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4/22℃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绩溪与昌化
发布时间:2019-06-25

地处皖南的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绩溪,是古徽州府六县之一,其与外省的交界接壤,除了浙江昌化,别无他乡。

绩溪与昌化同处黄山、天目山交汇地带,山区丘陵的地形地貌几乎一致。

绩溪的水,多以“溪”命名,大大小小几十条溪流,汇聚新安江后,便浩浩荡荡走向钱塘江。昌化的水也都称“溪”:竹溪、桃花溪、后溪、晚溪、顺溪、新溪、奥溪、历溪、紫溪、双溪、沈溪、梁溪、蒲溪、茄溪、柳溪……合并于分水江后,同样汇入钱塘江。故绩昌两地同属一个钱江水系。

绩溪的疆域面积与昌化差不多,一千多平方公里,单独设县均始于唐朝(昌化比绩溪略早几十年),历史一样悠久。两地的民居都为徽派建筑风格,枕山抱水、坐北朝南。那种粉墙黛瓦、高墙小窗、明堂天井、中厅厢房、厨房厕屋、四水到堂的营造格局几乎一样。

绩溪与昌化山水相连,鸡犬相闻,一座清凉峰,一半在绩溪,一半在昌化,同时被浙皖两省列为国家自然保护区。

绩溪昌化民风民俗基本相同,生产生活用具和劳动方式如出一辙,就连吃饭穿衣、聊天作客的格调也如一村……

正因为绩溪与昌化有诸多的相同相似,相关两地的风土民情故事,也有共同的出处和渊源。

紫气东来

绩溪昌化两地的分界点都在山岭,由水的流向决定,西向流域属于绩溪,东向流域属于昌化。若将这些界点连结起来,就是一条长长的“分水岭”,一条绵延百里的绩昌界线。

古代昌化经济略胜绩溪,至少生产生活能自足自给,因而昌化人很少离家外出谋生。而绩溪不同,荒山多于平地,溪沟盛于良田,地薄人多,稻粱不丰,因此不得不离乡背井,去寻找新的生存空间。

绩溪人以勤劳节俭著称,吃得起苦,任劳任怨,自称“绩溪牛”。“生在绩溪,前世不修,十三四岁,往外一丢”。从少年时代开始,他们就要掮负起生活重担,背上行囊,系上盘缠,跟随祖辈,踏上征途,除了读书做官,外出经商是最好的出路。

绩溪人离家远行,不往西不往北,只往东。在他们看来,东面有广阔的天地,有庞大的市场。事实正是如此,富饶的杭嘉湖平原,辽阔的吴越大地,名扬天下的苏杭,以及这一带密集繁华的城市群,不都在绩溪的东面吗!况且,比之信、饶、洪诸州,甚至安微本省的安庆合肥,长江三角洲的都市要近得多。

古代的风水论也支持绩溪人向东,太阳从东方升起,“往东额角头亮”,“紫气东来”是也。“紫气”是皇家之气,是亮丽之光,是祥瑞之云,“紫禁城”就是皇家宫殿,只有往东,才会沾染“紫气”。

杭州是绩溪人东进的第一选择,毕竟是南宋皇城,世界上最华贵的城市,人间天堂。绩人胡雪岩,就是在杭州发迹富可敌国的成功典范,多少人把杭州当作梦寐以求生发奇迹的地方。

绩溪人往杭州,除了从水路新安江走,陆路有二条,远一点,绕道屯溪过昱岭关入浙;近一点,从伏岭、龙川,翻山越岭至马啸向杭。两条陆路都必经昌化,而后过於潜、临安、余杭而抵杭州。

“昱岭关”乃浙皖屏藩。一个“昱”字,太阳在上,人立其下,照得满身明亮。绩昌交界之山脉,皆称“昱岭”,“昱岭”即是日光照耀之山岭,过昱岭而向东,则吉光普照,紫气东来,一路顺风也!

一个叫“荆洲”的地方

翻阅地图,昌化与绩溪相邻处,有一个叫“荆洲”的地方,属绩溪管辖。这个地方除了山珍野味,还出产一种名贵的家猪——“荆洲黑”。这种猪全身黑色,体型适中,百草皆食,且抗病力强,出肉率高,精肥适度,肉味鲜糯,很适合农家饲养。昌化人很喜爱“荆洲黑”,上世纪八十年代前的百年间,家家户户养的都是这种猪。荆洲人知道昌化人的爱好,年年把小黑仔装在竹笼子里,肩挑或车载送到昌化各乡。昌化人一听小猪叫声,知道“荆洲黑”来了,便出门围着竹笼,看中哪一只,就把手伸进笼子,捉住小猪后腿,把它拎出笼外,放地上,再瞧瞧是否活泼健康,中意了,便过秤付钱。昌化人大都是先知道“荆洲黑”而后才听说荆洲这个地方的。

