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最新动态 | 视频新闻 | 天目秀水 | 浙江行动 | 监测数据 | 曝光台 | 共治互议 | 政策法规 | 工作简报 | 通知公告 | 联系我们
 
守护家乡水·最美护水人

作者:
来源:【临安新闻网添加日期:2017-03-27

系列报道(二)

    治出清水靓山村

    ——记最美护水人童友国

童友国巡河作记录

    眼前,溪水潺潺地流淌着,成群的小鱼在清澈的水中追逐嬉戏,溪边上新植了一棵棵绿树……然而几年前,这里的溪流污染却比较严重。这前后巨大的变化,是整个新溪新村村民共同参与治水的结果,更是凝聚着童友国的心血与汗水。

    作为龙岗镇新溪新村的党总支书记,自2013年“五水共治”重点工作开展以来,童友国就带领全村积极投身其中,通过建污水厂,发动党员群众参与清河道、捡垃圾,植树绿化,出台村规等举措,彻底改善了流域内的水环境状况。

    新溪新村地处昌西溪水系,辖区内有新溪坑、董溪2条主要河道,由于村民临水而居,周边还有多家企业,“五水共治”工作开展以前,因部分村民水环境保护意识不强,集体经济较为薄弱,相关设施不是很完善,使得村里的水道污染较为严重,防洪功能较差,治水任务十分艰巨。

    “五水共治”这道棘手的难题摆在了童友国面前,他选择了知难而进。要治水,就得先有钱。通过上级拨款和村里集体经济收入,2014年到2016年,共投入250万元资金,用于建设农村生活污水处理项目。建成后,使90%以上的农户排放的生活污水都纳入了处理系统,河道污染大量减少。

    童友国介绍,村里有十余家食品加工厂,由于缺乏污水处理系统,企业生产污水只能直排。为此,他召开村委会议商量对策,最后决定建一个污水处理厂。为了解决资金上的问题,他与其它村干部一起想办法、跑企业、筹资金,受到了各企业的大力支持,纷纷表示愿意出资。2015年3月,共计投入500万元建成了企业污水处理厂。在建厂的过程中,童友国几乎是泡在工地,放弃了自己的休息时间,日夜督查,抓质量、赶进度。终于,努力有了回报,各企业的水排放达标了,乱排杜绝了,河里的水也更清了。

    2015-2016年,童友国跑上跑下,千方百计想办法筹措资金,共投入300万元建造了2.5公里的防洪堤坝,并在堤上种植了许多树木花草,以美化环境。他还带领记者去看了笕坞水库除险加固工程现场,他介绍说,为了使项目早日完工,运输材料更方便,村里已经花了20万元修扩村里到水库之间的道路。

    为了使河道保洁,童友国狠抓长效管理,利用党员活动日,经常组织带领村干部和村民代表捡垃圾、清河道。他还在各种场合公开宣传保护水环境的重要性,与村里的干部们一起讨论,出台村规,严禁在河里捕鱼、药鱼、电鱼。

    “童书记平时工作积极认真,效率很高,现在河道整治已经完成了60%以上的工程量。”面对记者,村里的童大伯毫不吝惜自己对童书记的称赞。

    “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新溪新村人,又是村里的书记,治理好村里的河道,保持溪水的清澈,把村庄建设得更加美丽是我的责任,是我的担当。”童友国发自肺腑地说。他表示,自己还会在治水的道路上一如既往、坚持不懈走下去。    实习记者 王蓉

    移动的农村治污“点子库”

    ——记最美护水人童金生

童金生现场指导工作

    记者见到童金生时,他正从清凉峰镇治污现场回来,来不及休息就坐在电脑前做起了今天的工作笔记,“今天上午我们清查了清凉峰集镇上的污水直排口,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我市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已经进入扫尾年,接下来审计和移交工作结束后,就等待9月省级检查。作为农办干部,童金生说,工作在这个时候更来不得半点马虎。两天前,天目山镇西游村村干部打来“求助”电话,污水治理最后的硬骨头啃不动。

    童金生马上赶往现场。西游村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程已经基本完成,就差最后十户人家连片治理工程。“原本考虑到地势问题按照散户型处理,但农户要求集中纳管处理。”童金生立即叫来了施工方,一番细谈后找到了解决办法。

