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8℃/3℃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远去的炊烟
发布时间:2019-01-23

像我这种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长大后又嫁在农村的女人来说,农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口空气、一个轻描淡写的天空,都是能成为一个触动心弦的景色。一种与生俱来的感情,就像脚下四处延伸的根须,与土地沾泥带水互相牵扯。

若干年后,当我猛然回望眼前的这方土地时,我认真的严肃的发现,眼前的农村,已不是从前的农村。农村,回不去从前的农村了!乡下人再也不是从前城里人眼中所不齿的乡下人了。

忽然间,心中竟有种莫名的失落。日渐荒芜的土地上,难见农人成群结队热火朝天劳动生产的场面;开阔洁净的村道上,不见追逐着撒野孩童的身影;夕阳西下的黄昏里,楼房林立的村庄,看不到从房顶的烟囱里飘荡出缕缕炊烟在村庄的上空飘忽游荡。

一个曾经下放农村的知青,在阔别农村几十年,从城里的工作岗位退下来之后,再次踏上这片曾经挥洒过热血热汗的土地时,已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

他站在村口,迟疑着四下张望。许久,才喃喃自语般地说:“天翻地覆,天翻地覆啊!”一阵感叹之后,他扭头急切地追问身边陪同的旧友:“村庄里的石板路还在不在?那个旧礼堂呢?里面可是搭了戏台,逢年过节农闲时唱戏敲大鼓的;以前队里安排生产劳动,秋收后分配存放粮食的分配房,还在吗?还有过去地主家的三进老宅拆了没?当年下放的老知青像个好奇的孩子,不断地询问,努力地想从这片面目全非的土地上,寻找出曾经生活过的痕迹。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余辉渐渐地坠入黄昏。好客的旧时主人家早早地烧好了一桌饭菜款待客人。老知青站在门口,迟迟不肯进屋。上前一问,原来他正在慌张地四下张望:“傍晚时分,怎么不见村庄的上空有炊烟升起?难道现在的农村里连老底子的柴火灶都闲弃不用了吗?那时候农村的一日三餐可是全靠那土坯垒起的柴火灶上烹煮的。灶堂里燃起柴火,烟囱里总是翻滚出滚滚浓烟,在村庄的上空飘啊飘。下地干活的我们看着从远处村庄飘来的炊烟,就知道生产队长快宣布下工了。”

老知青恋旧,一脸陶醉地沉浸在以往那痛并快乐着的知青岁月。一些老的、旧的、曾经在生活里来过的,在脑子里生根发芽的东西,这辈子再也抠不掉了。

浙西西部是个山城。四周青山环绕绵延不绝,小村庄就坐落在山脚下。屋后的山上栽满了核桃树、松树,这山连着那山。门前是梯层式不成形的小块田,大大小小春播秋收冬种。一条小河绕过村庄,穿流而去。每个蒙蒙亮的晨曦与薄暮的黄昏,村庄的上空不约而同的从各个低矮破旧的泥坯房上空袅袅升起黑的、青的、浓重的、粗细的炊烟,在村庄的上空一直飘啊飘,原本沉闷的村庄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天空中飘荡的是人间烟火,是勃勃生机!

乡下的柴火灶简单实用。一堆泥巴,几十块青砖垒起了灶台。铁锅就架在灶台上。灶台的一角,还按了个暖锅,可以烫些热水。劳作归来的农人,可以舀些热水,洗脸烫脚,消除一天劳作的疲累。

乡下,农人将灶台视同神灵菩萨。灶台一年四季亮堂堂热腾腾,说明一家人的生活过得热火朝天有滋有味。大年三十祭过天地祖宗,父母领着孩子们下得厨房毕恭毕敬地给灶公菩萨上香敬奉贴红纸求福佑,祈求一家人来年身体健康灶火旺盛年年有余。

旺盛的灶火,烹煮着锅里的五谷杂粮,农人的生活热情化作热气腾腾的炊烟,在村庄的上空凝聚成一片安定祥和之气。

若干年后,当你发现,一些曾经生活中视若珍重的东西,在某一年、某一天突然放下就被放下了,一切来得那么猝不及防,一切又是那么自然而然。有些东西,经过时间长河的淘洗,必将去之。我们可以放宽心地去理解,这是个日新月异的世界,这是个更陈换新的世界,这是社会前进的必然结果。

村庄还在,黄土还在。青山还在,小河还在,乡人也还健在。只不过灶公菩萨渐渐完成了它的使命,化为一缕缕炊烟,在山村的上空与我们渐行渐远。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陈朝英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