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2/11℃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春来溪头荠菜香
发布时间:2019-05-06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餐桌上渐渐地多起了一道道的野菜。而在诸多野菜中,我以为荠菜的口感和味道最佳,历来受人赞美。《邶风·谷风》篇中有“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的诗句,足以证明人们食用荠菜的历史源远流长。

辛弃疾曾写过“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的诗句。每当春天来临,和煦的春风轻轻拂过大地,一切都苏醒过来了。而最先从地里钻出来的,便是荠菜。荠菜个儿小,贴着地表生长,星星点点,散散漫漫,蕴着绿,凝着翠,只见它欣欣然地睁开眼睛,探着脑袋,舒张双臂,热烈地盛放着。尤其是一场春雨过后,它更迅速地茂盛起来,成为春天野菜家族里的第一抹绿。这个时候,我最喜欢置身田间地头,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舒展舒展满身筋骨,去采摘春天的荠菜,品读别致的春天。这些景象就是现在想来,也是十分惬意的。

“三月三,荠菜当灵丹。”记忆中,每当青黄不接时,家中的绿蔬除了青菜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菜肴了。农家的妇女、孩子便挎着竹篮,手拿小剪子,三三两两地活跃在田野、溪头,边聊着家常里短边采挖荠菜。“时绕麦田求野荠”,苏轼曾在他的咏荠名句中给人描绘了这样一幅村妇老幼握着小铲、挎着菜篮,一起到田地采集荠菜时的场景。这个时候,我也邀上伙伴,跟着大人们一起,去野外挖荠菜。因为采摘的人多,所以田间地头很快被搜罗完毕。但当一阵细雨过后,它依然以顽强的毅力,再次铺展大地,为农家单调的餐桌增添一份亮色。

初春时节,荠菜还是弱弱的,瘦瘦的,既萎靡又抖抖索索,但它对我们的诱惑却无时无刻不在。我初次去采挖的时候,没等大人们的指教就自作聪明地捣鼓开了,结果与形态相近、样貌相似的田荑、石灰青搞在了一起,害得姆妈挑拣了半个钟头。第二次“出征”时,我虚心了不少,耐心地向阿姨、姊姊们请教,弄清了荠菜的叶是扁塌塌的,茎是毛茸茸的,叶面上还泛着一道小小的白光,故而在采挖的时候一认一个准。

我们把随身的竹篮采满后,便放在河里清洗沾在荠菜身上的泥土。冬春时节,江南的河滩很浅,浅得露出了河床,我们便顺手捡拾一些河蚌。回到家里,将荠菜焯水、沥干、切碎,再将河蚌水煮开口、取出肉,然后将它们放在一起进行煸炒,没多时,一道绿油油、香喷喷的时新野菜带着河蚌的鲜味上桌了,真是好吃极了,它的鲜美胜过园中任何蔬菜。

荠菜不但气香味美,还有重要的药用价值,有利五脏、利肝气、明耳目的作用,还能止血、降血压,治疗消化道溃疡、痢疾等多种疾病,所以荠菜又俗称“护身草”,历代文人墨客对它推崇备至,北宋大文豪苏轼美其名曰“天然之珍”,喜用萝卜和粳米混搭做羹食用。他还发明了一种荠菜和米煮的粥,自称“东坡羹”,吃了鲜得伸伸舌头,还讨添头。诗人陆游对荠菜也颇为喜爱,有不少描写这种野味的诗句流传下来:“残雪初消荠满园,糁羹珍美胜羔豚”、“手烹墙阴荠,美若乳下豚”。把荠菜羹和粥,比为鲜糯香嫩的羔豚有过之而无不及,足见陆游对荠菜的喜爱。“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忽忘归”,更是道出了陆游对荠菜的痴迷程度。

眼下,当人们的肚子被油水撑得饱胀时,特别希望有一道绿色的纯天然的野菜予以稀释,于是,清香扑鼻,清新可口的荠菜系列应运而生,成了人们的新宠。

前几天,趁着细雨蒙蒙,我去庭前园子里走走,突然看到一株株水灵灵的荠菜正颔着首朝着我笑呢,我忍不住拿起剪刀,蹲下身子,仔细地采摘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便装满了一筐。立即到近旁的店中买来饺子皮,将荠菜和着肉做成一只只饺子,不多时,一锅上下翻滚的荠菜水饺就新鲜出炉,全家人大快朵颐,吃得十分过瘾。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朱纫频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