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9℃/1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婚礼推迟以后
发布时间:2020-02-17

己亥年腊月廿九,护士小金姑娘在“今生缘”试穿着一件洁白的婚纱,她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窈窕的身段,双手提起婚纱裙摆,转动着曼妙的腰肢。突然她的手机铃声急促响起,电话是医院院部打来的,要她中止年休假,即刻返回医院,加入战“疫”医疗队,即日奔赴“疫区”前线支援。小金来不及与家人告别,没时间与未婚夫见上一面,就匆匆登上开赴“疫区”的特快列车。

小金的婚礼本定在庚子年的正月初八。小金32了,小金的恋人叫魏志国,比小金大4岁,是大学的学长,小金考入医科大学,志国已在该校读研究生了。小金学的是护理、康复师,志国专攻传染病毒学。小金医大毕业,被分配到A市一院工作,志国研究生毕业考取解放军某军医大学病毒传染研究所。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小金毫不犹豫做出了推迟婚期的决定。她在A市开往H市列车上,给志国发去了一条微信:“特殊任务在身,婚期延后再定。”

小金支援的“疫区”战场,是这场冠状病毒暴发最前线的H市,那儿病人已人满为患,医院床位紧缺,医护人员连轴转,好多医生护士倒在了病房,有的甚至被感染了,情势十分吃紧。

一到H市,小金被分配到该市新建的“战地医院”ICU重症监护室,全室有10多位重症病人,是该市第一批“冠状病毒”感染的重症老年,一人一室,实施隔离。因医务人员紧张,医生护士实行两班轮岗。小金护理的有一位65岁的大妈,大妈呼吸局促,脸色苍白,情绪低落。

作为护士长的小金,工作量大难度强,都不是问题。一班工作12小时,防护服一穿就是六七个小时,其间不能喝水,不能上卫生间,不能接电话(手机不准带入重症室),防护服内塞进厚厚尿不湿,这些困难小金早有精神准备,也经历过。

可这位大妈,脾气倔强,给她服药她拒绝;给她挂吊滴,她不配合。她用微弱的声音低声断断续续地怨言:“在这儿———困死我了———死了算了———你们———别管我———让我出去———”

有一次小金给她刚挂上的吊滴,没等小金转个身,她竟把吊针自个儿拔了,小金回转身,大妈的手背上淌着鲜血。小金想,这大妈仅有一点的气力这样糟蹋掉,对维持她的生命体症是很不利的,也是很危险的。

小金试想各种方法与她心理沟通,都无动于衷。由于不配合,情绪又差,大妈日趋病危。小金心里着急啊,这是小金到达“疫区”接受的第一例病人。“救死扶伤”“人民生命高于一切”,小金深知责任之大担子之重。小金护理中,听到大妈呻吟声中,轻声反复呼唤着一个名字,但小金俯耳贴身靠近大妈,怎么也听不清楚。

为防冠状病毒扩散,病者严禁家属探望,实施严厉的与外界隔绝举措。小金发觉了,大妈是见不到亲人而烦躁不安,看不到亲人引起心灵恐惧的情绪低落。小金正寻求着各种途径与方法,试图解开大妈心理烦躁情绪低落的心结……

话分两头,己亥年腊月廿九夜晚12点,小金的未婚夫魏志国正在赶往A市的列车上,收到小金的这条推迟婚期的微信,志国一点也没感到突然与惊讶,这已是他收到的第三次推迟婚期的“微信”了。第一次是五年前,小金参加抗洪抢险医院队;第二次是三年前,小金参加扶贫支边医疗队。所在这次面对全国“疫情”,志国特别理解未婚妻的决定,他收到微信,第一时间回了短短两个字“尊命!”

志国赶去A市本来打算征得小金父母意见,一起与小金家人过完年迎接小金回老家举行婚礼的。志国与小金恋爱十多年了,但志国这位准女婿因为工作太忙,还从未去过小金家,也没见过未来的岳父母;小金也因忙于工作,也未跨过志国家门槛,没见过未来的公婆。从恋爱到准备结婚都是小金与志国两个人商定的。

接到小金的微信不一会,志国的手机铃声响起,部队医院院长打来加急电话:接到上级命令,要志国立即返程,赶赴“疫情”严重的H市,火速支援“前线”。

军令如山倒,志国在中途车站下了车,部队接他的车已在车站等候着他。志国上了车,日夜兼程赶至H市城门口,H市已封城,城门口站着手臂佩戴红袖章的检测体温的志愿者与人民警察,志国是凭特许通行证进入市区的。

志国的部队医疗队安排到市区前几天刚新建的“战地医院”,志国被分配到病毒捡验研究室。志国每天要检测上千份送检的病毒样本。

志国攻读病毒传染专业,是受17年前那场“非典”影响。志国从小学到高中都喜爱文学,高中时他写的散文、小小说多次在A市日报副刊刊登。理想做一名有志文艺青年的他,志愿报考北大专攻汉语言文学。

