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6℃/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乡间柴灶
发布时间:2019-07-17

山里,放眼远眺。大山像是伸出一双双长而有力的大手,将楼房林立的村庄紧紧地拥入怀中。山上,林木葱葱郁郁绵延不绝,柴草丛一簇簇竞相长个,翠竹一丛丛清秀可人。一条清澈的溪河绕过村庄沿着山脚蜿蜒前行。乡间,山清水秀,一派清新宜人的田园风光。

微友平平安安说:“家里柴火太多。以前妈妈总是教我柴火省着烧,现在柴火堆着没用,我就思忖着怎么费着烧。这就是过去与现在乡间的日子对比啊!”

记得小时候,乡间有柴灶,青砖垒起,泥巴涂身。一锅一灶膛,灶膛下方有两个大小不一的膛口,方便通风与炭火的出处。膛口左边安放着个小孔洞,放些火柴之类的点火工具。灶台上支起一口大铁锅,黝黑的铁锅被磨得有点泛着银白色的光。本就不宽敞的灶台上,还被安放了一个小暖锅。生火做饭,灶膛燃起的时候,灶膛里的火苗如同一个个跳着舞的姑娘,飘渺窜动。灶膛里亮堂堂,灶台上的铁锅里也热气腾腾。舀水下锅,放米下潭,雪白的米粒像一个个白色的精灵在滚开的锅子里自由地翻滚并壮大。案板上的菜蔬早已切好等候,添一把柴火,锅底被烫得绯红绯红。赶菜下锅,菜蔬鱼跃式地蹦跳着入锅,发出一阵阵“滋滋滋”畅快的欢叫声。铁铲紧跟着节奏上下翻铲,新鲜的蔬菜,青的青,绿的绿,泛着诱人的香味在小灶间四处漫延。饭热菜熟时,暖锅里的水也烫热了,烫开了。

傍晚,天边的夕阳已深深地坠入了黄昏,天渐渐的暗沉了下来。劳作一天的农人踩着一地的暮色,带着一身的疲倦归来。贤惠体贴的女人招呼着,转身拿过盆子,走到灶台,小心翼翼的从暖锅里舀起一勺勺热水,放手探一探水温,然后温柔地递给男人。男人捋起袖子,拿着毛巾稀里哗啦地一阵擦洗,洗去一身的风尘与劳累。

夜幕完全降临,厨房里亮起了昏暗的灯火。玩耍归来的孩童一头钻了进来。一时,小灶间立刻响起了母亲的唠叨与父亲的责骂。此刻,孩童的我们变得异常乖巧不言不语。小小的四方桌上,母亲已经摆好了简单的饭食。一家人围着桌子,吃得从容而满足,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

乡间农家,常常是一户一灶间,一户一灶头。低矮狭小的小灶间烟熏火燎蒙尘许久。灶间里,一灶台,一菜橱、一方桌、一水缸,就已经挤得满满当当。

记忆中,乡间的山上光秃秃的,东一块西一块,被饿急的乡民们开荒种下了玉米、地瓜等五谷杂粮。山上成了不毛之地,于是柴火跟粮食一样紧凑,巧妇时有无柴火之炊的难事。小灶间是个充满人间烟火味的地方。柴火、灶头更是被赋予生息繁衍,延续香火的重要意义。乡间常常有这样的说法,灶膛里红通通,灶台上热腾腾,这庄户人家的日子就过得顺顺利利红红火火。

乡间的日子从天边露出微亮的晨光开始。早起的母亲摸着黑走进昏暗的灶间,赶着为上山下地的父亲和赶着时间上学的我们准备早餐和中午带的午餐。

劈柴、生火。灶堂前摆放着许多生火时用的工具,有竹火钳、烧火棍、扒火耙、吹火筒等。遇上柴火青黄不接比较干湿时,灶膛里的烟,就会翻滚着从膛口一直往外窜,浓烟团团地围困在狭小的灶间,将人呛得泪一把涕一把。擦擦眼睛,再擦擦脸,一会儿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大熊猫。此时,灶膛里的火也奄奄一息,赶紧添几把干柴,然后拿起黝黑的吹火筒,鼓足气力对着火膛里一顿乱吹,借着火筒里的风势,快要熄灭的灶火往往起死回生,转而熊熊燃起。

灶膛里红火了起来,灶台上也热腾了。母亲像个大将临危不乱,涮锅、洗碗、舀水、煮饭、切菜、和面……有条不紊地忙开了。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露出越来越多的鱼肚白。乡间的上空升腾起缕缕炊烟,时而浓烟翻滚,时而青烟淡淡,飘飘袅袅的在暗沉厚重的天空汇集,然后淡散。空气里隐隐地飘来一种淡淡的烟火味。

无论是晨曦微露的清晨,还是夕阳西坠的黄昏。乡间的炊烟永远是乡村上空最为壮观、最为温暖、又最触动心弦的风景。每天,从各家各户升起的炊烟汇集成人间烟火,汇集成勃勃生机。乡愁便是从这一刻开始。

乡间的柴灶是神圣的,让人恭敬的。柴灶里住着一个灶公菩萨,它保佑庄户人家一年四季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红红火火人畜两旺。所以得供着,逢年过节,父母总会领着孩子走到小灶间,给灶公菩萨敬上一柱香,贴上一张喜庆的红纸,然后毕恭毕敬地给灶公菩萨磕上几个响头,以期许灶公菩萨给这一家子大大小小的人给予庇护和福佑。

后来日子过得顺畅了,乡间的小柴灶也更陈换代,砌成两锅两灶膛瓷砖裹身洁白明净的大灶台。暖锅更换成铜水箱,自来水替换了水缸,小菜橱早已摒弃不用,厨房间宽敞明亮不沾尘埃。灶公菩萨旧房换新屋依旧住在柴灶间,人们对它的恭敬与供奉一直都在。

这日子不知不觉又过了许久。不知从何时起,电、煤气逐渐取代了柴火、柴灶。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捷。老柴灶逐渐退出它传递人间烟火的意义。灶膛前烧火棍、吹火筒、扒火耙、竹火钳等一些老物件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直至退出历史使命。每个醒来的早晨与夕阳西坠的黄昏下,袅袅升起的炊烟越来越稀薄。灶公菩萨依旧还住在柴灶里,但年轻的现代人明显的冷落了它。飘泊在外的乡人,归来时念叨着旧时光的那些日子,怀念那些虽然艰苦却温馨的岁月,顿时心生几缕乡愁。

而今,乡间的日子如同开花的芝麻节节高。乡间的柴丛似乎被人遗忘,疯狂地长着,这山连着那山郁郁葱葱。那些曾经被柴火、柴灶、炊烟、灶公菩萨温暖福佑的日子,记忆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陈朝英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