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9℃/1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儿时的年味
发布时间:2020-01-25

每到农历腊月十五,家家户户都开始准备年货,杀猪宰羊、杀鸡宰鹅,到超市购置年货,挂灯笼、贴春联,炸春卷、炸肉丸,缕缕炊烟从家家烟囱里飘荡。逛街的人络绎不绝,不知从哪里一下子冒岀那么多人,挤挤攘攘,争着购买琳琅满目的年货。大人怕过年,小孩盼过年,只有孩子们最开心了,因为只有这几天能放下沉重的学习,放松心情。

过年了,每个人都喜滋滋的,单位和工厂也逐个放假。各个商场都在搞捉销活动,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老人和小孩都派上用场,大包小包的往家扛,每个人脸上洋溢着笑。家家都把房子打扮得别具一格。有的趁着好天气翻洗被单、毯子,晾晒酱鸡、酱鸭、 醃肉。

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说春节是和家人团聚的日子,不管游子有多远,在何处漂泊,除夕夜之前总要赶回家,和亲人们团聚,吃年夜饭,围坐在火炉前看春节联欢晚会。年味,在故乡的上空萦绕,小镇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它使我想起小时候过年的情景。

那时过年没有像现在这样好的物质条件,从春到冬都是紧巴巴地过日子,只有进入腊月,人们才会抹去脸上的愁容。特别是我们这些孩子,过年是我们最开心的事,有新衣穿,有肉吃。

每到腊月廿三,家家开始杀年猪、做豆腐,用做好的豆腐做豆腐干,炸油豆腐。我们家也不例外,晚饭吃好后,母亲就会把菜籽油倒入锅子里,在灶膛里添上柴开始炸油豆腐。我们兄妹围在灶边看着母亲忙碌,当锅里的油烧热开始沸腾,母亲会把切成小块的豆腐用漏兜放入锅子,锅子里的油哗的一下沸腾起来,冒起一阵阵白雾。豆腐慢慢浮起,变得金黄,一股香气从锅子里冒出,引得我们直咽口水。母亲会把第一锅油豆腐分给我们兄妹吃,当我们咬住还烫嘴的油豆腐使劲往下咽时,母亲总是一边笑着一边叮咛:“慢点、慢点,别烫着。”那种又香又脆的感觉一直在我记忆深处留存,现在吃再好的东西也没有了儿时的那种感觉。

到了年三十,吃年夜饭前,父亲会给我们盛一小碗用菜叶煮豆腐渣的忆苦饭,一边让我们吃,一边教育我们不要忘记旧社会的苦,要勤俭节约,不能浪费。青菜豆腐渣太难咽了,我总是趁父亲不注意偷偷倒入猪食桶里。忆苦饭吃好后,开始正式的年夜饭,望着丰盛晚餐,我们狼呑虎咽地吃着,母亲总是一边在旁看着,一边叮咛慢点、慢点,别噎着。

晚饭后,是我们最开心的事,那时不管条件如何差,但母亲总会给每个孩子做一套新衣、一双新鞋。当我换好新衣,父亲会给我们每个人一个红包,虽然只有一角钱,但我们开心极了,毕竟是我们可以自由支配的钱,睡觉时,我会把它压在枕头下,盘算明天买什么东西。

饭吃好后,走出家门,小伙伴们都穿着新衣新鞋,有的在放鞭炮,有的在比谁的衣服好看,谁的压岁钱多。这时我总是离他们远远的,我知道我们家孩子多,父母亲已经很不容易,从不和其它孩子攀比。

小时候过年的热闹场景,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受那种氛围,如今,年味逐渐淡化远去,但儿时过年留给我的热闹,那种穿上新衣的喜悦永远在记忆深处留存,那种记忆会在临近春节时涌起。如今年夜饭吃好后,老少都在玩手机、发微信,少了那么一点热闹,少了那么一点过年的喜悅。那种儿时盼过年的心情离我们越来越远,儿时过年的那些事,只能珍藏心底,时不时地捞出来回味一下那拾不回来的时光。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周建华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