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1/18℃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做了董太太,也还是小仙女
发布时间:2019-06-10

21号下午在朋友圈发了登记结婚的动态,似乎挺突然的,有些很要好的朋友都瞠目,连连发私信来问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且是郑重其事考虑了许久的。

我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觉得这世界不够好,觉得生而为人真是糟透了,觉得所谓人间,真的没有值得到那样的份上。我花很大的力气把生活弄成喜欢的样子,是因为很清楚自己心里崩着一根随时会断的弦。

然而,做董太太这件事,很愿意全力以赴一把,和他穿情侣装,和他拍情侣照,和他用一个杯子喝水,和他睡一张床,和他分享我对别人不肯分享的那些可爱并且神奇的快乐,和他领证然后等将来哪天钱不那么紧张了工作不那么忙了的时候,办个酒席度个蜜月。

和他一起面对生活里所有好的不好的。

和他一起慢慢变老。

现在连做梦都会带他一起玩,东奔西突,横征竖战,上天摘星下地盗墓或者拯救世界。我把他介绍给了我梦里的朋友。

我跟他说,董先生,娶我这样神经兮兮满脑子怪念头的姑娘,真是辛苦你了。

就是《我们》里面的那个董先生。

就是弹吉他的那个董先生。

就是那个唱着唱着歌突然就忘词然后自己先笑得稀里哗啦的董先生。

就是那个从来不嫌我唱歌难听还给我伴奏的董先生。

我听他唱过《光辉岁月》。

我听他唱过《加州旅馆》。

我听他唱过《斯卡布罗集市》。

我听他像说书人那样讲过《水浒传》和《三国演义》。

我帮他搬过吉他。

我跑很远的路去看过他的演出。

我踩着高跟鞋穿过半座城市去他住的地方看他,霓虹闪烁的光里,聊很久的《红楼梦》。

我们一起追《名侦探柯南》,一起讨论情节、人物和线索,分析到底谁才是幕后黑手,有时各执己见、争到面红耳赤。

我很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二十岁?二十一岁?忘了。反正第一次见面肯定是在钱王陵园旁边茂平的出租屋里,我去看他们乐队做演出前的排练。

我的青春就是从那时候正式拉开大幕的,后来发生的故事,现在回忆起来都像电影里的一幕一幕,到处都是光怪陆离的颜色。

他有时候会突然很得意,说:我差不多是看着你长大的!

月月和麦秋问我到底是哪个董先生,我就这样如实地回答。

月月说:天啊!真好啊!

麦秋说:好什么好啊!现在才在一起,浪费了十几年的荷尔蒙啊!

大约是2012年还是2013年的时候,在青年路的麦地餐厅,和董先生吃饭时闲聊,说如果到六十多岁我还未嫁他也未娶的话,就一起生活,到农村去,三间平房,一方院子,几株海棠,几树蔷薇,然后肩靠着肩头碰着头,闲坐庭前看落花。

2014年,朴树的《平凡之路》唱响时,我写下一篇散文,回忆了大半个青春,把这个约定也写在里面。报上发表了以后,有好久不见的朋友看见,特特地地打电话来吼:你们干什么要约到六十岁以后?你们现在就可以在一起了!

然而那时没有在一起。

但是再几年以后,我们真的在一起了。比约定好的,提早了几十年。

2018年春天,他到城北来看我,一起吃了饭,然后聊《红楼梦》。

我从架子上搬下厚厚两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和他一起翻看。

他说:这个版本好!

这上下两册书,随身带了很多年,舍不得送给他,所以网上下单买了一模一样的,直接发货到他的新房子里去。

也就是现在我们的新房。

送给他的那套书,现在摆在他送给我的书房里。

后来老杨问我们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因为吃小龙虾。

2018年夏天,他到城北来请我吃小龙虾。

他请我吃一顿,我不好意思,就回请他一顿。

他又请我吃一顿。

他再请我吃一顿。

他又……

他跟老杨说,去年一个夏天,小龙虾吃到吐为止啊。

然后特别得意地摸摸我的头,说:好划算啊,几顿小龙虾就骗到一个老婆。

我也很划算,不但赚到了吃的,还赚到了老公,往后余生,我可以敞开肚子吃我爱吃的,不用心疼钱。

他的收入不是很高,但管我这点爱好还是绰绰有余的。

后来我千幸万幸的,是早早就带他回家去了。我妈挺喜欢他的,一直乐,好吃的好喝的搬出来招待。

没多久我妈突然过世,有人跟我说,前几天我在街上碰见你妈,她可高兴了,手舞足蹈跟我说女儿谈恋爱了,有男朋友了。

我跟我妈作了几十年的对,生了几十年的气,在她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到底还是办了几件让她放心并且高兴的事。

