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3/16℃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母亲二三事
发布时间:2019-05-13

母亲是杭州人。日寇进犯杭城时,她逃离家乡,战乱中与家人离散,与我父亲相识,结成连理。其后,在父亲同乡的帮助下,定居於潜县太阳铺。

母亲从繁华的省城来到偏僻的山村,经过艰苦的磨炼,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学会了农村妇女的家务活,还学会了种菜、砍柴、养猪等。

由于家境贫寒,母亲13岁便进纱厂做工,此前只上过一年学堂,直到解放后才有机会上农民夜校、冬校学点文化,充其量是个半文盲。母亲天生一张巧嘴,能说会道,却不爱管闲事,不喜谈论家长里短。定居太阳后,换了三个地方,搬了两次家。前两次都是租房居住,到1953年才买了块地(那时土地可以买卖),自家建了房。但不论住在何处,与何人为邻,母亲都能与邻里和睦相处。在我的记忆中,母亲从未和别人吵过架。我小时候与小伙伴玩耍,若是争吵或相打,母亲总是责备我。要是有家长向我母亲告我的状,母亲便会赔礼道歉,接着便对我一顿打骂,并不由我分说,待送走了“告状者”后才倾听我的诉说。有时我觉得并非我错,深感委屈,母亲只是说;“下次别跟他玩好了。”母亲常说:“小孩吵架,不过两个时辰就好了,大人吵架便成了冤家对头”,“远亲不如近邻好,急难之中叫四邻啊”。我渐渐懂得了母亲的心思,她是不愿因小孩的事影响邻里关系,息事宁人,以和为贵。

上世纪50年代末的“大跃进”时期,刮起了“共产风”。一天天刚黑,我和母亲听见外面一片喧闹声,开门一看,哇!与我家相邻的粮站领导人带着一帮人,打着火把,拆毀了我家房屋旁的菜园地的篱笆,踏进了菜地(那是我家当年买来的土地的一部分)。那时,父亲在外地工作,姐姐在於潜初中读书,家中只有我们母子俩。母亲见状,赶忙上去跟他们理论,但对方并不理会,说是“搞技术革新需要这个地方”。母亲知道与他们争论无济于事,便嘱咐我呆在家里,她急匆匆地上公社去了。凭着贫农的家庭成份和母亲不俗的口才,终于说动了公社领导,制止了事态的发展。我打心底里佩服母亲遇事沉着冷静,敢作敢为。

记得1959年(国家三年困难时期)的一天中饭后,邻村两位面黄饥瘦的青年农民拉着一辆双轮车(车上装着盛有刚轧好的米和糠的箩筐)来到我家门囗。一看便知他们是从碾米厂过来。当时周围几个村庄,方圆十几里只有一家碾米厂,就坐落在我家旁边。两位青年农民同我母亲商量,是否可以借我家的炊具,用我家的柴让他们煮一顿饭,他们还没有吃中饭呢。母亲爽快地答应了。饭煮熟后,他俩用大碗盛了,大口大囗地吃起来。母亲从菜厨里端出一碗咸菜,说道:“我家没什么好菜,这咸菜你们下饭吧。”他俩连连点头:“嫂子,多谢了,多谢了!”狼呑虎咽,风卷残云,不一会,锅里只剩约摸一小碗带锅巴的白米饭了。他俩抹了抹嘴巴,对我母亲说:“嫂子,锅里这点饭就给你们吃吧。”母亲连忙摆了摆手,说:“不,那不行!还是你们自己吃吧。”他俩说:“别客气!我们吃饱了。不过,今天这事就别到外面去说了。”母亲点点头:“晓得,你们放心吧。”看着锅里那点白米饭,母亲真是如获至宝,无限感激地说:“谢谢你们了!”他俩一走,母亲对我说;“唉,他们一定是食堂派来轧米的,饿得慌,在外面偷着开个小灶吃吃,怪可怜的!你可别到外面乱说噢!”好久沒有吃过白米饭的我一面答应母亲的嘱咐,一面贪婪地盯着锅里的白米饭,好想尝尝,忽听得母亲高兴地说;“我们去采点野菜来,和着锅里的米饭,可以煮一餐菜泡饭啦!”我只得咽下口水,无奈地点点头。这件

往事也让我感受到母亲心地善良、勤俭持家的美德。

母亲是我人生的笫一任老师,她的言行举止无疑对我有着深刻的影响。光阴荏苒,母亲仙逝已十余载,“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母亲啊,西窗剪烛待来生,来生还作汝之子!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洪建平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