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14℃/6℃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阔滩的芦苇荡
发布时间:2019-01-17

回头再说芦苇荡。阔滩的芦苇荡若是留存到今天,那可真要遐迩闻名了。秋来芦花白,那满溪滩的芦苇随风起伏,白花花似海浪翻滚。可叹当年我当农民,从早忙到黑累得半死不活,哪有心思欣赏什么风景,大好风景就白白浪费了。时光机器要是倒转回去那多好,红男绿女蜂拥而来,拍照留影,视频上网,婚纱飘飘,人声鼎沸,恐怕要热闹到天上去了。

穷困年代的芦苇荡,也有它存在价值。解放前后的阔滩村,常年自办戏班子,冬天闲空下来,戏班子要排练演戏。青年男女会聚一堂,学唱戏的学唱戏,拉二胡的拉二胡,热热闹闹开心得不得了。学戏学到年三十,正月里就要上台演出,这个暂且按下不表。且说这群小年青风华正茂,青春喷薄欲发,荷尔蒙躁动不安。他(她)们有的暗通心曲,碍于人眼不敢当众招摇。夜半学戏散场了,大好机会十分难得,他(她)们就偷偷去芦苇荡,找一个“避风港”,尽情地享受美好时光。

有人说,夏夜的芦苇荡,不只是小年青谈情说爱,连孤男寡女也在这里幽会。当然这全是屁话,你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就是了。

且说某年某月某日,一个小不点放牛娃,把牛绳吊在溪边柳树下,让黑牯牛浸泡在米筛潭,自己在柳树底下睡大觉。柳树里边就是卵石滩,卵石滩芦苇密密麻麻,把黑牯牛和放牛娃隔在了“围墙”外面。这个放牛娃睡得懵懵懂懂,听到一种声音响起,这种声音他没有听到过,倒是像两个人发出来的。这声音把放牛娃吵醒了,放牛娃有点不高兴,不高兴归不高兴,放牛娃起了好奇心,他偷偷扒开芦苇丛,探头探脑往外看,不看不知道,看了吓一跳,这种事情他从没有见识过,吓得他缩回头,静悄悄回到柳树下,想想不开心,就捡起拳头大一块鹅卵石,朝米筛潭狠狠扔出去,天目溪里“噗咚!”一声响,米筛潭溅起水花半丈高,芦苇里那响声马上停止了,随后便是“窸窸窣窣”远去的脚步。这件事情传开以后,闲人就问放牛娃,可是任凭你怎么问,他始终守口如瓶,追问追得紧了,他就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三百闷棍打不出半个屁,闲人就不再追问,这件事就风平浪静。

放牛娃守口如瓶,受益他父母教得好。很早很早以前,这一幕也曾经发生,只是那两人运气不好,名字被人传开,结果女的上吊,男的被揍个半死,传话人也没好下场,半夜三更粪便泼到大门上。“芦苇荡事件”关乎人命,后来人们就不太敢乱嚼舌根。

放牛娃父母为人厚道,阔滩村都是厚道农民。血泪教训之后他们学会包容,苟且虽非好事,何必揭人隐私。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以宽厚之心爱护他人,珍惜生命,天下太平。

其实芦苇荡不只是风花雪月,它也有实用价值。解放后有一段时间,芦苇杆用来做蜡烛芯。每到秋冬时节,就有人收割芦苇杆,他们挑那可以做蜡烛芯的芦苇杆,剪了集中打捆,完了连货带人,雇一只小船走水路去了桐庐。

小时候的明月夜,我们在沙滩捉迷藏。天目溪边的浅水里,我们赤膊光腿摸鱼蟹。松明火把照亮的沙滩上,一只大甲鱼慌不择路,四处乱爬,父亲脚尖轻轻一勾,甲鱼就背朝沙滩肚朝天,四爪乱舞,却毫无办法······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如今的天目溪,你还认得我吗?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赵志耀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