这不是妥协。

而是正好。

是生命对我们的慷慨。

登记的日子,是早就选好了的。

我选的。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周二,正好是二十四节气里的“小满”,天地万物至此日,初始盈满。

我觉得嫁给董先生,我的人生,大约也是初始盈满。

去年选这日子的时候我跟他说,倘若到了那日我们还像现在这样相爱,就去登记。

事实是,到了这日,比从前更相爱,拿着号码牌坐在走廊里等待的时候,简直要哭出来。

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爱情。

就是向往了很久的那种,不需要费力气、一脚踩进去就很踏实的爱情。

跟董先生在一起,日子过得俗气而快乐。

不要他买书,不要他陪我看演出,不要他和我一起听那些奇奇怪怪怪的讲座,不要他费心思设计什么浪漫。

只要他买花、买香水、买零食、买化妆品;只要他陪我看最八卦的电视节目和最无厘头的电影;只要他早晨叫我起床晚上催我睡觉白天监督我减肥;只要他记得帮我去物业取快递;只要他……

然后,他全身上下的衣服归我买,他每日要喝的茶归我煮,他记不住的事情归我记。

饭归他做,碗归我洗。

地归他扫,衣服归我洗。

登记前,他说把房子加上我的名字。

我没要。

我说,如果我们一辈子都是在一起的,那加不加都一样。如果中途分开了,那,我也不忍心分走你的一半房子,到时还得去把名字拿掉,无端端添两场麻烦,何苦来的。

我跟他说,我既做好了跟你一辈子的打算,也做好着哪天你突然后悔然后我们又分开的心理准备。所以,爱你归爱你,一点都不能妨碍我爱自己。做了你太太,我也还是小仙女。

所以,从前的生活仍旧是继续的,阅读、写作、看电影、追美剧、做稀奇古怪的梦、编天马行空的故事。

他把整间书房给了我。

他保证书桌上一定有鲜花。

登记前,回家拿户口本,我爸乐呵呵地就给我了,连日子都没问。

弟弟倒是问了一声的。

我弟弟是个很奇怪的人。

我有什么好笑的好玩的事情,都会在微信里跟他说,比如,今天吃小龙虾了。或者,今天董先生给我买礼物了。什么什么的。跟《西游记》里那些小妖似的,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屁癫屁癫去跟他报告。

弟弟觉得我活得太嘚瑟了,经常叫我滚。

有天,给他打电话,说最近准备搬新家,把钱花超了,不够用了,你打点过来。

他没叫我滚。

两分钟后,钱到账了。

过年过节的,我问他讨礼物,他也经常叫我滚。他说:过儿童节你也问我讨礼物?你到底要不要脸的?!滚!过520也问我讨礼物?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会给你买?滚!

但是登记结婚那天,没问他讨礼物,他自己凑过来问我要什么礼物,于是我就很不客气地问他要了个电视机。

他有次和董先生谈论我,谈得很开心。他说,哎,我姐姐这个人,很傻的!董先生一个劲点头,笑得像个小孩子,是啊是啊是啊!

我有种被宠成了公主的感觉。

不太清楚生活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生改变的,只记得从前活得很辛苦,特别辛苦,是那种拼了命想逃跑拼了命想挣脱的辛苦,是那种走在路上都想蹲下去嚎啕大哭一场的辛苦,我觉得我好像用狰狞的面目和冰冷的姿态跟生活打了一场很硬很硬的仗,然后才把日子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那天拿到结婚证,第一时间发微信给爸爸和弟弟。然后,弟弟发了条朋友圈,里面有一段话,是他写给董先生的:

致董先生:

与你相识十年有余,

你终于还是成为了我的姐夫。

高兴之余,也想对你说:

望你能永远容忍她偶尔的一些小脾气;

望你能始终满足她那些稀奇古怪的小爱好;

望你能认真倾听她对自己每个作品的滔滔不绝;

望你能守护她那一片童真;

望你能一直支持她的理想;

望你余生善待她。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危子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