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5/15℃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当年我也十七岁
发布时间:2019-05-29

想起前年春节期的一天,外孙坐在新居的客厅里玩手机,我也坐在一旁,望着外孙葱茏的头发,瘦骨棱棱的长脸蛋和那全神贯注玩着手机电脑的样子。外孙十七岁,正在余杭就读初中三年级,转眼就要高中升学考了。不由得让我遥想起当年也是十七岁,中考前后的许多往事来。

我十七岁那年是1957年,祖国在长期战乱中刚刚站立起来,百废待兴,同学们学习热情高涨,都摩拳擦掌立志建设祖国,我也同样,在上有爷爷奶奶,下有三个弟妹的家庭条件拮据的情况下,在临安中学发奋努力,那年春节过后,便是冲刺的最后一学期。

我的智商并不太好,学习成绩除了文科的语文、历史、地理稍好一些,数理化都很急邦邦,那些公式记不清也发挥不了多少,我只是本着死记硬背,许多同学临场考试前,都能轻松一下说说笑笑,我却还得看几下那蚂蚁样的笔记字条。晩上,我有时在夜自修后,借着厕所里昏暗的电灯光开夜车,有时候,我蒙着被头用手电筒看书。记得有一次,宿舍大门已关闭了,我是从连着围墙的竹篱笆厕所里,掰开竹爿钻进去的,我学得并不轻松。

如今,外孙已接近中考的时日,却还有闲心玩手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顾父母尊长的期盼。

当年,中考时,我神经绷得紧巴巴地,为了在考试时充分把握时间,还特地向教过我的西林小学教导主任从正民老师,借了一块手表(那时戴手表的人很少),考卷上的作文题目是“记一件有意义事”,我写的是一位农民在寒冷的冬天起早拾狗屎的亊,这是我早有准备的题材,无论是立意、分段、开头、结尾都比较过得去,且内容健康向上。其他科目的成绩也感觉能过关。那时候,於潜、昌化、余杭附近几个县,都还没有高级中学,当年临安中学高中仅招三个班,满满地也只招收150名学生。加上整风反右的政治浪潮及唯成份论的观念形态,我家戴着一顶“富农”的帽子,要想录取高中也确是很难的。考试完了,就在家中苦等录取通知书。

家里的长辈,在要想出人头地,跳出农门,唯有读书高的思潮影响下,都企望儿孙考上高中,继续升学,宁可砸锅卖铁,也要让子女读书。所以不让我参加农业劳动。我成天躲在山坞里那凉亭般的楼房里复习功课,其实是看小说,像《青春之歌》、《三家巷》、《野火春风斗古城》、《暴风骤雨》等长篇小说,差不多都是暑假阅读的。约莫等了一个月,录取通知书终于来了,是备取第九名,而第十名却是当过学生会干部的贫农子弟黄玉龙,也便心安理得了。那年月,要想升学的人很多,黄玉龙是录取了,但在录取生中审查剔出的也有几个,像邹子侃烈士的胞妹邹征夷,成绩偏上,却也在其列。

想念高中的愿望成了泡影,只好参加劳动,父亲先带我去玉米地里除草,父亲除的草,草根朝天,锄头象理发师拿剃刀在头上理光头那样,把杂草三下五除二除得干干净净,而我是拿着锄头直着腰,草没除掉却把泥块刨成堆,有时候还把六谷苗也勾掉了,还弄得满头大汗,直把衣袖当毛巾,不停地往脸上抹汗。第二天,父亲带我去掘山,这活儿比锄草更费劲,父亲是左脚弯曲,右脚叉后,摆开阵势,两只手一前一后紧握锄把,将四五斤重的开山锄,高高的举起,重重的落下,嚓、嚓、嚓地往前攻,而我拿着明显要轻一些的锄头,直拔野人地拎起落下,落泥不过二寸深。父亲说,用力呀,你是在乌龟壳上搔痒。这情景,正好被在旁边山上釆秋茶的堂房大妈看到了,她说,这是“老鸦啄岩塔”。父亲气极了,说;你这个掼掉子孙!

接连几天劳动,把我弄得精疲力竭,混身酸疼,还长满了一身痱子,痒得不得了,接着又生下满身疔疮,如雨后春笋,一颗刚好一些,另一颗又冒了出来,像是有意让我作难,幸亏是同桌同学陈巨林的瘫痪在家的爸爸,叫同学拔了许多疔疮草药敷贴,才慢慢地好了起来。这时候,母亲是嘴里不说心里疼,爷爷是狠铁不成钢,开玩笑说,这掏山晒日头的滋味还好么?意思是埋怨我不好好读书。奶奶是最疼头孙,怪父母太狠心,这样折磨孙子,怪老伴多嘴多舌,挖苦小宝贝。

啊!六十年了,这些陈谷子烂芝麻还唠叨什么?外孙自有外孙福,或许是胸有成竹,或许是平时学习紧张难得放松放松,随他去!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叶志达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