高二那年,18岁的志国不幸被传染了“非典”,住进了A市医院的传染科病房,与外界隔离,与亲人隔绝,与同学老师不能来往。身患重症的他,四肢虚弱乏力,精神萎靡不振,一度迷茫绝望。有幸的是他遇到了一位细心呵护的护士长。这位像妈妈一样的护士长,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给他送来母爱般的温暖。在那些高烧不退的漫漫长夜,这位整天穿着严严实实防护服,戴着防护面具口罩的护士长阿姨守候着她。给他打吊滴,喂他按时服药,一口一口喂他稀粥,携扶他上卫生间。生活上无微不至关心,精神上疏导鼓励他,才让他慢慢挣脱病魔,半年后渐渐康复,赶上高考复习。直到出院那天,志国都没看清过这位母亲般护士长阿姨的脸庞。志国在康复的前几天,曾多次向这位护士长阿姨要个尊姓大名,护士长亲切地告诉志国,你就唤我“护士长阿姨吧。”

是护士长阿姨那份救死扶伤的崇高精神感动了他,志国高考志愿填报了“医科大学”,并在医科大学以优异成绩保读研究生,后又考进解放军某军医大学病毒传染所,从事病毒传染的科研工作。这次来到“疫区”,成为战“疫”中一名战士,他深感责任之重,也特别珍惜这次报效祖国的机会。

再回过头来说小金。小金护理的那位大妈,口中念念不忘的亲人,小金虽然听不清楚,但小金以亲人般的呵护去安抚她,鼓励她振作起来。大妈在睡梦中一次次呼唤着亲人的名字,小金握着大妈的手,贴着大妈的脸,轻轻的应答着:“大妈,是我,我来看你了。”大妈的呼唤,有了小金的亲切应答,一次次的呼唤,一次次的应答,还真收到了效果,大妈把小金当作她的亲人了,慢慢接受了小金的护理,按时服药,按时休息;小金定时把大妈携扶起来,在病房里移步,一个月后,大妈病情大有好转,精神也慢慢恢复。经小金与同事们细心护理,这10多位重症病人,病情得以改善,连日体温正常,呼吸道症状好转,肺部影像显示病灶明显吸收,两次病毒核酸检测呈阴性。已经可以出院了。

这天,新建的“战地医院”大门前,举行了一场简单隆重的欢送仪式,欢送第一批重症病人康复出院。10多位康复病人,在白衣天使小金与她的同事们陪护下,走到医院大门前,H市领导、“战地医院”领导给康复病人每人送上一束鲜花。在热烈的掌声中,一位身着白衣的年轻男子走上前来,他走到大妈面前,紧紧抱住大妈后,亲切激动地喊“妈妈,我爱你!”,大妈做梦也没想到,儿子志国站在她的面前,大妈从患病起就没让家人告诉过儿子,免得让儿子担心而影响他工作。

小金诧异:志国怎会在这儿?自己忙于工作,整天穿戴防护服,奔忙在重病监护室,已与志国一个多月没联系过了。

大妈拉着小金对志国说,是这位天使姑娘救了我的命,你要好好感谢她!志国笑容满面“嗯嗯嗯”一边应答着妈,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枚亮闪闪的戒指,单膝跪地,向小金正式求婚:“小金姑娘,嫁给我吧!”

欢送现场成了一场特殊的求婚典礼,大妈笑得合不拢嘴,现场响起热列的掌声。大妈又惊又喜,把护士小金紧紧地搂在怀里。

“战地医院”的女院长也走上前来,向这对年轻人表示祝贺。

此时,小金才看清,原来“战地医院”院长正是她的妈妈。小金惊喜而亲切地喊:“妈妈!你怎么也来这儿了?”妈妈笑着幽默地对女儿说:“你能为国效力,妈妈也能来为国尽力啊!”

原来小金妈妈是一位退休了的护士长,又是一名传染病研究的资深学者,这次是卫健委领导特地请她出山,来管理“战地医院”的。妈妈早就知道女儿在这所“战地医院”,但妈妈重任在肩,日理万机忙着“战地医院”救护病人的大事,也为了不打扰女儿工作,一直没去看望过女儿。

妈妈还知道17年前她护理出院的那位魏志国,也在这所“战地医院”检测室,她走上前一眼就认出了这位当年满身灵气的小伙子来,对小伙子道:“魏志国,你还认识阿姨吗?”

魏志国收起单腿,站到小金妈妈面前,听到了那份久违了的熟悉的亲切声音,激动地喊“护士长阿姨!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能忘啊!”并向母亲介绍说:“妈,这就是我常与你说的,17年前救了我生命的护士长阿姨!”

小金当着妈妈,对志国说:“魏志国,你叫我妈什么?”

志国上前拥抱了护士长阿姨,亲切地大声喊:“妈!妈妈!”

志国是在检测报告单上发现了母亲的姓名,因为医院有隔离规定,他不能违反“战地医院”纪律,他从早到晚忙于检测,也实在没时间顾得上去看望母亲。在送检单上的护士签名中,志国得知未婚妻小金也在“战地医院”重症病区。幸好结婚戒指一直带在身边,他就趁这个机会,隆重地向小金正式求婚。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李士根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