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27/12℃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女作家与女性地位的变迁
发布时间:2019-04-24

4月12日下午,在一场由浙江农林大学校工会与图书馆联合举办的女性文学沙龙中,来自文法学院中文系的房萍、朱永香与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颜晓红三位女教师,分别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女性在男权统治下从逆来顺受到困惑、反抗的过程。

研究现当代文学的房萍老师从冯沅君、陈衡哲等五四女作家开始,系统地梳理了现当代女作家创作的历史演进过程,冰心、萧红、林徽因、杨沫、王安忆、铁凝、迟子建、张抗抗、严歌苓……她们或感伤,或优雅,或知性,或缜密,或深刻,带着独特的魅力从历史深处向我们姗姗走来。透过女作家特有的视角,能够看到她们在思想解放、人格独立、男女平等多方面的愿望,有意无意间撕裂男权文化的华衣美服。然而一个颇有意味的事实是,西方的女性解放是自己经过艰苦奋斗得来的,而中国五四时期的女性解放却是男性在反帝反封建时单方面宣布的,因此并不是所有女性都能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地位。她以张爱玲《金锁记》中的曹七巧为例,深刻揭示出一个女人在追求金钱、权利、爱情方面所做的无望的挣扎,最终成为男权社会牺牲品的过程。

房老师在讲座中提到,女性作家一般都是经验写作,多是以自身的生命体验为主,这是女性文学的特点,也是其局限性。对此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经验写作的女作家固然很多,但也有许多超出自己经验之外的优秀作品。有实力的作家,包括女作家,总是习惯于挑战自己、超越自己。比如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凌力的长篇历史小说《少年天子》,讲述的是顺治皇帝在明、清鼎革之际励精图治,力求变革,却遭到到朝庭保守势力的重重阻挠,最终以政治上的失败、爱情的幻灭,走完了他短暂的一生。方方近年出版的长篇力作《软埋》,是以两条线索交织叙述,一条线是今天的人们去寻找和发现历史真相的过程,另一条则是被软埋掉的历史事实层层复现。作者将这个过程设计为一个早早就失去记忆而后来又成为植物人的老女人丁子桃(即过去的胡黛云)头脑中浮现出的一幕幕场景。也就是她和家人一起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而她则从地狱深处一层一层倒着走上来,在每一层都看到一幕悲剧,一直走到地狱门口。直到这时她才明白,正是因为她说了错话,才招来全家人的杀身之祸。所以这件事对她构成极大的刺激,使她从此失忆。小说构思相当巧妙,情节引人入胜,又给人以深深的启迪,堪称一部现实主义杰作。

研究古代文学的朱永香老师,以民国时期所创办的杂志《眉语》为切入点,分析女作家在当时的创作情况。这是一份中国近代女性月刊,内容新旧杂驳,体裁文言与白话相交织。该期刊的编辑、作者及读者几乎全是女性,是一个地道的女性世界。作者即便是男性,也起个女性化的笔名,写一些所谓的“锦心绣口,句香意雅”的文章。如武侠作家顾明道曾以“梅倩女士”为笔名发表小说《新情书》,有个自号醉红生的男子因看他的文字相思成疾,竟闹出多次写来火辣辣的情书向他求婚的笑话。由于刊物的运转完全靠销售量来维持,主编势必采取商业运作模式。为了抓住读者的眼球,杂志辟有“图画”一栏,专门刊登世界各地的美女、名妓,甚至男欢女爱的图片,挑战道德底线,损害社会风纪,因此其被查禁也在意料之中了。

历史系科班出身的颜晓红老师,则从历史的角度讲述女性地位的变迁。其实以女性为中心的岁月是非常漫长的,是以“万年”为单位来计算的,蒙昧时代和野蛮时代的中低级阶段,大多处于母权时代,人类进入文明只有区区数千年。所以几乎世界各地都存在过女性始祖,中国神话传说中的女娲便是如此。从发掘的古代墓穴来看,考古学家根据墓主的卧姿、陪葬品的种类和数量,可以推测到他们身份的尊卑。比如长江下游地区史前时代的地下遗存发掘中,更早期的墓葬中女性多为独葬,墓主呈仰卧直肢状态;后来出现合葬,女性侧卧曲肢状态;再到后来是男性仰卧,而女性被绑着,很明显就是殉葬了。直到现在,依然有一些少数民族保留着母系社会的遗风。

我想起云南摩梭人的走婚制度,这是情投意合的男女通过男子到女家走婚,维持感情与生养下一代的方式。男女在白天并不单独相处,只有在聚会上以唱歌、跳舞的方式向意中人表达心意。男子若是倾心于哪个女子,会在白天与她约定时间,到半夜时分骑马到她的花楼外爬窗进去,再把帽子等具有代表性的物品挂在门外,表示两人正在约会,旁人不要干扰。天不亮男子就得离开,这时可以从正门走。由于摩梭人是由女性当家,因此生下的孩子归母家生养,生父会在满月时公开举办宴席,承认彼此的血缘关系,避免发生同父乱伦。

文学不能直接创造财富,在现实社会中有什么用?有观众在听完讲座后提出这样的疑问。房老师答道,文学是丰富生活、滋养生命的源泉,是抒情言志、表达心曲的载体,是自我救赎、自我坚守的媒介,是融入历史、丰富传统的津渡,是维护公正、守卫道义的堡垒,是记录生命、抗拒死亡的利器。文学使人变得更善良、更丰富、更充实,更耐得住寂寞。如果没有文学,这个世界就完全是冷冰冰的现实利益,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今天人类已进入21世纪,尽管男权思想的倾轧依旧存在,极少数偏远的农村妇女仍饱受来自男权社会的压榨,但随着女性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与视野的开阔,厅堂与厨房再也困不住她们了。因为我们所处的早已不是鲁迅先生的那个时代———娜拉出走以后,不是堕落就是回归。女人至少可以凭自己的劳动力找一份工作糊口,用不着打个酱油都伸手向男人要钱,也就不必事事都仰仗他的鼻息。就算文化水平再低,只要能吃苦耐劳,也总有办法养活自己。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熊春芳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