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7/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永久的父爱
发布时间:2019-07-10

身处太平洋彼岸的我,只能遥想远在家乡的老父亲,他的神态,他的业绩,他的父爱,一幕一幕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老父亲90高龄,现在住在临安社会福利院,不会走路,坐在轮椅上或躺在床上,大多时候尚能自己吃饭,但需要戴上一个围兜。听力基本丧失,说话模糊不清,思维也不是很清楚,但看上去精神矍铄,气度不凡。每天看看电视,偶尔看看报纸,还喜欢品尝人间美味,口福还是不浅的。有好吃的东西,喜欢与人分享。不过,护理员说,最近他很喜欢称老大,有点醋劲,什么事情他要优先,有时不如意,还要耍小孩子脾气,摔碗,拍桌子,是个非常可爱的老爷子。

别看老爷子现在这般模样,当年可是祖国至上,工作为王,意气风发,大有作为。他生活与工作在绍兴水乡、西湖岸边和千岛湖畔,一生与淡水渔业打交道。他读书不多,文化不高,但实践经验丰富,是有名的淡水养殖专家。最大的亮点是出国援外。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一直到八十年代,作为养殖专家,奔赴亚洲、欧洲和非洲,足迹遍布地中海、尼罗河等山川大河。援助的主要是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比如阿尔巴尼亚、利比亚、苏丹、阿富汗等国家,援助这些国家开发淡水养殖,援助的项目主要养殖罗非鱼。老父亲累计出国在外时间近十年,以致于我们小时候常常见不着他。可他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产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牧渔业部的嘉奖,还被评为部级劳模,同时也得到了所在国百姓与官员的好评,直至受到总统的接见。

那时的父亲一心扑在工作上,是个“工作狂”。但在生活上是慈祥可亲的,对我们姐弟三人都很关心,没有传统中的那种“严父”的模样。有一件事情特别记忆犹新。1984年,那时我在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系本科毕业后就紧接着上研究生的第一年,刚从国外回来的父亲在出国人员服务部买了辆高质量的永久牌自行车送给我,奖励我考研成功。当时服务部在朝阳区,而我所在的学校在海淀区,两者离得很远,已不再年轻的父亲硬生生的花了3个多小时半骑半推地挪到校园,把车送到我的手里。这辆永久牌自行车女式车型,铮铮发亮。可那时的我还是自行车盲,父亲不顾劳累,就随即带我去操场扫盲练习。他扶在我的车后,随车奔跑着,气喘吁吁的,一圈又一圈,一直到我骑得顺畅了,才偷偷地放手,可胆小的我回头看父亲放手了就慌了,摔了一个大跟头了,头上留了一个伤疤,记录着父爱的印记!

那时的中国,自行车还是三大件之一,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从那时起,我骑着这辆带着满满父爱的自行车,穿梭在校园内外,首都的大街小巷,上课,做实验,听报告,会朋友,看风景,直到1987年研究生毕业。

而后,这辆自行车又随我去了浙江大学开始教学生涯。骑着它,去杭州的各个材料研究机构进行学术交流;骑着它,去杭州大学托福培训中心强化英语;骑着它,去会见杭城各处的亲朋好友;骑着它,穿越了杭州的西湖,钱塘江,还有大运河,饱览了天堂美景,成了我的得力助手,伴随我度过了美好的时光。

一直到1990年离开杭城去加拿大留学,才告别了我那个心爱的永久牌自行车。从加拿大又到美国近三十年了,虽然那辆车现在已不知何处,但是父爱却是真正的永久牌!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冯建雅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