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6℃/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薄奠
发布时间:2019-07-17

伤痛之中,惊悉丁子兵老师辞世,愈加痛楚不已。

丁老师白发、瘦脸,慈眉善目,是位有亲和力的老人,有些像退休老教师,又像退役老军人,也像一棵松。他原是浙江日报副刊编辑,文联创作干部,培养了不少文学新人。他写过一些脍炙人口的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小说《红波曲》可谓代表作,译介到数个国家。

上世纪的九十年代,我狂写小说并四处投稿。忽然收到一个长长的信封,是丁老师寄来了《山风》杂志的样刊,我的一篇小小说,也叫《山风》,发在该杂志上。随后丁老师还在这本刊物上编发了我的几篇散文。

丁老师编辑《浮玉》的时候,编发了我的中篇小说《水啊,水》《阿猫正传》等作品。见到丁老师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发出了灼热的光,对我说:“临安写小说的人太少了,希望写出更好的小说。”在一次文代会上,丁老师谈到临安写小说的人太少了的话题,列举临安的小说作者时居然还提到了我。这对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我就想写出更好的作品。在我写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浮现出丁老师的那副肖像,感觉就来劲了。

丁老师编《浮玉》那时,他当年培养的文学新人,已是文坛实力派作家,他就为《浮玉》组织到不少优秀的文学作品。丁老师说《浮玉》这样的一本大刊物,每期都需要有几篇一流作品才能支撑得起来。我就把《浮玉》介绍给文学前辈王璟石老师,他给《浮玉》写了几篇十分老到的小说稿,丁老师见了很高兴,把稿子先后编进了《浮玉》。他们都是一样性情的文学老人,互相通信,谈《浮玉》和小说,成为一段佳话。

我后来有一次见到丁老师,他的视力已经很不好了,患白内障,好像还有青光眼。他说他看稿子已经很吃力了,是在透支视力。再后来他就离开了《浮玉》编辑部,仍兼着副主编,浮玉文学社的一些活动他是来参加的,文联的一些文学活动也还有他的身影。

此后,就很少见到丁老师了。我还以为是在乡下的缘故,不易见到。当觉得真有很久没见到他时,他其实已经住院了。我曾去医院探望过他,只见丁老师的头发更白了,眼睛不大有神了,只是脸反而有些胖了。他处在失智状态,寂寥度余生。

现在再也见不到丁老师了,他已被冥船接走了!

我卧床养伤没办法去灵堂祭奠,就在手机上写下这一点文字,权作鞠躬,聊算薄奠。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何家言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