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9/22℃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古塔、黄狗桥与月亮塘
发布时间:2019-06-26

临安县(临水县)古县治“高陆”近郊(现高虹镇活山村)一山曰“塔山”,塔山上有一处古塔遗址,现存残砖断瓦。此塔建于什么朝代?为什么建塔?此塔又毁于什么时间?是否有过“重建”再毁?草民无能考证。

不过,从临水县周边的老旧治所在地看:凡县治近郊山上,都建有标志“县治”的“县塔”,如原余杭县,原于潜县、原昌化县旧县治的“县塔”依旧如古。

有人说:旧临安县的“县塔”在临安,不就是“功臣塔”吗?其实不然:“功臣塔”始建于公元915年,与钱镠立“吴越国”后建“功臣寺”为同时,这应该是为纪念表彰为创建“吴越国”有“功劳”的功臣们而建的纪念塔——佛塔。而临安县始建于公元211年,迁移“县治”于临安西墅已是公元1262年的事,此时,功臣塔已建近350年了。由此可证:“功臣塔”不属于标志临安县县治的“县塔”。

既然“功臣塔”不属临水县、安国县、临安县“县治”标志的“县塔”,临安城近郊他处又无其他旧塔址,那么高陆近郊塔山上的原塔址上的宝塔,会不会就是标志临水县、安国县、临安县“县治”所在地的人文宝塔呢?

但考证,现存塔址的残砖碎瓦属明代的材料。那会不会由于历史悠久,原“县塔”倾倒了,而明代在原县塔址上重建了一尊“文风塔”呢?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临水县古人为醒目标志临水县县治所在,于临水县古县治高陆近郊(现高虹镇泥马自然村)的“塔山”上修筑了一座人文塔,继而临水县风调雨顺,百姓安康。

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因临水县(临安县)县治搬迁于临安西墅,高虹的古塔由于长年失修,倒塌了。

说来也怪,自古塔倒塌以后,塔山脚下的仇溪河水便经常泛滥,溪水淹没庄稼,冲毁农田,弄得高虹仇溪流域的百姓怨声载道。

究其原因,懂“风水”的人说,原仇溪流域风调雨顺是因为塔山上的人文宝塔镇在了仇溪这条水龙的三寸颈上,仇溪水龙无法兴风作浪,如要盼得太平世道,须在塔山上重新修塔。于是乎,仇溪流域的百姓捐钱赠物,泥马村的男女老少排队把修建宝塔的青砖传递到塔山顶上重建了人文宝塔。

宝塔修好了,仇溪流域的百姓又过上“五谷丰登”的农家生活。

话说泥马有户“吴”姓人家,起先并不发达,但自古塔倒塌后,他人遭殃受穷,而吴家先人在塔山上选址建了一座墓,吴氏就发迹了起来,其子孙有及第“进士”在朝廷做官的。如今宝塔修好了,吴家反而招来了接二连三的不幸,且人丁大减。

吴家请风水大师看“风水”,大师说,重修的宝塔“塔身”镇住了仇溪这条水龙,而宝塔的“塔魂”也镇住了吴家葬在塔山上祖先坟墓的风水,故而致使了吴家遭遇不幸,须解风水,办法只有一个,只能配弓建造拱桥,让“拱桥”恭请镇住吴家风水的“塔魂”离开。

原来塔山上的宝塔尤如一支箭,建一座拱桥尤如配一张弓,利用弓的“灵魂”把箭的“灵魂”射上天,那么原先吴家祖先发迹的风水也便复原了,同时,因“塔魂”不附塔体,也不会影响“镇龙”塔身的功能,真是两全其美的事,于是便有了塔山脚下仇溪水上由吴氏家族投资建造的“拱形黄狗桥”。

何以取名“黄狗桥”?

传说,还未命名桥名的“黄狗桥”建造竣工的那天晚上正是农历月半,出现月食现象,月亮从满月到半月再到眉月,最后伸手不见五指,吴氏家人和村民纷纷猜测:月亮或已被弓箭射落掉在我们泥马了,或月亮被传说的天狗吃掉了?

在中国人的眼里,黄为尊色,天狗也便是黄狗了,“黄狗桥”的命名水到渠成。为醒目标志此桥为黄狗桥,建筑师随后便在拱桥护栏的柱头上雕刻了一个个鲜活的黄狗头像。“黄狗桥”便由此得名。

弓箭射月,月亮已掉在我们泥马了!人们欢呼雀跃。为纪念这一特殊的天象,随后的日子里,吴氏家人和泥马村的老百姓便在吴氏祠堂前选址挖掘修建了三口形如满月、半月、眉月的水池,命名“月亮塘”。一来可方便泥马百姓用水洗涤,二来为着实纪念这特殊天象。

不知道又过去了多少年,塔山上的人文宝塔又倒塌了,黄狗拱桥已改造成平坡桥,且护栏上的“狗头”不知去向,原三口月亮水塘,现仅存一口半月的月亮塘,只有它成了临安区文保单位。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陈达力 周治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