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9/24℃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阿爸往事
发布时间:2019-07-03

今年是阿爸诞生一百周年的日子,他离开我们也有二十多年了。

阿爸三岁死了父亲,为了生计,阿爸七岁给人家放牛。每天都是房东把阿爸抱上牛背脊上,十三四岁当大人使唤。他挑长担、撑竹排、做壮丁。十六岁去青山研里给地主做长工,从小饱经人世间的辛酸苦辣。

阿爸起先的房子是二间草披。日本鬼子进村时烧了我家房子,无奈阿爸只好住在堂兄弟家的房子。这房子是五间四厢走马楼。连我家一共住四户人家,村里人叫这房子为豆腐店。那时候还没有电,楼梯又高又长,阿妈一手煤油灯,一手抱小孩上楼。阿爸忠厚老实,待人真诚。有二个小叔叔,年纪和阿爸相仿,他们老实巴交,通常是阿爸领导他们,有事找阿爸商量作主。阿爸和叔叔经常一起做长工、撑竹排。

阿爸阿妈在我们的印象中,是和谐恩爱的。阿妈是急性子,虽然阿爸不算内向,但是阿爸时常求和,一但阿妈有脾气,阿爸会谦让。阿爸更多的是管外场,在缺衣少穿的年头,阿爸必须用力气来支撑这个家。

由于阿爸力气大,人憨厚,当了多年的生产队长(组长),后来到大队当了党支部委员,兼任林业专业队长。我们大队有几千亩荒山,专业队的主要工作就是消灭荒山,种上杉树和茶叶,所以阿爸一生和杉树、茶叶有了不解之缘。

那时候队长这个“官”,不是凭嘴巴讲讲能行,都是硬邦邦的活做起来,大家才能够服你。阿爸带领的专业队,都是一些上年纪的老人和妇女,是二等劳动力。阿爸的带头苦干,引领了大伙干起活来一点不逊色于好劳力。劳动中你追我赶,他们开劈荒山,种上自己培育起来的杉树和茶苗,一年一年循环往复,刚栽下的树苗只有筷子那么粗,几年下来,看着树苗长得快,这些队员很欣慰,干活的劲更足了。每年采茶叶的季节,是阿爸最忙碌的时候,亲手培养起来的茶叶,又是大队主要的经济收入,高兴重视程度不言而喻。从鲜叶过秤到干茶,阿爸亲力亲为。在称青茶叶时,时常看到他弯着腰捡起一粒粒茶叶,他说过“一粒茶叶犹如一粒米一样珍贵,丢失可惜”。成品茶制作后,阿爸用双轮车拉到横畈供销社去卖,捧回现金交给大队出纳。几十年后的一次“一批双打”运动,有人提出要查一查阿爸的经济账,结果一分一厘都不相差。阿爸的清正廉洁赢得干部群众较好口碑。在大队阿爸是一块响当当的牌子,1982年阿爸被评为临安县劳动模范,1983年当上县人民代表,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共产党员。

阿爸也得到组织上的厚爱。去参加各种会议的时光,是阿爸暂时可以歇力的时候。那年去福建厦门开林业会议,带给了我们姐妹一人一只香蕉,这香蕉的美味,现在想起来还回味无穷。还有一次去金华开会,会议结束后,去火车站乘车,结果让小偷把车票和钱都扒走,急得阿爸团团转,找遍全身只找到一张会议通知,检票员看看阿爸人老实,不像骗子,就破例让阿爸上车。

阿爸白天为村集体的事有操不完的心,收工时又得去砍家里的烧饭柴禾,由于家里人多,还养猪,柴禾十分紧张。因为女孩子多,砍柴不是她们的强项,阿爸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挑选好柴,通常是眉毛胡子一把抓,一担柴禾有四小捆组成,冲杠是活树,半个钟头功夫一担柴砍好,砍掉地方有半只山,份量有三四百斤。家里柴烧得很“新鲜”,即使这样还是会有上顿没下顿。

在劈山造林的艰难岁月里,阿爸中饭都要带上山吃,阿妈做好饭让姐姐送上山,由于山陡,水源在山脚,为了节约时间,阿爸顾不上洗手,用点茶水冲一下就吃饭,一撂下碗,阿爸顾不上休息一会就埋头干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的活计来。阿爸穿的雨鞋,用稻草代替鞋垫,鞋的尺寸买的比实际脚码要大,稻草脏了湿了可以随时随刻换一换。这双是劳动专用鞋,这样的鞋子不知道穿破了几双。

若干年后,阿爸亲手栽下的树苗已成参天大树,郁郁葱葱的茶园一望无际,荒山消灭了,集体经济也慢慢好起来,他很是欣慰。当遇到有人破坏森林的情况发生后,阿爸非常心疼。会立马通知上级部门,查个水落石出。

阿爸喜欢喝茶。水是沸的,心是静的。一辈子做人就像喝茶。他喜爱劳动,不张扬,默默无闻,做事是一生的追求。人生因低调而圆满。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盛依祥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