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0/11℃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铜锅饭里的那些乡愁
发布时间:2019-05-08

“三石灶、朝天烧、铜锅饭、扑鼻香、腌制菜、味道好、愁眉锁、吃不饱。”这首民谣,记录了改革开放前,家乡农民上山劳动时“野炊”的情景,倾诉了那个年代吃穿“两愁”的烦心事。改革开放以来,农村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农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许多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生产方法,都在时变境迁中与时俱进、不断变化。在野山荒岭垒起“三石灶”,午餐“野炊”的那种情景;吃“铜锅饭”的那种“乐趣”,早已在流逝的光阴里成为过去、成为历史、成为故事。但是,家乡经历过那段历史的农民,至今对“铜锅饭”还情意绵绵、记忆犹新,成了一种难以忘怀的乡愁、抹不去的记忆。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一元复始。春播、夏管、秋收、冬藏,是农民的“四季歌”。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播”是关键、是粮食生产的基础、是“四季歌”里的重头戏。我的家乡地处开门见山、出门爬坡的深山区,素来被人们称为是“九山半水半分田”的穷水极地。耕地贫乏、交通不便、经济落后、愁吃愁穿,是家乡农民最烦心、最操心、最担心、最难克服的“两道难题”。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吃饭第一。为了解决“愁吃”难题,勤劳智慧的家乡农民,贴近“山多地少”的实际,自古以来,每年的春季,都要大举向高山“进军”,向荒山要粮。“稻、麦、高粱、粟谷、荞麦”统称为“五谷”,这“五谷”中除了稻,其他四谷都适宜在山上种植。那时候,农民常在山上种植的还有赤豆、黄豆、番薯等杂粮。特别是玉米,在山上种植的面积大、范围广、数量多。因为,玉米是家乡的主粮之一,由于玉米不在“五谷”之内,便被农民称之为“六谷”。家乡在高山上种植的玉米品种,是一种白色的迟熟品种。所以,这种玉米叫高山苞萝,又叫迟苞萝。这种苞萝生长期长,既耐旱又耐寒,一般都在霜降前后才可采收。这种苞萝,籽粒饱满、出粉率高。用这种苞萝粉做馃或调成苞萝糊,吃起来味道甜、口感好,是杂粮中的上品、精品。

在高山上种植“五谷”、杂粮、“六谷”,是家乡农民古老、常规、传统的农业生产。家乡流行着这样的俗语:“正月挖金,二月挖银,三月挖铜,四月挖铁。”意思是挖山种粮,莫误农时,越早越好。新年伊始,家乡农民为了“五谷丰登”,把“过了正月半,天晴下雨要上山。”这首民谣印在脑海里,落实在行动上,他们很早就扛起锄头,爬上高山挖山整地、播种除草、培育管理……忙不停息。在远离村庄的高山上劳动,往返路途遥远,特别是爬山既费时又费力。只有在山上吃午饭,才能把来往跑路的时间节省下来,用于午间休息。为了能够在山上吃到热腾腾、香喷喷的午饭,家家户户都要请来铜匠师傅,打造一只或数只携带轻巧方便、烧煮快速味美的铜锅。这种铜锅形状如罐子,因此家乡农民称这种铜锅为“铜罐”,是在高山上劳动时烧午饭的专用餐具。

最让人留恋、让人回味、让人至今记忆犹新的是,集体化生产的年代,少则十余人、多则几十人爬上高山劳动时,一路上说身边事、谈好新闻、传坏消息,或欢声笑语、或细语低声,或听路旁鸟语、或闻花草芳香的那种画面、那种氛围、那种情景,虽然已经成了一去不复返的历史画卷,但却永远定格在了我们这代农民的心目中。

一路跋涉,翻山越岭,到达生产目的地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平坦、安全的地方,寻三块石头垒好烧饭的灶台。这三块石头,必须两块长、一块短,长的分别排列在两边,短的放在灶的后方正中间,它的作用是拦挡火势外溢。这三块石头的高度必须一致、必须适宜,过高火势无力,烧饭时费柴费时;过低了火势不旺,并且很容易熄火。这三块石头,材质也有讲究,最好是泥质石材或麻石,因为如果用石灰石,烧饭时温度高了会炸裂,炸熄了火是小事,炸翻了铜锅就会挨饿。小小的“三石灶”看起来很简单,却也颇有些大学问。

三石灶搭好后,紧张的劳动也就开始了。挖山和挖地不同,挖地可以有前有后,快者领先。挖山必须平头齐进,要“先进帮后进”。否则,先者在上后者在下,石块滚下来,很容易砸到下面的人,造成事故、酿成苦果。因此,不管人多人少,必须排成“一”字“长蛇阵”,并保持“步调一致”向上进。挖山和挖地另一个不同,就是挖平坦的耕地可以面面俱到。挖山则必须“留有余地”。否则,会造成泥土流失。特别是那些陡的山,如果挖得“面面俱到”,当时就会“泥沙如潮”直泻而下,从山顶倾泻到山脚。所以,挖山看起来锄起锄落很简单,实际上该挖该留有学问、有讲究、有技巧。

说来奇怪,挖山的日子肚皮特别饿得快、胃口也特别好。特别是我们这些青年人,总是未到中午就叫“饿”,好不容易才挨到了烧饭时间,各自都点燃了“三石灶”。铜锅饭有两种煮法,一种是“随汤干”,就是把水放到最少位置,把米煮熟后,盖紧锅盖用文火煮透,直到水份全干,饭也就好了,这种饭香甜可口,味道特别好。另外一种是“滤汤饭”,也就是煮饭时多放些水,等水烧开米煮透,然后滤去米汤,再盖紧锅盖用文火煮透,直到水份全干饭就好了,这种饭色香味都要差一点。因为,米的部份“精髄”已经滤入米汤。那种米汤却甘甜可口、止渴充饥。铜锅饭的两种煮法,各有所长、各有优劣、各有韵味。

也许是那些年代劳动强度大、也许是那时候食品太贫乏、也许是铜锅饭的味道太好吃的缘故,我们这些农民的饭量一个个都大得让人不相信。那时候农民家里有秤的很少,家家户户都用“官升”作为计量工具。铜锅里的米都是用“官升”计数量的,大多数人午饭的米都是半升。一“官升”米等于两市斤,半升米就等于一市斤。也就是说,中午的铜锅饭,我们都要吃掉一市斤的米。我们生产队里,还有一个青年,饭量大得更是惊人。他的午饭米是官升的“七合半”,也就是半升加半个半升,相等于市斤一斤半米。每次吃午饭,都能听到他骂娘:“放这么点米,叫我怎么吃饱……”,他总是边说边刮铜锅底,把铜锅刮得叮咚响。那是个缺油少盐的年代,带到山上的菜大多数都是腌制的黄瓜、萝卜、角豆、蒜头等。不知什么原因,这些菜和铜锅饭一搭配,特别鲜美、爽口有滋味。令人发愁的是,饭不能饱、菜也少得不能满足需要。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吃铜锅饭的年代越走越远,那种乡愁却越来越浓,是深怕历史的车轮碾碎了“铜锅饭里那些乡愁”。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帅军武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