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9/16℃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又是桑畴椹正饶
发布时间:2019-05-27

“南风送暖麦齐腰,桑畴椹正饶。翠珠三变画难描,累累珠满苞。”清代叶申芗在《阮郎归·桑椹》中这样描写桑椹的美。桑椹又名桑果子,每年春夏之交,正是桑椹成熟的季节。前几日,路过农贸市场,见一农妇摘得满满的一筐桑椹在卖,或是许久没有品尝它的香甜了,我忍不住买了一小筐,迫不及待地提起细小的柄,轻轻的放入嘴里,稍一咬,汁水就盈满嘴巴,那种惬意的香甜立即流遍全身。我闭上眼睛,陶醉其中。那种醉,总是让我无法忘记。

食用桑椹,可谓历史悠久。诗经《氓》中就有这样的描述:“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我爱桑椹,它的味道,是故乡味道,是童年的味道。我的家乡在杭嘉湖平原,是著名的鱼米之乡、蚕桑之乡。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为了减少洪涝灾害,对河道进行疏浚、开拓以及土地平整、农田渠系改造,政府发动民众,靠着肩挑手挖,硬是用人工开凿出一条全长27公里,面宽90-110米的河流——红旗塘。红旗塘贯穿县境,由西向东,最后汇入黄埔江。开凿河流堆积起来的泥土,形成了两条长长的土龙,横卧在河的两岸。于是当地人民就在两岸坡地上种满了桑树,用以养蚕。

“桑舍幽幽掩碧丛,清风小径露芳容。参差红紫熟方好,一缕清甜心底溶。”红旗塘两岸的桑树特别高大,桑叶绿得油光发亮。每年五月,桑果子挂坠满满,有的紫得发黑,有的泛着红光。像翡翠般晶莹透亮,又像羞答答的小姑娘,躲在绿叶后面欲言又止。趁着中午放学,顾不上回家吃中饭,我便约上小伙伴们飞奔着向红旗塘跑去。树茂叶密,当我们一钻入桑丛中,便不见同伴彼此的身影,只有寻声笑答。我就飞身上树,挑着一颗颗紫得发黑的桑果子往嘴里放。一棵树摘好,又跳到旁边的树上。等一阵狼吞虎咽后,再取下随身带的袋子,不一会儿功夫,就将袋子装得满满的,然后拉长声音唤叫同伴,相约一起钻出丛林。此时,大家的嘴唇已经乌黑,满嘴黑乎乎的。手指头就更不用说了,红的一段,紫的一节,黑的一块,简直成了天然的调色板。再一看,几个人的衣服都挂破了一个角,大概在树丛间跳跃的时候不小心勾破的,当时只因专注采摘,而没有感觉到。相互取笑打闹一番,带着胜利果实,返回家中给父母品尝。

我对桑果子的偏爱,近乎痴迷。有一次,中午放学,我独自一个人去桑树地里采摘,一入丛林,便忘乎所以边摘边吃。在蔽天的林间,只听得鸟儿在欢唱。我忘情地采啊采,累了,就挑一棵稍壮的树,靠着树杆边吃边歇息,那甜甜的紫色桑椹,是那样的美妙。谁知一不留神,从树上摔了一下来——原来是自己不知不觉睡着了,幸好没有摔伤。等我满嘴乌黑、手提一大袋熟透的果子钻出树林时,天色已晚。回到家里,妈妈想跟村里的人去镇上看电影,让我在家看管弟弟等父亲收工回家。其实我也很想去看电影,只是不敢当面与妈妈说。等妈妈坐上村里的小船一离开村庄,我马上告诉弟弟。弟弟一路小跑边哭边喊边追赶,想着妈妈带他去看电影。我也拎着一大包桑果,紧紧地跟在弟弟后面。妈妈没办法,只得让船靠岸,载上我们一起去镇里。那天,镇上的露天电影放映《杜鹃山》,人山人海。我凭着个头瘦小一下钻入人潮,手里还紧紧攥着那袋桑果。由于人潮涌动,我紧紧护在胸前的桑果子还是被挤成了一袋果汁,但我仍不放手。可能下午在桑树林里吃得多,再加上人多拥挤缺氧,只觉得汗透衣背,眼一黑,把吃下去的果子全吐了出来,只听得前面那个人叫了一声:哪个小鬼解小便?而此时的我只有默不作声。至于那天的电影,我一点都没有看进去。电影散场,我手里的桑果子汁还舍不得扔掉,直到妈妈说扔了吧,明天想吃再去摘时,我才恋恋不舍地把它丢弃在一个角落。

“情怀已酿深深紫,未品酸甜尽可知。” 时光悄悄地流逝,岁月静静地走远,那个喜欢在林间跳跃的女孩已是华发初上,偶尔会有人相约去果园品尝,但早已没有当年的那种飞身上树的情趣,唯独忘不了的是那黑紫色的诱惑和香甜的味道。如今,童年的乐园早已荡然无存,但藏在心底对桑椹的那份热爱,却始终挥之不去。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朱纫频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