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9℃/1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抗“疫”之歌
发布时间:2020-02-01

庚子新岁,一场新型冠状病毒从武汉蔓延全国,在党中央的统一部署下,全国人民投入防疫抗疫的斗争,涌现了无数感人的事迹和感动的瞬间。临安的作家、文学爱好者拿起手中的笔,以最诚挚的祝福化为一首首讴歌党、讴歌人民、讴歌白衣天使的佳句,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个“疫”字,是从“役”字得来的。“役”,即为服兵役的人。役者众居,患上疾病,一传十,十传百,很容易漫延开来,成为“时疫”,“瘟役”,也就是急性传染病。

而这疫病,从古至今没少发生,在历朝历代的史书史记中,都不乏记载。

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

——《周礼·天官·冢宰》

季春行夏令,则民多疾疫。

——《吕氏春秋·季春纪》

五疫之至,皆向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

——《黄帝内经·素问》

而在外国,疫情同样此起彼伏。自2400年前至十九世纪中后期的雅典瘟疫,几乎摧毁了整个雅典。公元六世纪起源于地中海沿岸的鼠疫,横扫整个欧洲,极流行时期每天死亡上万人。第二次鼠疫发生于公元十四世纪,遍及欧亚非。第三次鼠疫始于十九世纪末期,波及六十多个国家,死亡人数达千万以上。二十世纪初,起源于美国的流感,造成近五千万人死亡,并且当时近四分之一的美国人都患上了这名叫“西班牙女士”的流感时疫。而现如今的非洲,“埃博拉”病毒还没有灭绝,据说被传染的人可能在24小时内死亡,这应该是讫今发现的“疫王”吧,全球的人们正在联手抗击,防微杜渐,绞灭毒魔。

所以说,这个疫病,中国有,外国也有,古代有,现今也有,将来一定也不会断绝,可以说是伴随人类的一种存在。虽然,这是一种对立的存在,是人类生存的敌手,是为害人间的恶魔。对于人类来说,这疫魔不应该存在。不过大哲学家黑格尔说过一句话,“存在即合理”。倒不是说疫病的存在是应该的,这合理性可以理解为是不可避免的,就像火山地震洪水猛兽等自然灾难一样,是客观存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既然是客观存在,那么必须面对,积极面对,同时需要更积极地去应对。

疫病可怕吗?就像当前在我国武汉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具有杀伤力,确实可怕。但是专家说了,杀伤力更强的是十七年前,也就是2003年发生的“SARS”。都知道,当年开始被称为“非典”的“SARS”疫情蓦然降临的时候,可以说真的是措手不及,猝不及防,在最初的应对措施上是从无到有的。但是经过全国上下齐心合力的抗击,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把病魔制服了。而当前,面对新的病毒新的疫情,无论在医学经验上,在抗击机制上,还是为前线提供保障的国力上,都远远强于十七年前不是?所以,面对当前这场新型冠状病毒的时疫,不至于太可怕吧?当然,抗击疫情,无疑是一场战役,不可怕,是在战略上藐视敌手,而战术上,肯定极其重视,一定予以精打重击,直到歼灭。

迎战“疫毒”,这个肉眼看不见的洪水猛兽,我们首先看到的,是白衣战士。无论他们身穿白大褂,护理服,或者全封闭的防护服,有他们在,有白衣的身影,总觉得人与魔之间有了一道天堑。医者以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着恶魔向人类猛扑的脚步,实在是战士,不使枪炮,却拿手术刀与诊器的战士。我国从古以来,就不乏这样温和却又坚强,仁爱又技艺高超的战士。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薛生白、李时珍、葛洪等等。无一例外地,这些名医们都经历过瘟疫,都应对过瘟疫,并且为后人留下了极其宝贵的治疗经验和药方。如在《扁鹊内经》,《伤寒杂病论》,《千金方》,《湿热条辨》,《本草纲目》这些著作中,都有载述。要知道,在被今人称为最羸弱无能的晚清,中医在没有抗生素等强效药的情况下,仅靠生石膏和所谓的草根树皮,阻挡了令整个欧洲闻风丧胆的鼠疫。这是奇迹,更是智慧,是先人给我们展示的能力,更是在后人应对灾难时,给予了激励,树立了榜样。

而当今,呼吸系统的专家权威钟南山院士,他在十七年前抗击“SARS”的战役中,以正确的诊断,力排众议,力挽狂澜,从而成为了民众心目中的定海神针。现在武汉新冠状病毒来袭,钟老又以84岁的高龄披甲上阵,挂帅亲征,北上南下,马不停蹄。我们看到,在电视采访镜头中,这位一口气还能做上百个俯卧撑的老人,已然累得睁不开眼睛。钟老以及钟老身边的万千医者,以精湛的医术和一颗仁爱之心,治病救人,一定都是华佗再世,张仲景重生。医者仁心,妙手回春,春风化雨,雨润人间。

对于仁医,我本人从来钦敬,为此写作了长篇小说《大宋女医官》,讲述的就是仁医仁术,悬壶济世,救民救国的故事。在这次武汉疫情猖狂来临,而广大医护人员逆行而上,抗击毒魔,保国保民之际,我与广大国人一样,无比动容,由衷感激,虽然不能上前为前线上的战士递杯水,拭把汗,但也在微信朋友圈里抒发了一篇肺腑文字,“安时称为伎,危时实为士。推案牍之劳形,却丝竹之扰心。有心扶社稷,无意功与名。仁义开河,天地鉴心。岐黄杏林,天使白衣。不为良相,即为良医。国之将起,必有良臣,国之将兴,必有良医!”

