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11℃/1℃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苏公旧题”赏读
发布时间:2019-01-04

自双溪馆下步寻溪源至治平寺

苏轼

乱山滴翠衣裘重

双涧响空窗户摇

饱食不嫌溪笋瘦

穿林闲觅野芎苗

却愁县令知游寺

尚喜渔人争渡桥

正似醴泉山下路

桑枝刺眼麦齐腰

每见田园辄自招

倦飞不拟控扶摇

共疑杨恽非锄豆

谁信刘章解立苗

老去尚餐彭泽米

梦归时到锦江桥

宦游莫作无家客

举族长悬似细腰

昌化镇旧城改造时,在滨江路建了一座“苏公旧题”诗廊,这是一处有人文价值的景观,彰显了昌化这个千年古城的文化底蕴。据记载宋熙宁四年至七年(1071一1074年),苏轼在任杭州通判期间,曾几度到昌化,并留下了千古不朽的诗文。这是不可多得的历史记录,是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

七律第一首,是描写昌化淳朴的风土民情的诗篇。

首联“乱山滴翠衣裘重,双涧响空窗户摇”,是描写昌化山水风光的金句。苏公笔下,昌化群山环抱,林木苍莽,青翠欲滴,山间雾气氤氲,自感衣衫也显沉重了;山间有双溪,水流湍急,水声哗哗作响,振动得窗户也摇晃起来了。诗人情不自禁地走出了县衙的住所 ,沿着治前的石级,来到了距县衙一百十步的双溪馆,然后溯溪向西,漫步走向一里外的治平寺。一路上他走走停停,见到溪边的小笋,虽然很细瘦,但这是人们即使饱食后仍然禁不住要再吃的美味佳肴。诗人和当地的百姓一起拗起了小笋。溪边树丛中有一种野菜,昌化人称之为蕨子禾,釆下后去掉顶端的绒毛,就可以炒了吃,也可以晒干了,用来炖肉,更是一份大快朵颐的山珍。“饱食不嫌溪笋瘦,穿林闲觅野芎苗”。面对这些野菜,诗人和百姓一起,且觅且采,是多么的快活!

但是,诗人笔锋一转,来了一句“却愁县令知游寺”,颇令人意外。照说一个州官到了下属的县治,县令是要对他负责监护的,苏公却没有让县令知其外出游寺,这应该是有意避开县令的吧。也许是为了避免前呼后拥,骚扰了百姓的宁静生活;更可能是有意的要不戴官帽、不着官服,以平民的身份,去与当地的百姓作亲密接触吧!

这“愁”又从何来呢?

应该还有更深层的原因。且看苏轼后来给神宗皇帝的《论积欠六事 状》,奏疏写道:

“臣每屏去吏卒,亲入村落,访问父老,皆有忧色。云:丰年不如凶年。天灾流行,民虽乏食,缩衣节口,犹可以生。若丰年举催积欠,胥徒在门,枷棒在身,则人户求死不得。言讫,泪下。臣亦不觉流涕。臣闻之孔子曰:苛政猛于虎,昔常不信其言,以今观之殆有甚者。水旱杀人,百倍于虎,而人畏催欠,乃甚于水旱。”

“臣窃度之,每州催欠吏卒不下五百人,以天下言之,是常有二十余万虎狼散在民间,百姓何由安生,朝廷仁政何由得成乎?”

在这里,苏轼居然直言不讳地把吏卒视为虎狼,把王安石的新政指为苛政。苏轼在杭州任通判,他的主要任务是审问案件,但因为被捕者多为违犯王安石新法的良民,犯的那些法条又都是他所反对的。苏轼只能为他们呼天求救,向皇上冒死进谏,却无法一施援手。

诗人“愁”的是被县令请去,违心地参与县政,去面对 冤民,去为虎作伥。

苏轼在这一时期,给他弟弟的诗中就有“眼看时事力难胜,贪恋君恩退未能”的感慨。更有“平生所惭今不耻,坐对疲氓更鞭棰。道逢阳虎呼与言,心知其非口诺唯”的自责。所以我以为这个“愁”字,还是值得深思的。从中让我们感受到的是诗人深沉的爱民情怀。

下句“尚喜渔人争渡桥”,这一个"喜"字,一扫愁绪,诗人又回到大自然中,继续他愉快的漫游。百姓们没有发现他的州官身份,竟然和他争抢着上渡船、挤着过木桥,这亲密无间的关系,让他感到无限的喜悦。苏公曾和各色人等交往,上至帝王公卿,下至农夫野老。可是当他混迹人群之中而无人认识他的时候,这却成了他最大的快乐!

