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9/18℃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我的母亲
发布时间:2019-06-12

家母84岁谢世,老人家离开人世距今已有19个年头了。

生前养育子女6人,男4女2,我排行老大,今年已年及八旬有余。

母亲她5岁丧父,外婆家境贫穷,生活所逼,14岁童养媳进婆家,嫁给我父亲。家母虽目不识丁,一个普通农家女子,但贤淑明理,孝老爱小,肯吃苦,勤劳善良的优秀品格在我们儿女心目中留下了终身难忘的印象。

家母的一生除了孝顺照料祖母她老人家之外,可以说把全部心血都倾注到我们身上,她对子女不溺爱,很少打骂,而是把子女的爱深深埋藏在心底,母爱深深,平时她的笑纹因我们的快乐而舒展,她的双眉因我们的烦恼而紧琐。而我们正是在这种深沉的目光注视下一天天长大……。我们不曾忘记母亲奔波的脚印,不曾忘记她忙碌的身影,一件件平凡小事,一句句朴实语言,母亲身上的闪光点可学、可亲、可敬。

祖母受封建礼教影响,生活上待母亲十分苛刻严厉,可是母亲待祖母非常孝顺,除日常生活照料之外,在祖母患病期间,祖母晚年患的是疯毒之症,母亲每天除了一日三餐的饮食调理,还要用茶叶和艾叶水给祖母洗涤和换药,家母从无一句怨言,曾获得祖母的点赞。一次在母亲给祖母洗涤完疮口换上药以后,祖母对母亲说:“金妹呀!平时亏待你,你不要记心上,孝顺长辈是你自己的福份啊!”祖母对母亲的点赞,温暖了家母的孝心,也把好家风传承给了晚辈。

家母没有受过学堂教育,但她对文化有一种天然的膜拜。她自小嘱咐我要好好读书。听母亲说,在我周岁的时候,按民间“囡周”习俗,生日晚餐时分,母亲烧了一桌子饭菜,祭拜祖先之后,堂前桌几上摆放了稻禾、算盘、毛笔三样东西,母亲领着我去挑选,我的一双小手先去拿起了毛笔,全家人都高兴得拍起手来,认为这是孩子喜欢读书的吉祥之兆,是个好兆头。

家母不识字,但敬惜字纸。故凡书字之纸,看有文字的纸张就会刮目相看,她从不抛扔丢弃。路见有书字之纸,她都会一一拣回来放在一起,她常告诫说:书字之纸不可踏在脚下,不可坐垫,不得用有字书之纸如厕。这就是她老人家对文化的敬畏之心。

从我记事起,知道母亲含辛茹苦,操持起我家繁重家务。伴随母亲劳作一生,常用的工具是一只接一只的竹茶篮,用它采春、夏茶,用它养蚕采桑叶,用它拔猪草,用它挖春笋。

先说采茶。农时谷雨过后,到了采茶季节,只见母亲肩背竹茶篮天不亮出门忙着采春茶,傍晚才回家。进入采茶旺季,母亲会带着中饭,担两只茶篮采茶,晚上陪伴父亲把当天采来的青叶炒制成名曰旗枪的春茶上市。再说采桑。母亲每年通常要养一张至一张半蚕种的春蚕,从蚕宝宝收蚁,稚蚕的加温与选叶,以及壮蚕的稀座饱食和上簇加温。从头眠、二眠、三眠,蚕食用的桑叶母亲都从桑园地里采摘,一茶篮、一茶篮地扛回来。到蚕宝宝大起时,蚕食的桑叶量多了,母亲还用上了桑叶部一担一担地挑回来,小时候,我会常常去看母亲饲蚕,见壮蚕昂首蚕食大张桑叶时发出如下雨的响声时,感到十分惊喜。真如《大起》诗描绘的那样:

“盈箱大起时,食桑声如雨。春风老不知,蚕妇忙如许。”

拔猪草。母亲全年要养二头肥猪。一头商品猪,半年左右出栏,出栏前后要购回一头仔猪,称接栏猪。养到春节前杀过年猪用来自己享用。全年两头猪吃的青饲料一是靠一亩多田的花草(紫云英),母亲要赶在春耕大忙时节,把1000多斤花草及时收割到家贮存好,入秋之后猪的青饲料靠番薯藤,母亲要赶在农时霜降前收割到家。平时,母亲还得扛一只茶篮去田野地角采拔各种野草补充猪的青饲料。心想,难怪儿时农家家养的猪肉有如此清香鲜美之味,至今尚意犹未尽。

慈母手中线,儿女脚上鞋。家母除了白天劳作之余,晚上还要为一家老小忙着赶制布鞋。慈母不辞辛劳,又从不计较个人享受。曾听母亲说起,母亲婚后初期,家徒四壁的清贫,连一枚白银戒子也成了不可一得的奢侈品。然而,母亲从来就不曾引以为憾,偶而亲友间有刻意炫耀的行为,母亲也总是风淡云轻地微笑,那种超然物外的豁达,已达到哲学境界。

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侵略者不让我们过和平安定的日子,“七·七”事变后,日本鬼子大举进攻中国,家乡也处于危机中。1944年冬,抗日军运频繁,家父由于接二连三地被拉去送军粮、挑兵担,最后一次兵担从临安挑到於潜一都,往返上百公里,一路上饥渴挨冻,惊吓连连,家父积劳成疾,一病不起,连续两周不思饮食,年仅42岁离开了人世。

家父病故,祖母也早父亲一年前逝世。本来家境就不宽裕的家庭,家道中落。虽然家庭生活拮据,但家母还是千方百计供给我上临安县城读完小学高年级。她常说,我亲生父亲就只我一个儿子,无论怎么苦也要让我读完高小的学业。当母亲知道我高小毕业获临师附小全班第四名的毕业成绩而感到由衷欣慰。

两年后,母亲为维持生计,按照农村的婚俗,招夫养子,经人牵线,后来与继父成婚,生育多个弟妹,生活在饥饿与温饱线上,阿英妹妹和建生小弟就因家境太苦而自幼抱给别人家抚养。后来听到阿英妹妹在别人家里吃苦受虐待的情形,家母也不知多少次流过心酸的泪水,我看着母亲伤心处,也多次为这一份亲情的伤害而感到十分难过。

1950年春荒,家里除了找葛根、蕨根和野菜之外,听母亲说,那时家里5口,5升8合米要吃半个月,比较多的是吃毛笋充饥。一天中餐,母亲煮好了毛笋煮米粥,当时年仅6岁的三弟青山,她嚷着要吃米粥,把饭碗里的毛笋一条一条往外拣,等毛笋拣完了,三弟饭碗里只剩一点点米粥,他就哭着向母亲要米粥,全家人心里一片悲凉。

母亲由于过劳和缺乏营养,晚年患有脊髓退行性病变引起腰屈背驼之症,影响她老人家的生活质量。今天,细忖母亲的形象在我的记忆越来越明亮,“母爱”这两个字值得我一生来感悟来报答。可惜自己对母亲的孝敬太少了。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卞良根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