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灾后重建紧锣密鼓,分秒必争。本报3路记者再次奔赴灾区,记录重整家园的场景。

上溪:众志成城,抢险救灾

       18日一早,仍然奋战在一线指挥抗灾自救家园的邵君英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华浪线已抢通。记者随即向交通运输局核实了这一消息。两日前的 日,记者进入上溪,近距离感受灾后重建。

外界到达上溪村,只有华光潭、马啸两个方向可以进入,走的都是华浪线。由于东塔有 公里几乎被山洪冲毁的道路尚未抢通,车辆只能从马啸方向进入,需要多花一倍时间、绕行海拔 米的太子尖。

车过马啸,就能看到昌化公路段的挖掘机在清理路面,只是些小面积的山石滑落。到浪广驶入上山公路,开始看到大面积道路和山体塌方,路面损毁增多,面积也大。很多路段只有小半幅可供行车,围挡和警戒标志到处可见。路面坑洼,车辆经过时要格外小心。最近是非常时期,挖机、运输物资等支援车辆很多进出,常常要在狭窄的路面会车,开得就更慢了。

上溪村委办公楼就在路旁。一进屋,迎面走来 个女生,他们是村里的小志愿者。其中一个最小的十三岁,叫梅王婷,马上读初二。为首的叫胡芳赟,在昌中就读,即将上高三。她原计划最近出门旅行,台风过后,村里救灾需帮手,她就留下来帮忙,端茶倒水、切西瓜、泡方便面。

还有一个初中生跟在她身后,叫梅笑笑,马上读初三。后来才知道,梅笑笑是村支书邵英的女儿。原计划她这几天去昌化补课,灾后重建需要人手,她就不去了。“课可以再补,村里重建不能拖。”邵君英告诉记者。

胡宝华、胡月平等几个村干部也陆续从户外回来。他们共同的讲述拼接起 日的惊魂一幕。

那日下午三点多,倾盆大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驻村干部许珊和邵君英决定立即撤离村委附近多名居民。

村委附近有条山涧,那里山洪最为集中。撤离村民后,看着山上流下的水越来越多而浑,村两委班子和村民加许珊共人,来到后山腰,发现原来林道下的涵洞已被淤泥堵塞,致使本来应该流入沟渠的水改道了,汹涌的洪流,涌向村委附近村居集中的方向。

大家决定,两名女性邵君英和许珊先下山通报信息,以便村民及时转移。 个男人留下来分工合作,装沙包,拦洪水。

第一个沙包刚装好,由村民王强国和村支委兼报账员胡军建搬运。他们正准备堵塞洪水,山上突然泄下一大片洪水,将两人掀翻,带入米深的山坎。

这是一瞬间的事情,大家都来不及反应。胡军建感到一阵晕眩,被泥浆水包围的他,奋力抓取周边草木,终于停下来。站稳后,他立即往岸边高处跑。年岁稍大的王强国身负重伤,肝脏破损,被送往医院抢救。目前已脱离生命危险,转移到普通病房。

胡宝华带记者爬了一段山路,抵达事发现场。那里刚浇筑好的林道,有一大段被冲毁,武警官兵正和村民一起清理障碍。巨大的山石挡在中央,枯枝败叶杂乱地插入巨石,清理工作异常艰辛。这批武警战士,已经连续奋战 天,帮助村民清淤泥、搬乱石、架桥梁,军民携手,谱写重整家园的动人篇章。

◆武警官兵积极参与抢险救灾

◆三个小志愿者

黄川:守望相助,重整家园

16日下午4点半左右,岛石镇黄川村朱家自然村唐锦苏的家飘起了灾后第一缕炊烟。这是自10日“利奇马”过境后,他们家烧的第一顿“踏实饭”。

“自来水也通了。”对比前几日停电、停水、断路、断讯号的窘境,唐锦苏叹了叹气,“叫了几个人帮忙清理门口的泥沙,结果饭都没法烧给他们吃,很惭愧。”

10日“利奇马”奇袭昌北,黄川村成为其中一个重灾区。豆大的雨好像随时会穿透窗玻璃;浑浊的河水快速漫上道路,冲破紧闭的门,涌进家里;往日“摇钱”的山核桃树成了“利器”,在泥石流的裹挟下,箭一般“射”向村庄。一时间惊恐声四起,而洪水还在怒吼。

村民朱奇英微信发出视频显示,河水涌进家里“与腰齐平”,不过短短半个小时。“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想往外逃都逃不掉,只能往楼上走。”朱奇英说。

到了夜间,整个村子突然“与世隔绝”。村里的人感到恐惧,外面的人马正在制定救援计划。那时的黄川,与外界失联。

第二天天一亮,大家试探着走下楼看看情况。几乎每一户的一楼都被泥浆填满,村中唯一接通外界的柏油马路不是塌方就是损毁,有些车子像废纸一样被捏成团,家电则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黄川一夜间村如其名。

然而,山里人都有大山一样坚韧的意志,也像石榴籽一样团结。“你家的房子不能住人了,住到我家去。”“我家受灾不严重,先去把你家的厨房整理出来。”“他们家有人住院了,我们赶紧把挡在门口的泥沙清掉。”铺路基、清淤泥、洗家具、装自来水管……村民们扛起铁耙,开始重整家园。

“马上要采收山核桃了,先把水通了、把路修好是头等大事。”朱家村民组长朱凌晨表示,之前也有民兵和武警队伍来过,但此次受灾面积广,不能光等救援队伍,必须发动大家自己动手。

