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14℃/6℃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临天桥情缘
发布时间:2019-01-09

每每我迎着朝阳,或是披着晚霞,举步穿行在临天桥上,就会荡气回肠,梦萦我与临天桥的情缘,忆起那许许多多的往事。

临天桥,始称思古桥,历史悠久。2014年,我在编辑《天目古韵》桥梁篇中,就写道,临天桥在锦城西侧的母亲河南苕溪上。古时候,竹林桥上游主河道被洪水分流,新河道上建成了思古桥,桥上建有萃翠阁,后改称文昌阁。乾隆五年,思古桥被洪水冲决,阁废桥存,至光绪二十五年,建五洞石桥,完工不足一年即被冲圯,复架木桥以济。长期处于浅水涉溪,中水架桥,满水撑渡,许多鲜活的生命,都被洪水吞噬,它与上、下游十佘里长的河流上横卧着的长桥、竹林桥、新溪桥三大石拱桥那样,铺写着临安人民悠悠的岁月,苦难的历史。

是新中国的曙光,是共产党的恩泽,1951年6月,祖国虽然还是千疮百孔,百废俱兴,却在母亲河的思古桥上游,架起了七孔石墩木梁的大桥,人们把它想往成可以通向天堂的桥,取名临天桥。从此,结束了由城北通往锦城没有公路大桥的历史,结束了汽车涉水而过的年代,“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我与临天桥有缘,更有情。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就读于临天桥北岸的临安中学,两年的住校生活,每晨每晚都与临天桥相依相伴,穿过高高的枫林和那矮矮的翠柏,凝望着穿红着绿的人们和那背着大锅炉的货车南来北往,想往着学好本领,要为祖国建设担当。在1979年,我进了临天建筑工程队,县委书记黄太和指令我们要在临天桥北端建一座由农民建造的仿古亭,是我第一次设计了仿古六角亭。而后,我又先后设计了在临天桥南岸的苕溪旅馆、临安农机厂某车间、临安水电局宿舍楼、临天建工队综合楼、临天花茶厂、临天预制厂、临天纸箱厂、天目山药厂宾馆和北岸的临天农机厂、临安技校、党校、电大教学楼。那榫卯结合的木构亭子,那砖混结构的梁柱,无不凝聚了我的几多心血,无不记录着我几许进步的足迹,无不诉说着我与临天桥的脉脉情意。

1990年,临天桥因我舅舅葛银万等县政协委员的提议而加宽,由原来的8米宽在两侧各加了4米,还设了人行道。2011年,我女儿在临天桥北岸的丰泽苑买了一套住房,临天桥成了我每天上班、晚上散步、听戏的必经之路,我以桥为伴,以桥为友,走过了十余个年头。2012年,临天桥桥面加固,我作为一名建筑工人,目赌钢筋网片施工中尚存在的质量弊病,提出了6点改进建议,都被业主和施工方采纳,尽了一份责任,添了一分爱心。牵了一丝情缘。

然而,临天桥终因时代的巨轮,变得狭小,变得失重,变得苍老,2018年推倒重建。不久,它将以崭新的面貌凸显在人们眼前。临天桥与我的情缘,真如李白《金陵酒肆留别》诗中写的那样:“请君试问东流水,‘情’(别)意与之谁短长?”

◎ 今日临安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叶志达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