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9/18℃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记忆中的临天桥
发布时间:2019-06-12

临天桥是我90年来走过次数最多的桥。1951年去西墅街地委干校学习,后来下乡去临北工作都经过临天桥。1990年离休后,每天傍晚我都与老伴在夕阳余辉下漫步走过临天桥。特别是临天桥和桥头三座亭子装上了霓虹灯,辉煌的灯光倒映在溪水中,与桥上的来往车灯,犹是童话幻境。我俩就在这的幻境中信步。我与临天桥结下了深厚的情缘。我曾写了赞美她的散文——《霓虹闪烁临天桥》,刊登在2000年10月29日《临安报》。

临天桥的前身,名叫思古桥,明万历(1578——1619)志书上就有记载。思古桥上建有萃翠阁。清乾隆五年(1740)洪水冲击后,思古桥保下来,萃翠阁被毁了。建桥400年来“时建时毁”。长期来处于“浅水涉溪、中水架桥、满水撑渡”的落后局面。

1933年的一起事件,也可说明这一点。1933年4月6日至7日,在私商茧行丝庄大老板杨维义和土蚕种生产大户潘兆藩、唐老三的策划和煽动下,不明真相的农民,烧毁了生产改良蚕种的东南蚕种场和西湖蚕种场,6日在锦城西门外,万人集会请愿,要求政府收回“临安县土蚕种取缔办法”,撤消跑马岗蚕种场和蚕业指导所。此事震惊了《申报》和省府军法处,10日凌晨逮捕了潘、唐等人后,为抢回被捕人员,西北两乡两三千乡民涌向锦城。当时,惟一能进入锦城的临天桥的桥板,已被省县军警拆除,不能过桥,又得停顿在苕溪北岸,与南岸军警对峙。这时,有个杨桥打锣人,打着锣,跳下苕溪,号召大家涉溪进城抢人。警方警告无效,即被开枪打死。从中可见1933年临天桥的模样。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重视、群策群力建新桥。1951年6月19日动工,7月24日建成了7孔石墩木梁公路桥。因该桥是临安城通往天目山的要道,所以命名为临天桥。1954年改铺三合土桥面,1972年重建5孔石台石墩石拱桥。肩负交通重任,厉行历史职责,为临安作出了贡献。改革开放,经济建设突飞猛进,临天桥面临着新的挑战,势必改建,2018年规划要建成了双向六车道、两旁还有宽畅的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的新临天大桥。也就是说南来北往,12辆车子可以同时并驾齐驱。桥面从原来的16米,拓宽到36米,扩大了2.25倍。大桥南端底下还有东西双向的小车道;大桥北端底下设有诗意的东西往来的人行漫道。新临天桥,人人关爱,6月初,尚未完全竣工,不少青年、老年就像观赏大型花展那样,兴奋地前往观赏。6月2日傍晚,我和老伴再次上桥,先睹为快,从桥南到桥北,从桥东到桥西,在我脑海里已经消失了桥的概念,她好像是足球场,是大型的车展场,是中国梦的梦境。在桥北不远处,我俩还看到31层产高楼群立。其中有一套是我俩孙子的新房。新桥建成后,我犹似感到我俩勤俭弄住房与孙子新房的距离也缩短了。相信正式通车之日,将是万人空巷。

观新忆旧、感概万千。临天桥啊,临天桥!今天的临天桥,不再是解放前“时建时毁”、“浅水涉溪、中水架桥、满水撑渡”的临天桥;也不是1954年的沙石、黄泥、石灰拌合的“三合土”桥面,而是用钢材、水泥与工作智慧、汗水铸成的桥面,是工程优质,固若金汤的“永固桥”!也不是过去的“神仙难造思古桥”,而是胜过神仙的当代人民会造的“创新”桥!今天临天桥的“天”,不仅是过去通往天目山的“天”,而是连接国际名城——杭州天堂的“天”,更是连接“一带一路”,通往全天下的“天”。今天的临天桥是为国内外人民造福的幸福桥!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倪银昌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