14日修自来水管时,全组的男女老少都上阵了,有力气的扛水管,懂技术的接水管。为了早点喝上“放心水”,村里一些老师傅凌晨一两点还趴在沟渠里检查接口。

在自然灾害面前,村与村、镇与镇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深了。连日来,黄川村重建的现场多了许多陌生而熟悉的身影。

在王文浩家门口的小路上,一群身穿绿色荧光服、头戴红色安全帽的人正在卖力铲泥,他们是来自茶亭村的村民。听说黄川受灾严重,茶亭的周大树自发组织了10余人到黄川村铲泥、清淤,一条大路清晰可见。而两天前,王文浩的家门口,还是堆成小山的泥浆、石块和树枝。

在朱家自然村,记者还碰到太湖源镇组织的救援队。参加救援的东坑村支书朱淼春介绍说,他们这一行都是太湖源镇各村书记和村主任。接下来,他们还要继续组织村民代表和党员来帮助黄川村重整美丽家园。

◆太湖源镇支援力量在帮助清理河道内倒毁的电线杆

◆武警清理黄川农户门前的垃圾

新二:信心恢复,生产不误

台风“利奇马”只用一天就改变了岛石镇新二村。14日和16日,记者两次前往新二村。重大灾难面前,短短几天,村庄面貌无法恢复太多,恢复更多的是信心。

受灾前的新二,因山核桃而闻名、富裕。岛石镇是临安山核桃最大产区镇,新二村山核桃林面积在岛石镇排前列,这里也是中国山核桃生态村。

台风之后,全村800多户人家都不同程度受灾,近半农户家中泥沙淤积,四分之一的房子受损较重,6幢倒塌。被山洪冲毁的山核桃树,横七竖八地躺在房前屋后。

大坞头6号是王宝美的家,紧挨村道。这几天左邻右里都在清理家中淤泥,王宝美家清理最快,客厅已无虞了,只是厨房里还有一米多高的淤泥,往里推的门无法打开。厨房没法做饭,女儿给买来一只电饭锅和米。饭是有了,菜由邻居周济。道路不通,物资匮乏,饭菜虽不丰盛,却自有一股同舟共济的患难情交织其中。

村道两边依山而上都是农房,离山最近的房子,屋后开门见树,都是山核桃林。这些人家的屋子泥石流最先冲入,也最难清理。通往这些房屋的小道,常常仅容一辆手推车进出,清理淤泥全凭人力。顾有山家就是如此。他今年50多岁了,子女在外工作,不但要干自己屋里的活,还要照应母亲家。

幸好援救的队伍一拨又一拨进驻。村道上,城投公司、中大建设抢险队派来的机械设备天天作业,巷子里有各镇街前来支援的民兵连人力排险。12日当天,35名天目山镇基干民兵从江川公交站下车,徒步9公里至小川自然村,挖沟排水、清淤泥、运垃圾、抬横木。

15日他们再次前来,小川自然村的道路已大部分可通车。16日又一支生力军到来,临安城管组织的救援队开始了“巷战”,后面数十人接力,前方一锹锹铲下去,直到“嗵”地一声,挖到了路面,大家兴奋地说“终于见底了。”再看两边淤泥,将近一人高。看到这场景,有村民拿起电钻,要把自家装在室外的水泥楼梯给拆了,以方便搬运。

这几年钱袋子鼓起来了,新房一幢幢建起来,为了车辆交会方便,道路也在拓宽。受空间限制,占用河道就不可避免。河道断面变窄后,一遇树枝杂物堵塞,水就往路面漫。加上山林植被较为单一,难以抵御有记载以来最强暴雨。

地质灾害隐患点排查人员来到新二村,村民纷纷打听安全问题。小川和竹坞自然村联名写信,要求搬迁,后怕之余,人人在联名信上按了手印。岛石镇驻新二村的干部王祖毅说,按专家意见,小川有6户计23人需要迁移,其他人家需要在大雨时转移。

18日中午,记者联系村党总支书记李军跃时,他说所有自然村均已通车、通水,这样一来,下月山核桃如期开竿便有底了。


◆天目山镇应急队支持新二村

◆新二村废墟上的午餐

采访札记

天灾的警示

伴随着通路、通电、通信、通水,以及各方力量陆续进入灾区支援,百姓恢复重建美好家园的信心大增。相信要不了多久,毁坏的家园又会建起来。与此同时,一些问题也值得深思。

过去几十年,两昌农民致富的最大法宝是山核桃。在快速致富的利益驱动下,发展到现在,植被单一。早年农民普遍采用除草剂,山核桃采摘前林下看不到山核桃外的其他植物。为了增产,什么肥料都用。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加速了山核桃林的退化,林地固土含水能力大大衰退。

另一方面,受空间位置限制,两昌山区占用河道建房的现象并不少见。变窄的河道和增多的简易桥梁与涵洞降低了行洪能力。一旦山洪爆发,农房首当其冲,山核桃林也难以幸免于难。

恩格斯说,当我们欢呼对大自然胜利的时候,也是大自然对我们惩罚的时候。顺应自然规律,学会生态种养,更加科学地规划建设农村,都是当务之急。      本版图文/记者 高红波 朱艳 孙梦蕾 陈伋

发布时间:08-19 15:35
 
点击这里,了解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