其实,荆洲这地方,历史上一直属于昌化,老年人不会陌生,那时叫“十一都玉山乡荆洲庄”,昌化有一千多年的管辖历史。至民国十八年(公元1929年),县界部分调整,才被国民政府划给绩溪县,曾改名叫“九华乡”,1949年解放后,恢复叫“荆洲”,仍是一个乡。

荆洲风景极佳,青峰翠峦,芳草如茵。一条清澈的荆阳河穿越,两岸村落如古璞。这里冬寒早雪,夏凉宜人,常年平均气温只有十几度,是炎夏避暑养生的最佳港湾。因荆洲地处深山边寨,鲜为人知,虽有游客涉足,但远未到“纷至沓来”的地步。

据说,最早发现这块盆地并给取名荆洲的,是桐庐人何栖凤,南宋咸淳年间(公元1265-1274年)他在昌化当县丞(辅佐知县的副职),主管本县文教、钱财进出等事务,之前他在绩溪做官。何栖凤离开绩溪赴任昌化时,走的不是“伏马古道”,而是竹岭界磡。当他翻越山岭下坡时,发现这里一片翠峦秀谷,山泉水草。纵横的溪壑边,荆棘丛生,灌木茂盛,洲渚杂花生树,飞鸟鸣禽,且环境清幽,一尘不染。何栖凤被这处“别有天地”的景致所陶醉,认为此处“国治可安耕,世乱无兵燹”。在昌化任职的几年中,他数次莅临考察,流连之余,欣然写下“荆洲”两字,并把她标上昌化疆图,意为“用刀锄把草木覆盖的处女地开垦成芳洲”。

如今之荆洲,人烟稠密,千灶万丁,所到之处,丘丘麦田,青青茶园,密密竹林,一片蓬勃生机。所产的山核桃,高山绿色蔬菜,正源源不断向外输送。“荆洲”早已成名副其实的深山绿洲,被誉为“云林深处的桃花源”。

徽杭古道

这是一条古代的徒步小路,原本是从安徽的歙县或屯溪出发,经三阳坑,穿昱岭关,然后过顺溪、祝川、车盘岭、横溪桥,再转向大明山,往蒲村、坑口、河桥、景村、牧亭、龙门桥、洪家、甘鸡岭、玲珑、临安、余杭,最终抵杭州,是徽州人贩盐运茶、推销山货走出来的偏僻商路,也是昌化人常走的乡路。抗战时杭徽公路被切断,这里成为秘密运送紧要物资的通道,被称作“抗战小道”。如今,这条古商路早被鳞次栉比的新村高楼淹盖了,被现代公路取代了,剩下的零零落落、断断续续的虽然还有,但都在田畈中,山脚边,或淹埋在乱石荒草中。它的存与废,于现代人毫不相干了。

而今被驴友吹捧为“徽杭古道”的,不是上述这一条,而是指从绩溪伏岭出发,经鱼川、下雪堂、兰天凹,而后进入昌化浙川、马啸的一段山路,因这段山路曲折崎岖,路上既有迷人的风景,又有历史文化遗迹,很得青年驴友徒步观光的青睐,被媒体三番五次地追逐和七吹八捧之后,竟成了继“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后的神州第三条著名古道,为全国十大徒步观光古道之一。其实,它不过是从绩溪伏岭至昌化马啸的一条山岭,称“绩昌古道”还差不多,或者干脆叫“伏马古道”更名副其实。

但既然生米已煮成熟饭,已经吹出名气,我等也不必深究质疑,就顺其自然,跟着大伙一起喊它为“徽杭古道”吧。

这是一条盘旋在崇山峻岭中的羊肠小道,是一条荒草没径泥石交错久无人踪的樵牧山径,亦曾经是一条充满诡秘而颇显灵气的神奇商路。让我们权作绩溪人,不妨走一遭吧!