从这“愁”与“喜”的对比中,我们看到了诗人发自肺腑的纯真的赤子之心。

诗的尾联很自然地写到诗人在昌化就仿佛回到了家乡,“正似醴泉山下路,桑枝刺眼麦齐腰”。醴泉山在诗人故乡眉州治西八里,山半有八角井,清甘如醴。山下就会有如眼前的画面:桑枝在明媚的阳光下,绽放出油亮刺眼的光芒,身边的麦子也已经齐腰高了,看来丰收在望。但愿,“丰年不若凶年”的厄运不会降临到他心爱的子民的身上!

真要感谢苏公,以其触处生春的妙笔,把千年前昌化景象写得那么栩栩如生:那乱山、那双涧,那木桥、那渡船,那溪笋、那芎苗,那桑枝、那麦穗,那县令、那渔人,短短的八句,内涵是如此的丰富!他以白描的手法全方位的画出了昌化迷人的风景。

律诗第二首,诗人触景生情,尽情抒发他向往田园生活,萌生了弃官归隐的心思。

首联“每见田园辄自招,倦飞不拟控扶摇”。诗人每次见到田园风光,总是觉得田园在向自己发出召唤。朝廷里的争斗,使苏公感到厌倦,再也没有凭借扶摇飓风,去追求飞黄腾达的豪情了。

我们知道,苏轼二十一岁中进士,被仁宗皇帝视为宰相之才,是天才奇才。他的二十五篇《进论》和二十五篇《策论》,通过了秘阁的制科考试,被授予大理评事,任凤翔府签判,成了万众瞩目的朝廷“明星”。真是一举成名,直上青云。

熙宁四年,他两次上万言书,对王安石新法进行了全面非议。因为无效,就请求离京出任地方官。“倦飞”一语,道出了他对勾心斗角的朝廷生活的厌倦,表现了他不慕高官厚禄,但求内心宁静的道德情操。

也许人们不信一个皇帝的近臣,会向往田园生活。“共疑杨 恽非锄豆,谁信刘章解立苗”,诗人引用了汉代郎官杨恽锄豆,尚且遭到人家的猜疑,因言获罪,被腰斩;贵族刘章忠心直谏,未获见信两个典故,以言心志: 一切敢于直谏的忠臣,结局都是可悲的。而自己正是一个“满肚子不合时宜”,遇有邪恶,则“如食中有蝇,吐之乃已”,疾恶如仇的人。

然而,既已入了宦海,便身不由己,只能听命运摆布。“老去尚餐彭泽米”,年纪大了便效仿晋代洁身自好的彭泽县令陶渊明,归去来兮,过那釆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梦归时到锦江桥”,还是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锦江桥去自食其力吧。

“宦游莫作无家客,举族长悬似细腰”。这里诗人活用了韩愈“细腰不自乳,举族长孤悬”的诗意,做官也不能忘了根本,抛却了父母妻儿,使得族人孤苦伶仃,忍饥挨饿,一个个骨瘦如柴。

诗人由昌化的田园风光引发的思考,从朝廷到百姓,从历史到现实,可谓思如泉涌。

七律二首,其一写景抒情,表现身处野趣盎然的大自然中乐观欢快之情,其二写怀乡思归,表现出他向往自然,退隐山野的憧憬。两首诗都是面对昌化的山水和百姓,引发诗情。诗人热爱生活热爱人民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幸的是,苏公对杨恽、刘章的追忆,竟然一语成谶,他被卷入了党争的旋涡。

元丰二年(1079年)以讪谤朝廷罪被捕至京,关押在御史台监狱,受尽苦楚,自度必死。但神宗对苏轼并无恶感,一些元老重臣也纷纷上书营救,苏轼被关押103天后,得到从轻发落,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沦为边远地区的犯官,失去了人身自由。他在黄州东坡一块荒地上耕种自给,自号为东坡居士。苏公政治上受了打击,文学上却大获丰收。从此,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一颗耀眼的明星:苏——东——坡!

有人说,苏东坡是政坛风暴中的海燕,一直卷在疾风旋涡之中,他风光霁月,高高超越于蝇营狗苟之上,他的几百万字的诗文都是顺乎天性的自然流露。一千年来,中国历代有那么多人热爱这位大诗人,苏公自有其迷人的魔力,就如美丽芬芳之在花朵,是易于感觉而难以说明的。

昌化的绮丽风光、丰美物产、淳朴民风赢得了苏公的心,苏公这位天才诗人、人民的朋友也赢得了昌化人民的心。

千百年来,这里的人们传诵着他的诗篇,流传着他的故事。历史上,昌化有东坡祠、东坡林、东坡泉、东坡池、景苏亭。而今在南屏山上仍有镌刻着东坡诗的东坡亭、环翠亭、倦飞亭。这一切在诉说着一个真理:热爱人民的人,人民永远热爱他!

昌化是幸运的,获得了苏公神笔的点染,留下了这么珍贵的精神财富。我们有责任保护它,让它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程小戎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