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35/23℃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天目溪的渡船
发布时间:2019-06-05

渡船是什么物事?

什么叫渡船?渡船什么样子?现在小孩脑袋里全是空白。

什么是渡船呢?渡船是不发达岁月里送客人过河的工具。

渡船与其他木船大同小异。渡船身长十米余,宽两米左右,中间胖大,两头尖尖,后半段船身撑起一个圆拱状的船篷,船篷覆盖在船身上,可以为人遮挡风雨。船篷之下铺木板,这木板是睡觉的床铺。床铺下面做仓库,所有东西都塞在里面。圆拱状船篷前后两个出口,都安装了木门,晚上一锁就可以睡觉了。

前半身渡船的底部,也铺了木板,只是比床板要低得多。这里是客人和货物立脚的地方,撑船摆渡,使篙摇桨,全都在前边这块地方。船尾一小段也是露天,那里是炒菜烧饭支锅灶的地盘。还有发洪水要请船老二帮忙,船老二就站在船尾上摆渡。

渡船里昼夜不可无人。摆渡的是本村人,他就独自睡在船上。摆渡人是外地请来的,他全家大小吃喝拉撒全都在船上,这渡船就是他的家。

摆渡是个技术活,没有一点水上功夫是不敢揽这个活的。洪水太大或者技术不够好,渡船靠不了彼岸,冲到下游去,翻船死人也是发生过的。

摆渡人靠什么吃饭?

摆渡人靠化缘吃饭。每年的正月里,摆渡人会挑着两只小箩筐,像东阳人“货郎担”一样,两只箩筐盖子朝天,窜乡走户去化缘。到人家门口轻轻喊一声:“主人家,我是某某村摆渡的!”

天目溪边民风淳朴,家家户户都会给他一碗米,或者两条年糕,就放在他的箩筐盖上。摆渡人从早上化缘化到傍晚,肩膀上担子就沉甸甸的了。一个正月里他走四方,一年的粮食就差不多有了。

渡口由“公田”奉养也是有的,所谓“公田”是村里划出一两亩田地,用来养活摆渡人。“公田”就在渡口附近,摆渡人闲时去田里劳作,有客人就来摆渡。不过这种“公田制”比较少见,不富裕的村庄大多没有“公田”。

人民公社化情况变了,“一大二公”优越性来了,摆渡人不必化缘,他所在生产大队会给他记工分。以阔滩大队做例子:摆渡人每天记六分工分,一年下来是2190分,他的基本吃用就问题不大了。

“包产到户”以后大集体没有了,水泥大桥也造得多起来,过渡船的人大大减少,化缘难度就大起来了。这个情况怎么生存?市场经济起作用了,坐渡船实行收费了。仍然以阔滩村为例:过渡每人五毛钱,儿童两毛钱,半夜三更过渡再加五毛钱。结婚抬嫁妆要给一包香烟,外加喜糖,钱还是按人头算。一天渡船摆下来,可以得二三十元或者更多。

阔滩大桥2007年通车,渡船就宣布退休。阔滩渡船是全临安最后一只渡船,它完成历史使命,可以进入历史博物馆。

渡船生死劫

1969年“七·五”洪灾,大队长叫我去运粮。

运粮的地方是紫溪村,它在阔滩村上游,坐落在昌化江边上。洪灾后断粮,我作为回乡青年,冒险去运粮是义不容辞的。

船上一前一后是钱氏兄弟把舵。钱氏兄弟解放前是撑货船的,水上功夫十分了得。大队长和团支书都在船上,我们几个人水性不如船老大,手抓船帮蹲在船底,一点也不敢动弹。

当时我心里有点害怕,洪水第二天就去运粮,风险实在太大啦,万一不测就是七条生命啊。但是船老大半点怯意也没有,他们挺拔的身姿,让我肃然起敬。

船到三江口上,满船人“啊!”一声惊叫起来。三江口是昌化溪和於潜溪合拢的地方,昌化江洪水万马奔腾,遭遇天目溪洪峰阻挡,掀起了惊天巨浪。巨浪上方是黑雾遮天,雾瘴黑沉沉,还有腥味让人心慌。

两个船老大跳下水去,一人肩膀扛着船尾,一人双手拉着船头,其他人在船上使劲撑船,船沿岸边一步一步上行。

船到紫溪村对面,我以为可以渡江了。但是船老大说不行,必须把船撑到沉潭村,才能横渡过昌化江。不然船被洪水冲下去,靠不上对岸就危险了。

运粮船到沉潭村,两个船老大把住两支大桨,挺立在船头上。迎着洪峰,切开江面,向对岸飞驰而去。

浪大涌高,船受洪峰压迫,迎浪那面船身高高仄起,另一面船帮低得洪水漫进来,整只船是侧立而行。

我们几个人,人人撑开手脚,像“大”字一样,手抓住船帮,脚蹬牢船底,紧张得大气不敢出。

船老大不愧是英雄,他们目光如炬,马步如拱,手扳大桨,雷打不动,像两尊铜像!他们手扳大桨,借力驶船,穿行在洪峰浪谷之间。

船到江心,洪峰涌起,运粮船被抛上浪尖,又跌入谷底。遇到一个大“涌”,船头先朝上爬行,爬到“涌”尖“砰!”一声巨响,船被凌空托起,桌面大一块“涌”尖托在船底上。转眼之间船头已朝下,离开“涌”尖后它在“涌”底上飘然向前滑行。

运粮船驶进紫溪村,船老大累倒在船上,他们额上青筋暴起,黄豆大汗珠挂满脸上。大队长带大家去挑粮食,一小时后满载粮食的船重新起航,向着对岸,向着阔滩村,飞驶而去。

事后回想真是险象环生,运粮船倾仄几乎到了侧翻的边际。

船老大稍一失误,我们就葬身鱼腹。暗自庆幸运气好,对船老大满怀崇敬。事后我写了《未立碑的英雄》,为船老大立传。

拜船老大所赐,粮食运回来了,我们活下来了。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赵志耀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