从伏岭始步开行,经鱼川上山,至“江南第一关”,海拔400米。当走完1400余级石阶,气喘吁吁之际,抬头一望,“江南第一关”赫然在目。只见四块大石条横空飞渡,右边山岩为壁,左边叠石为墙,条石就搁架在山岩与石墙间,沧桑、简古,有着与众不同的格局。石门当关,仿佛凌空驾虚,路人行此倚门而立,耳旁山风猎猎,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当年太平天国李世贤率军于此,赞为天险,而英王陈玉成就是从这里入昌,攻入杭州。

“江南第一关”作为古道上的一处遗存,与危崖青峰、深壑酷石组成一道关隘,平添几分畏颜。

第一关之名,据说是明朝兵部尚书绩溪龙川胡宗宪所题,他在杭州任要职时,经常从昌化取此道回家,后人将他手书刻于石门,遒劲的字迹仿如关堞的眼晴,俯视着深山古道往来行人。

过“江南第一关”东不远,路边有石垒窑堡似的建筑,古朴苍凉,说是“二程庙”。传是民国初年,有绩溪人程灶起、程瑞湖结伴去杭州经商,途经此处遇狂风大雨,两人躲雨崖下,不料暴雨引发山石崩塌,两人当场毙命。族人悲痛之余,就地取材,筑石为“庙”,以寄哀思。后来,凡商旅之人途经至此,得知庙之来历,皆结草为香,献于二程,一为祭奠,二为祈求保佑一路平安。

过黄茅培,即达一个叫下雪堂的村庄,在此补充粮水,稍事休息,然后继续前行。当艰难地走完一段陡峭险路,筋疲力尽之际,就到了海拔1000余米的兰天凹。此为“伏马古道”最高处,亦为浙皖分界点。眺望四周,层峦叠嶂,云烟飘渺,山谷间有一片大草甸,犹如湖泊。远处清凉峰,雾锁烟笼,莽莽苍苍,一派威严气象。清凉峰号称浙西屋脊,有媒体多次报道,驴友在此迷路失踪甚至丧命,可见清凉峰的错踪与凶险。

四月兰天凹,春寒料峭,冷风袭人。这里为旅途节点,数家餐馆客栈占驻此地,既有绩溪人开的,也有昌化人经营的,但不看招牌,难分你我。有店老板说,近年来,大约几十万人从这里经过,平均每年五六万,双休日人多时,吃住无法接纳,搭在露天的帐蓬,多得象大蒸笼里的馒头。

过了兰天凹,就是昌化境界,山路显得更为陡峭,石块铺得毫无规则,走着要十分小心。这一路,水雾弥漫,能见度七八米,树影山廓朦胧,看不清面目。偶有歌声响起,喊唱狂呼,震荡山谷,为沉睡的大山平添几分活力与青春。

当抵达昌化马啸乡,就算走完了实为“伏马古道”的“徽杭古道”。这条40余里的古商路,连结着绩溪与昌化,连结着安徽与浙江。遥想当年,昌化人在这里采药狩猎、驮柴挑炭,绩溪人在这里风餐露宿、策杖艰行,不都是为了寻找简单的生活吗?而今,这条路不再为生计谋,那些存埋于古道上的足印汗珠甚至性命,已成为历史风霜。时代翻新,当年千难万险为生活所逼的商途,今天却是驴友们怀古颂今追逐的时尚,山谷中宁静安逸但不富裕的村庄,亦成了背包族欣赏不尽依依不舍的风光。

据称,“徽杭古道”开筑于唐,成就于明,传说与胡宗宪有关。胡宗宪时任浙江巡抚,策马回龙川老家时,总把坐骑拴于昌化老乡家,而后在当地雇一向导,带一黄犬上路。

向导伴送胡大人直至伏岭才返路回昌。返程时,黄犬另僻蹊径,与主人分道,结果比主人提前几小时到家。向导猜想,聪敏之犬一定抄了近道。时过半月,胡宗宪探家期满回杭,在昌化老乡家取马,老乡告知古道尚有捷径可寻,胡宗宪听后甚感兴趣,要其探明。几日后,那位向导缝了一只布袋,盛满石灰,特意呼黄狗再次上路,至歧路岔口,把布袋缚于犬身,袋底戳一小洞,随后驱狗单行,结果,狗行路上画出一条长长的石灰线。向导循石灰线走了一趟,果然比原路近得多。昌化老乡把此事转告胡宗宪,宗宪大悦,决定筹款筑路。过了没多久,款项到位,立即要老乡牵头招工,当开路民工安营扎寨,胡宗宪便亲自过问,并派专人督查,直至路成。

“徽杭古道”,山路迢迢,几经铺筑,无不是绩昌两地人民之功劳。据《昌化县志》载,清末民初,十一都(今马啸乡)胡良祥、胡学汤父子俩,又捐资,又劝募,招民工劈山凿岩,历时五载,将竹岭打通,并路建凉亭,便利绩昌行旅。此义举经绩溪知事呈报上峰,安徽省长以“一乡善士”匾额褒奖胡氏父子。象这种修桥拓路的好事,绩昌边境甚多。

