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6℃/-2℃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阔滩的沙滩
发布时间:2019-01-09

上世纪的阔滩,村前有一片大沙滩,那个沙滩实足两三公里长,五六十米宽,远看去白茫茫一片,如晶莹的毯子白净光亮,从宝坞口铺展到米筛潭,美丽壮观,惹人喜欢。

过路人经过沙滩,总会装两袋细沙带回去。因为这细沙从昌化几十里水路冲下来,被冲洗得干干净净,不仅干干净净,还像细筛子筛出来一样均匀。客人把它带回家,过年炒年糕片炒番薯条就用到它。阔滩的细沙炒年货,不容易炒焦,年货炒得又松又脆又干净,吃起来香喷喷,味道特别美。

烈日炎炎的夏日,远看那茫茫沙滩,一粒粒细沙反射阳光,碎金碎银碎光点,闪闪烁烁,蹦蹦跳跳,像万千精灵在舞蹈。舞蹈的精灵上方,有沙滩蒸发出水蒸汽,水蒸气幻化出七色彩虹,云蒸霞蔚,虚无缥缈。

昌化江一路咆哮,奔腾到阔滩与天目溪碰撞,汇合后的江面就开阔起来,水流也平静下来。涨洪水带来的细沙,沉淀在渡船埠头上下,粗砂和卵石,铺展在长长的沙滩两头,堆积成大片卵石滩。让人好奇的是,细沙滩上寸草不生,卵石滩却是芦苇成群。从渡船埠头往下看,千米沙滩尽头处,白花花一大片芦苇荡,一直绵延到米筛潭。从渡船埠头往上瞧,一望无界的沙滩边际,数不尽的芦苇一直铺展到陈潭村下方。

阔滩的沙滩如此壮观,一是年年有洪水,沙滩年年扩大。二是农耕时代沙是无用之物,即使有人挖沙,那也是沧海取一粟用之而不竭。这片沙滩年年扩展,衍生出一个有趣现象:夏天小孩赤脚去天目溪里戏水,走到沙滩中间烫得哭叫连天。大一点的小孩“冲啊!杀啊!”喊叫着冲过去了,“小不点儿”跑到沙滩中间烫得鬼哭狼嚎,一屁股坐倒沙滩上撒泼哭叫。大人看见只是哈哈大笑,这种“活宝剧”每天上演,小孩子吃几次亏就学乖了。我从临安中学刚回来,夏天中午去挑水,母亲叫我穿上草鞋,我满不在乎赤着脚晃荡着水桶就去了。回来时满满一担水,踩在绵绵软的沙滩上,烫得脚底板火烧火燎眼泪都往下掉。吃了苦头才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沙滩作弄人也施恩于人。春夏之交,大水退潮,我和父亲去“赶滩”:一边在沙滩走,一边用火把寻找甲鱼的脚印。若是脚印有两条,那甲鱼进滩以后还没有爬出去,你沿着脚印走,或许半途就看到一只甲鱼东躲西逃。要是跟到尽头仍然不见甲鱼踪影,那么你在脚印尽头挖下去,总有一只甲鱼在沙堆下生蛋。如果脚印有四条,那甲鱼就爬回水里去了,但是你也不用灰心,去脚印尽头把细沙一点一点拨开,会有十几、二十来个甲鱼蛋,整整齐齐埋在那里等着你。

沙滩之外是大名鼎鼎的天目溪。我说“大名鼎鼎”是有根据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天目溪为背景,曾经有过一篇小说,也拍过一部电影,说的是一个放木排的故事。只是小说题目记不清了,电影名称也不记得了,主角是《闪闪的红星》那个”胡汉三”(刘江)演的,印象里一张长长的大木排,木排上有三角形木桩以及蓑衣支起的“小屋”。这条木排留在我记忆里,它时不时会流经我意识的河流。

临安交通志有记载,阔滩村前的天目溪,平时水面就有二、三百米宽,唐时就通行木船。抗日战争期间,天目溪是浙西南交通枢纽,那时候的水运十分发达,每到傍晚时分,几十、上百只货船,一字儿停靠在江边,那景象壮观得不得了。这些货船头尖尾巴翘,长长船身竹篷为盖,人可以进出其间,夜晚睡时两头锁门,本地人叫它江山船。其实船民并非江山人,而是以金华、衢州、处州人为主。他们常年结伴而行,往来于河桥和桐庐之间,把山区的竹木柴炭运到桐庐,再把油盐布匹运往山区。遇有急水险滩,大家一起努力,几个人拱起腰背,唱着号子,齐心合力,共同拉纤,才能让一船货物逆水上行。这些江山船运货也是家,所以靠岸以后,船头船尾便会升起袅袅炊烟。这时候阔滩溪面那个美啊,白沙滩,青草地,山光水色,夕阳残照,白帆高悬,炊烟飘飘。那个风景,美得两岸行人为之倾倒,为之叫好。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赵志耀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