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7℃/4℃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天目文苑
头发袜
发布时间:2018-12-26

小时候,我常提着小竹篮,去父亲做木排的石壁弯河边捡树皮和碎木片,偶尔也能捡到沉在河边浅水中的小硬木和杂柴。捞水中的沉柴,水很冷。父亲说把他的头发袜给我穿,我说不要。我不能穿父亲的头发袜,那是他的宝贝。

父亲的头发袜是桐庐的房东送的。父亲每次放木排出远门,从河桥柳溪江到分水江,再到富春江,凡是看见水面有漂流着的零星树枝、柴根他都用挠钩扎过来,捞起,放在木排上。木排到达目的地桐庐了,要等待桐庐的森工部门验收,有时要等好几天,放排人就在附近租民房住宿。父亲把一路上打捞起来的树枝、柴根绑成一捆,送给桐庐的房东。前后送了好几十捆。父亲觉得房东是个好人,从来都没有看不起这些从河桥山区来的放排人。后来,房东就送我父亲一双头发袜。父亲很珍惜这双头发袜,只有站在水里做木排才穿,旱地走路都穿草鞋。到了木场工地,父亲坐在河边的石头上,脱下草鞋,从矛篮里取出头发袜,双手撑开头发袜口子,把脚小心翼翼地伸进袜筒里,从脚板底一直伸套到膝盖骨下面凹凸的小腿肚上方,再将袜端口那根细棕绳抽紧,系住小腿肚,不让头发袜袜滑落下去。头发袜是用人的头发织成的袜子,人的头发是溜滑的。冬天,站在河水里做木排,河水冷得刺骨,有头发袜御寒就好多了,当腿脚一抬出水面,腿脚上的水珠就会迅速落下,跺一跺脚,沥干水,毛茸茸的头发袜就起到保暖作用了。河桥的排工没几个人买得起头发袜。一次,我听没穿过头发袜的阿根说:“头发袜是用死人的头发织的。那些老坟里挖出来的死人头发都很长,有人捡来跟鸡毛换糖的换针线,糖担人收了头发卖给袜厂,袜厂把那些死人头发织成头发袜卖。”我就相信了。父亲知道后对我说:“你别听阿根瞎说!头发袜是剃头店里剪下的乱头发用机器绞成细绳,再用钩针钩织出来的。死人的头发很脆,一拉就断。我这头发袜,你拉拉看,很牢的,柔软光滑,又有弹性,怎么会是死人的头发?”不管父亲怎么解释,我还是不穿他的头发袜。

父亲有一手做木排的技术。做木排是大队里的副业,父亲做一水木排所得的钱,全部由大队会计去河桥森工站结算,然后大队划工分给父亲,我们全家就靠父亲的工分到小队领粮食。父亲曾经好几次对我说,要我跟他学做木排。他说,多一门手艺,多一条活路。我不想学。因为,做木排一般都是在农闲的冬天或者早春,天很冷。站在河水里做木排,更冷,只有穿上头发袜御寒才稍微好些。我怕冷,我没有头发袜,河桥的商店没有头发袜买,只有桐庐有,我不能穿父亲的头发袜。我们大队有好几个小伙子跟我父亲学做木排,他们都没有头发袜,他们腿上被冻出许多乌青紫块。做木排很辛苦,但是工分多,正劳力在生产队干一天活记10分工,父亲因为不太懂农活,干一天只记9分5厘工,而森工站结算给大队的排工工钱,每天能记12分工。

树皮、碎木片装满小竹篮了,我就在岸边看着父亲站在水中做木排。他左手用坚漆矛拧着蔑排箍,右手拿着小斧头,把排箍压紧串柴了,就用斧头脑“啪!啪!啪!”地将矛钉在串柴下面的松段上,砸得水花四溅······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陈萍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今日临安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