圣地小九华


安徽有九华山,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被誉为“佛国仙城”、“东南第一山”,历代诗家文人无不赞赏。而荆洲有小九华山,与马啸岭、荆洲岭交错相连,高约300米,因形势逼肖九华,结构特小而得名。

小九华三面环水,绝壁悬崖,中有平岗,上建地藏殿,相传地藏王在此落脚修行。地藏王亦为西域泊来之佛,崇拜者蜂拥,历史上朝圣者曾出现“一日十万之众”的壮观。

地藏殿隔溪不远,古木参天,浓荫蔽日之处,有“银屏古寺”,系宋朝昌化女“银屏”出家为尼所建的庵观,精致玲珑,古色古香。银屏庵四周风景极美,水瀑石浪,梯田茶园,堪比雁荡桃源。清康熙昌化学士章助偕友游小九华,写下赞美诗一篇,题为《荆洲银屏庵再过》:

高从百丈巅,俯瞰千层嶂。

水溅落银光,山合迴瓶吭。

左岩冲瀑布,右岩翻石浪。

中有崒嵂峰,亭亭锐兵杖。

屯云蔽林址,朔风蒸兰芗。

一至狎桃源,再至欺雁宕。

……

小九华“一天门”旁,溪水迂回盘曲,冲沙激石后,在此形成一湾清潭,名“铁斧潭”。昌化民间传说,很久以前,有玉山乡樵夫进山伐木,见溪水边有株陶罐粗的坚木,主干可作舂臼之杵,其上枝形状弯曲,刚好能作耕犁之柄,于是扬臂挥斧。谁料没砍几下,斧刃便崩了缺口,一气之下,农夫把斧子丢弃溪中,拂袖而归。谁知回家后,发现屋场躺着一根木头,正是他未砍下的那一株。他甚为奇怪,第二天一早,即进山寻斧,发现丢弃斧子处已成深潭,而潭中斧子毫无踪影。于是,后人就把此溪潭叫“铁斧潭”。

“铁斧潭”周围青山如列,潭水倒映着峰峦,寂静无声,坐潭边石上闭目神思,偶闻几声莺啼,仿如置身仙境。

小九华山中,尚有二处奇石,石锋如刀,劈天刺云。《昌化县志》艺文志有如此描述“……天隧地出一奇境也,而尤奇之奇者二石峰,一矗于右石厂,三叠而上,愈上石越大,远望如层楼复阁。一镇于前孤石,徒起百余丈,上锐而弯,中丰而屈,下圆而长。有草丛生腰罅间,如垂缨然,状如关公刀,故俗称关刀石……”

二石峰立于溪畔,倚天拔地,鬼斧神工,石锋上书有“万古不磨”四字,在兰天衬托下,更显神韵。

小九华名闻遐尔,已成佛教圣地,而今也是绩溪著名旅游景区,而它恰在昌化浙西大峡谷源头,有路相通。浙西大峡谷开发者,有打算把峡谷景点延伸至小九华,设想将其与大峡谷连成一体,打造成黄金旅游巨线。如果此计划能够成功,必将在业界引起轰动,也一定为广大游客所青睐。

“虎猫渊缘”

虎为百兽之王,威猛异常。但在动物学中,虎却在猫科名下。而在童话中,虎的本领都是从猫那里学来的。南宋大诗人陆游在《剑南诗稿·嘲畜猫》中说:“猫为虎之舅,教虎百为,惟不教上树,……”

绩溪毕竟是历史文化名城,有保存最为完好的古民宅、古祠堂、古书院、古牌坊;有保存最齐全的古族谱。除此之外,绩溪“邑小士多”,名人荟萃,尤为绩人自豪的“三胡”,光彩夺目,其身价之高,名气之大,影响之广,无人可攀。

所谓“三胡”,一是胡宗宪,明嘉靖十七年(1538)进士,初任浙江余姚知县,后升兵部右侍郎,曾统领江南七省,平定倭寇海盗之患,最终官至兵部尚书,是大明皇朝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

二是胡雪岩,大清帝国第一商人,叱咤风云,富可敌国,其在杭创办的胡庆余堂,名扬天下,妇孺皆知。

三是胡适,国学大师,五四新文化先驱,头顶36个博士之冠,创吉尼斯之最,民国时为北大教授校长,后至台湾任国学研究院院长。

高官,巨商,大师,象“三胡”这样的名流巨匠,不要说昌化找不出,即便全中国能挑得出几个?

