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7/2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粗粝的生活
发布时间:2019-07-08

高速高铁,天宫蛟龙,信息网络,4G5G……今天的社会,无疑是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高度发达的社会。在想,社会发展了,物质水来提高了,这个社会中的普罗大众,该拥有一种什么样的生活?“走卒类士服,农夫着丝履”,要知道古人一旦日子好过些,也就想着在衣食穿着上,讲究讲究。那么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讲究出来的?细节就不说了,笼统一点,就称之为精致的生活吧。

精致,暂且不论这个词汇信息的所指与能指,单从字面理解,应该是精巧细致,精美工巧。再与生活这个词结合起来,不外是有情致,有情趣,很美好的样子。所以所谓的精致生活,是不是可以解释为精美精巧有情致很美好的现代生活。这样的生活,理所当然是当今社会极大多数人所向往的吧,有情致,有格调,类同于古时的贵胄之家。

而我,对这精致生活,虽然心中也有向往之,但更多的,却是心生的惶恐,还似乎隐隐担心,担心这精致生活果真有朝一日的来临。为什么?或许,是害怕适应不了精致的情境,担任不了精致生活的主角吧。

一说精致,我会莫名想起红楼妙玉的栊翠庵,精致的诸众走进了庵中,得到了极为精致的款待。这款待的精致不说别的,单说妙玉用于招待的茶水,其中贾母给的是旧年蠲的雨水,用成窑五彩小盖钟,黛玉用梅花雪,茶器是点犀,宝玉是绿玉斗。各配其置,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是不是够精致的。而最上层最体面的贾母,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把自个喝剩的半杯茶赏给刘姥姥喝了。而刘姥姥呢,果真接过茶钟就喝了。这样一来,害苦了这个叫成窑五彩的稀有茶具,因为它被村妪的嘴巴碰触过了,立马由罕见精器蜕变成为了浊物。再也,担任不了精致生活的一个道具,回不到至精至洁主人妙玉的身边。也就,不得不接受被唾弃的命运。从中是不是可以看出,上层贵胄的精致生活是容不下刘姥姥的。那么,就算今后精致生活如水浪般漫卷平民之家,挟裹万众,也挟裹我,从此遍地精致,人人精致,处处精致,可是只怕我还会忍不住想,届时的我,会不会将是精美场景中的某姥姥。

也就不多说精致生活了吧,还是说说我的心思吧。多年以来,在我隐约的想象中,有这么一个场景:一间小屋,可以仅有一层高,可以没有抹刷墙面,裸露着砖坯,坦现着一道道在流淌过程中已然凝固的混凝土渣粒,还有墙头细微的裂缝。小屋可以只有一个小窗,窗棂间可以没嵌玻璃,糊着窗纸,也就涂了水油的江南桃花纸吧。可以只有一道矮门,原木做成的门,可能已经很旧了,木面上或许有着细密的虫洞,还有火燎之后遗留的黑渍。门楹的书联还是要有的,褪色的红纸,雨淋之后散淌着的墨渍,或浓或淡,字还在,摇戈的梅花小隶,写的是“赤足追夸父,蓝缕看桃花”,也可以是“草木择地生,禽鸟顺性飞”,甚至是“近种篱边菊,秋来未著花”,等等。

而屋前,必须有个院子,一围篱笆墙,篱笆上爬着茑萝或牵牛,而墙角,站着一两株绿树,或枣树,或梅,也可以是紫薇。院场的中间呢,不是浇固的死地,必须是活的,掊着土,这土是新鲜的,黝黑的,散发着肥沃的气息。泥地当中,有条小路,可以是鹅卵石铺就,袅袅曲折。也可以砖石砌一下,一条便捷的小径。当然也可以只是脚板踩出来的,把泥土踩实了,成塍成埂,或卷或舒,或扬或抑。

我,或许还穿着我所喜爱的绢纺长裙,或许亚麻布衣,也或许是一身打了补丁的灰黑色妪服。我的眉川平缓,或者叠雾拢云。我的手背平整,或者松摺苔痕。我的步履轻松,或者脚步蹒跚,甚至来个踉跄。

当然,也可以顶笠衣蓑,趿上双破胶鞋,来到院地里,蹲下身子,轻轻地拔弄着泥土,埋几颗瓜籽,扦下红薯的藤秧,再育一块小菜,上海青,或者油冬耳。

摘一个南瓜,辦得两棒玉米。平素的早餐,也就是掺着南瓜丝的玉米糊。端着个粗瓷大碗,坐在漏檐下,“滋溜”一声,日月绵长,峰回路转。

可以搬个石磨来。被人丢弃的旧石盘,滚落在小路旁,水沟里。请几位好力气的汉子,用一捆旧麻绳,缠上磨盘,绕起圈,绑起来。或许哪位膀大腰粗的汉子,“嗨”一声,就把石盘扛在了肩上。就好像,《巴霍巴利王》中年轻的王,把整个湿婆石像扛了起来,挺了壮腰,迈开阔步,昂首行走。把石磨摆在小院的一角吧,小心,别压着我青青的菜苗和豆秧。黝黑的石磨,磨槽历历,一定是数十年前被石头匠人一双粗粝的手一锤锤敲琢而成的。把泡胀的豆子递进磨眼,转动磨盘,从鱼肚白的晨色中开始,一圈又一圈,以石质的声音迎接枣树紫薇花的醒来。然后,抱来柴火,塞进灶膛,打火点上,看着从小火苗的扑闪,到灶火红旺旺地燃烧。在一口大铁锅里,煮浆,点卤,捣动豆花,直到豆香味扑鼻而来。一碗石磨豆浆或豆腐脑,一定是昨日的滋味,细腻芬芳,恍如隔世。从此,以日升月落为时序,远离刻表,远离机器,做一个日起而作,日落而息,并且自给自足的小农人。

如果来了客人,我的孩子们,或者远道而来的年轻人,在小院里坐不下了,可以来到院外,那里一定是旷野,是风涤荡水潋滟的高旷山野。要是白天,抱来枯枝萎竹,生堆篝火吧,大家围火而坐。你们唱歌,你们跳舞。群山为屏为障,你们在宁静如水的夜空下青春蓬勃,放肆喧哗,豆蔻梢头,娉娉袅袅,情窦初开,燕侣莺俦。

而我,就让我独自躲在一方旧帘下面,静静地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欢歌笑语。

也有人和我一样的想法,比如我的两三好友。说有时也会向往着朴素与粗粝,愿意回到解放前,回到改革开放之前,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心甘情愿地接受粗粝,甚至被粗粝。

那么要是可能,就一起住进来吧。只有一间小屋,只有一门一窗,一角漏檐。为了友聚,我还得再植株茶树,不是绿茶不是红袍,是苦丁。待茶沸了,一人坐一把破藤椅,一人托一个小盏。看盏中叶如孤舟,艄公摇橹,而汤汁黄亮,暗香邀月。拂沫,去浮,然后一点点抿取,从深苦中得来的幽甜。

写了一上午,就这几行字,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其实呢,我生病了,病着有些天了,吃了药片,这药里有麻醉的成份,令人昏昏沉沉的,以致这所思,总是明明灭灭的,所写,也就扑扑闪闪的。正是我这由于久居城市得到的毛病,促使着我想象着那样的一处僻静地方,那样的一种,不同于眼前的生活。

想象的,有可能吗?

有的事情,说不定会从臆想开始吧。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张爱萍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