致敬医者!

再说说我们的国家。国家,是我们迎疫抗魔最强大最坚实最牢不可摧的盾。作为一名普通国人,像我,在寻常时候,对于国家的形象认知,或许也就是烙在脑子里的中华二字,还有一幅立于南半球的“金鸡”地理图像。这样认知国家,看似具象,其实抽象。但是,当大是大非、大灾大难到来的时候,这才清晰又明确地感受到,国家在,国家在行动,在护卫着我们,护卫国土上的每一位民众,就像燕雀呵雏,牝牡护犊,就像父母呵护着自己的孩子。我们看到,国家领导人在奔忙,各个职能部门都在行动,而最可爱的人们,总是冲在最前头。从而真切地听到,国家坚强又有力的声音,由北到南,由南到北,是言犹在耳的。真实地看到,国家忙碌又宽厚的手,从东到西,从西到东,是历历在目的。

我们都熟记一篇古文,是先秦哲人《孟子》中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审度今日,大国已起,大国将兴,而天欲降大任于大国,是不是也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那么,一场疫病又怎么样?强国的一次次打压刁难又怎么样?这一切,都不过是,为强盛所准备的,磨砺!

砥砺前行!

泱泱中华,上下五千年,能恒久绵长地岿立,为什么?是因为黄皮肤的人们,有难同当,互为依靠,众志成城,抵御了万难。现如今,许多人担心,要是大灾大难让经济民生退回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怎么办?假设万一,万一倒退,那又怎么办,“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愚公移山,夸父逐日,东山再起,我们知道太多这样励志图强的故事。中华民族在艰难面前只有更加精神抖擞,步履从容。

国在,民在,民心在,中华不倒!中华不老!

说实在,疫病所攻击的,不是一个地方,不是一座城,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人类。在人类共同的灾难面前,帮扶,相助,鼓励,才是每个人应当做的。而据网上传闻,有地方,比如我国的台湾地区,竟然有谁在疫情危急时下令,不准向外出售口罩之类应急用品。如果说这是惜售,私掖,那么也就被骂声为人不厚道。但要是隔岸观火,无动于衷,那这个谁,一定是非人。对于非人,人类要求剔除,好像是无可厚非吧。

当然,在疫情面前,人类积极抗战的同时,也该反思一下自身。我们现今的生活是一日三餐,荤素搭配。许多的人,可能更喜欢荤腥,也就是肉食。其实我们的祖先,已经替我们驯化了牛羊鸡鸭等等。由这些驯化饲养动物提供的肉食,种类繁多,质优味美。但是偏偏有些人,家禽家畜再鲜美的肉食也满足不了他们的恶欲之口,把黑爪伸向野生动物。而野生动物,是与人类共生于地球上的生灵。生,是活性。灵,是神性。所以说,对生灵的杀戮,不仅是血淋淋的,而且是侵犯神灵的。渎神,无视天意,必受天谴。是不是因为某些人的贪婪无畏,把原本深藏的,与人无涉的,幽魅诡异的毒株,引向了人身?

灾难之后,是不是该扪心自省,痛定思痛,从而有决心敬畏自然,敬畏生灵,同时敬畏我们自己的人生。是的,人生之路原本美好,不要在其中添加不必要的挫折与艰险。

而当今之际,正是挫折与艰险之时,不是怪责的时候,更不是自悲自哀自惩自戕的时候。这个时候必须这样想,在通往梦想与光明的道路上,必须要淌一条布满冰锥的河,那就淌吧;必须翻越一座铁火喷薄的山,那就越吧。此行必艰,此路必行。诚然,只有历尽艰辛,尝遍苦难,这古老的文明的又焕发新彩的国度,才配得上神圣的高坛宝座,才配得上熠熠生辉的王冠,才配得上拥有未来之日,美如清露灿若星辰广阔无垠的华光。

国家有难,匹夫同当。作为大国芸芸之中的一员,愿与国同在,与亲人们同在,以守纪,以自律,并以我炽热的心和微薄的文字,呈上我的一点力量。这力量,如果是水滴,那就与万千的水滴汇聚成一杯甘霖,供前线的战士解渴。如果是萤虫,那就与众多的萤们集合起来,聚成光束,照亮前线战士脚下一小段的路。

我要说,抵御国难,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城不可摧。

我完全相信,凝心聚力,逆流勇进,破阻除险,浴火重生,永远是中华民族千古传唱,历久弥新的故事。

我同样相信,在明天,或者后天,将会听到前线传来抗疫的最新战况,只有简明的四个字,有效扼制!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张爱萍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