管理处的方向走。

那是一条崎岖的山路,称它为“羊肠小道”一点不为过。小路一面靠山一面临水,靠山一边荆棘丛生,冷不丁手和脸会被一些长刺的树枝或茅草划出血来;临水一边没有任何的遮拦,看下去就是深深的湖水,总感觉稍有不慎就会滑下去,心里怕怕的。父亲不断地嘱咐我尽量靠里边走,就这样,我跟着父亲沿着山路艰难地前行。也许是为了缓解我的紧张情绪,爸爸有时会说几句笑话,有时还哼上几句“样板戏”,有时我也会和父亲合唱一段“样板戏”:“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小铁梅,出门卖货看气候,来往账目要记熟。家中的事儿你奔走,要与奶奶分忧愁”。父亲那高亢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也在我的心里萦回……

我们走过一个山湾又一个山湾,有些山湾阳光充足路比较好走,有些背阴的山湾还有厚厚的积雪,踏上去又湿又滑,非常难走,脚上穿的胶鞋也早已湿漉漉的了。从午饭后一直走到傍晚,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我们终于走到水库管理处那简陋的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到家后又遇上停电。水库食堂放假,没有饭菜供应。父亲赶紧生火把炭风炉子烧旺,然后烧了年糕当晚饭。外面一片漆黑,只有我家有昏黄的烛光在摇晃。整个库区寂静无声,没有一点过年喜庆的氛围,倒有了几分凄凉。

那个寂静又寒冷的夜晚,我不知道父亲在想什么,他的心情会不会有些惆怅?而我这个幼稚无知的小丫头,吃完年糕不久,就上床睡觉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睡得很甜。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今天,还是这一方山和水。长长的青山湖环湖绿道,平坦又宽阔,舒适又安全,风景如画美不胜收,无论是漫步徜徉,还是骑车锻炼,你都会被那一路的美景所陶醉。

父亲已经离我们而去,那条小山路也已难觅踪影,可在我的心里依然还是那么清晰那么亲切,原来它从来就未曾远去……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杨天红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