但有学者考证,说明嘉靖年间,有一位昌化人,亦官至兵部尚书,他叫胡世宁,明弘治六年(1493)进士,初为推官,后升广西太平知府,又为湖南宝庆知府,再升四川巡抚,后调吏部右侍郎,最后官至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胡世宁文韬武略,气壮才雄,抵外寇,平内患,屡建奇功,其经历与命运和胡宗宪十分相似。胡世宁在朝廷为官37年,著作等身,且比胡宗宪早出道45年,胡宗宪作为晚辈,不过是步其后尘。

再说胡雪岩,小名光墉,十二岁时父亲带他到昌化河桥,在绩溪乡友家开办的作坊学做糕饼,最早见识了前店后坊的经商模式。河桥老街上有家“积善堂”药店,胡雪岩与父亲亦经常作客串门,目睹药店“货真价实”、“老小无欺”等匾牌。后来,胡雪岩发迹成名,在杭州创办胡庆余堂药店,挂出著名店训“真不二价”、“戒欺”,仿佛是“积善堂”药店之翻版,这与他少年时在昌化河桥耳濡目染,感悟摩仿不无关系。

而胡适,虽出生上海,孩提时却在绩溪度过,其就读私塾,启蒙先生恰恰是昌化西乡人。真是“说有关却无关,说无关亦有关”,绩溪与昌化这种微妙关系,有人半开玩笑地戏喻为“虎与猫的渊缘”。

百里河桥


绩溪人称昌化河桥为“百里河桥”。

一是绩溪到河桥刚好100里,沿徽杭老路走,约一天路程;二是在绩溪人眼中,河桥是昌化最繁华热闹的地方了,三江汇流,方圆百里,而且,一个“里”字有街坊里弄的意思,古代以“五家为邻,五邻为里”,“百里”即表示烟火千家,市井繁荣之景象。

绩溪古时属歙,单独置县的历史比昌化晚八十年。但昌化不少宗族却都来源绩溪。有“胡氏半条街”之称的河桥古镇,最为典型。据称,河桥的汪、洪、胡、潘、程等姓,均把绩溪奉为祖庭,往绩溪寻根问祖,年年不断。绩溪的“四胡”(龙川、紫金、遵义、明经),在河桥均有延脉,且建有自己的宗祠,祠堂格局、规模与绩溪无异。河桥汪姓,把绩溪“吴王”汪华视为太祖,祠堂大门还保留着“唐封越国三千户,宋赐义门第一家”的楹联,与绩溪汪家毫无二致。

绩溪人落户昌化,经商居多。河桥老街上的当铺、糕饼坊、茶糖烟酒、南北杂货、酱醋油盐、丝棉绢麻、竹木柴炭,大都是绩商所开。“无绩不成街”的古谚,在河桥得到最贴切的印证。难怪大师胡适先生说,没有绩溪人的地方一定是乡村,有了绩溪人后才变成市镇。

河桥街上有位叫江宏军的老先生,鹤发童颜。他14岁离开绩溪(真的是十三四岁,往外一丢!),在上海漂了两年,16岁到昌化,而后一直在河桥开店,如今90多岁了,店还开着。他八十年如一日,坚韧不拔,始终秉承徽商遗风,恪守孔孟之道,书写着绩溪人生意传奇。江老先生经历过抗日战争的硝烟,目睹了河桥兴衰,也许他是河桥最后一位绩溪徽商了。至今,只要一说到老家,江老先生那尚带绩溪的乡音,就有不尽的话题。

绩溪人虽说“寄命于商”,但也有“尚武”之风。这种风气在河桥有所体现。下阮村胡氏,据说属“紫金胡”,一直有练功的习俗。他们在河桥街上开办“崇武堂”武馆,收纳本族内外弟子习武练功。自清道光至光绪,从武馆走出的武进士、武举人以及因武功而授官封爵的不下十人。

说到武事,顺带一个小插曲。清时,有一绩溪商人,常在昌化一带做“赊参”生意。他背着大包参料,穿乡走村,送货上门,待东家吃了觉得好才上门收钱。一日,他行至河桥下阮村,见祠堂门口刀枪棍棒,拳脚翻飞,就站在旁边观望,伺机也上前拾起家伙玩弄几下。下院村人见有陌生人入场动刀枪,认定来路不凡,提出与其交手比试。绩溪商人以“不会武功”推辞。后来,下阮村人得知他是绩溪人,遂抱拳施礼,热情相待。一来二去,次数多了,相互熟悉了,绩溪人干脆找了一户人家长期住下,销参之余,与下阮村人切磋武艺,同练刀枪,显示出良好功底。绩商一住三年,交了许多昌化朋友,不仅推销了大批生意,赚了很多钱,还在下阮村造起了房子,最终把全家都迁到了这里。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潘观根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