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6℃/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窗外
发布时间:2019-07-17

窗外,一大清早。“爷爷,爷爷!”一个小女孩,幸福地喊着“爷爷”。

突然,我醒了。我万分羡慕,应该是“哭”了,骗不了自己。这几声“爷爷”,那是人间最味道的,那是对根的呼唤。

看似,曾相闻,却早已是,梦里几回回。太奢侈,太久远。

无法回到从前。梦回大唐,其实是神话传说而已。现实就是,窗外的阳光。天亮了,但今天没有阳光。

那一年,已经很多年,恍惚就在眼前。那一年,白驹过隙,已近三十年,从此,我永远只能听着窗外的那声“爷爷”。

也是那一年,我儿子,那时还未来到这个世上。但他,也永远没“爷爷”喊了。

爷爷是谁,爷爷是咋样的,只能是,一个梦回昌北的传说。

我与他讲了我的爷爷。他的爷爷,早先与他说过。

我的爷爷是个好人。这一点,在当地,认识我爷爷的人,或许是不认同的。

以前我们家很穷。奶奶生了七个孩子,每天嗷嗷待哺,经常揭不开锅,上顿接不着下顿。母亲生我的时候,已是七十年代初。

有一次,家里实在没米了,奶奶忍不住“骂”起了爷爷,“你日日忙村里的事,家里的事一点都不管。我和你倒不要紧,家里还有个做生妇的。没东西吃,如何养得好?”

奶奶为人善良,待人实诚,和声细语,从不骂人打人,从不与人吵架掐架,脾气是出了名的好。那一回,也许真的是急了。

骂完了,却又独自硬着头皮去邻居家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餐餐都不容易。儿时的记忆里,奶奶的每餐饭都是将就着吃的,从未放开吃过,应该从未吃饱过。

那时,难的人家多。隔壁有个本家,小公年轻时就病逝了,小婆独自拉扯两个儿子,是村里的五保户。

两家屋连着屋,不管啥动静,一清二楚。饿得慌了,小孩子忍不住要哭闹。哭喊声,打骂声,在寂静的农村的夜晚,格外的响,格外的刺耳。

每每这时,爷爷与奶奶会拉开灯,只是用眼神对了下,然后总是爷爷低声说一句“他们比我们难”。

第二天一早,奶奶就会去她家,匀些吃的给他们。县上、乡里有些救济的,也总是,能给的,全部给他们。一个好男人的背后,总是靠着一个好女人。

爷爷是苦出身,十来岁时,父母就去世了,与祖父生活在一起。

爷爷的父亲一次外出后,音讯全无,下落不明,据传死在了安徽宁国。曾祖母悲痛之中,积劳成疾,积郁成病,没过几年,也离开了人世。

他就是这样苦过来的,见不得比他更苦的。

爷爷是村里的老支书。至今村里人还常常提起,那时候,爷爷带着大家做了些事。

九山半水半分田,人口多,土地少。有地才有粮,有想法,就会有办法。改田造地,荒山种树,修建水库,战天斗地,热火朝天。

沧海桑田,小龙门、大龙门碧波荡漾,山哈树漫山遍野,杉木、松木蔚然成林。最偏远的,与安徽交界的铜锣坪茶园,如今还成了高山云雾茶基地。

有了树,有了水,有了田,有了地,生活慢慢地好起来了。那些苦难的日子,早已成了回忆。说不上,苦难是一种财富,但那确是真真切切的经历。

天亮了,更亮了。窗外,喊爷爷的那个小女孩,或许,正在与她的爷爷,一起吃早饭呢。天伦之乐,永远,一定,是在当下。

生活,所谓生活,就是有人把你生下来,然后你自己好好地活着。

无论天下熙熙,还是天下攘攘,到后来,殊途同归。人间至味是,喊几声爷爷。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王跃军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