    “农村工作你跟老百姓硬讲道理是行不通的,当然,跟他们打成一片也不容易,你要知道他们的诉求在哪里,这样工作就有突破口了。”参加工作将近30年,全市大大小小村落童金生说已经完整跑遍了4个循环期了。

    童金生为农村的生活污水治理牺牲了很多休息时间,一年跑破了5双球鞋,因为工作强度大中风过两次。“去年童老师中风住院一个月,遇到棘手的问题,我们就通过微信群跟他交流。”诸承超是农治办的工作人员,也是童金生师徒结对的徒弟。

    童金生在治污工作中沉下身子走基层,把工作做深做细。而且,在农村治污方面,童金生已然成了一名“土专家”,童金生的经验之谈也早就编成册子在全省治污工作中推广学习,像《农村治污在路上》这样的土办法集已经有4本。

    全市农村生活污水治理项目村有287个,每个项目村的情况童金生都了如指掌,指导、监督施工技术问题,他总结出了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过程中各种“土办法”,提出了很多操作性强、实用性高的“金点子”,攻克了不少施工难题,俨然成了移动的农村治污“点子库”

    我市地形特殊,强对流天气产生的集中降雨对污水池造成了影响。“原来的设计没有考虑雨水进入污水管道,让污水终端池超负荷运作的问题。”部分实施村的终端被急水流冲毁,修复成本都是万元起步。这个问题得想办法解决,童金生反复多次实地考察,与设计施工人员交流后,决定在合适的位置增设溢流口,雨水在进入终端前就被引流,这是治污工程的一项技术突破。

    在童金生的“经验语录”里,记者还翻到了不少接地气的“土办法”:与终端相联的格栅井,应该和终端池一并扎钢筋、一并浇筑,解决容易出现的下沉问题;污水池隔墙内的过水口管子加宽加大等等。

    这些小窍门是童金生作为一个治水人,深入一线总结而来。做好治水工作,童金生有自己的三字经,“要勤、要细、要肯动脑筋,做到这几点什么工作都不难。”    记者 王苑阳

    守望家园绿水长流

    ——记最美护水人朱嫩兰

朱嫩兰下水捡垃圾

    “这几天,连续下雨,雨水将河边的一些树枝、毛竹丝都冲了下来,会影响河道通畅的。”前些天,当记者来到潜川镇中间桥村采访,村委委员朱嫩兰已经在河边巡视了一番,打算穿起雨裤,拿起火钳,去捡拾河内的杂物。而事实上,这几年,“护水”早已成为了朱嫩兰日常生活的关键词。

    无论晴天、雨天,几乎是每天,56岁的朱嫩兰都要去河面上看看,观察河道水质。她说,马山溪是潜川镇和中间桥的一条重要河道,自己有责任保护。“一旦发现塑料袋、断枝等河道垃圾,我马上就要去打捞上来,当然,村里村干部和党员也会定期开展河道清理活动,加入到守护母亲河的队伍中来,但我还是每天要来看看。”不仅仅是河道的长效保洁,傍晚时分,她也会到河边巡视,查看是否有违法违规捕鱼现象的发生。

    早几年,生猪养殖是中间桥村的主导产业,养殖户多达50余户。养殖户直排偷排污水、村民生活垃圾乱倒的现象时有发生,导致河水被污染,甚至是发黑发臭。村两委干部深知,治水先治污。在村干部的大力倡导下,两年前,养殖户开始陆续关停。2016年,潜川镇提出实施畜禽养殖污染治理风暴行动,中间桥村积极响应,加大整治力度。在这场攻坚战中,朱嫩兰全心投入,和其他村干部一起,上门耐心做好养殖户的思想工作,并主动帮助养殖户寻找买家,尽量减少养殖户的损失。通过20天的努力,全村养殖户全部关停。

    要想减少污水流出,垃圾分类也是源头治污的重点。朱嫩兰不但以身作则、上门宣传指导,还开动脑筋创新举措,增强村民的环保意识和行动力,实现垃圾减量化、资源化。在她的提议和推动下,中间桥村建成了生活垃圾终端处置设施,购置了垃圾小桶分发到每家每户,并对33处垃圾集中投放点进行了美化,实现了投放、收集、分类处置的无缝衔接。朱嫩兰介绍说,他们充分发挥妇女的作用,实施妇女“四小员”联系制度,即每个垃圾投放点均由一位妇女负责,33位妇女是自己包干范围内垃圾分类工作的宣传员、指导员、监督员和管理员,并通过优秀评比等,增强妇女的积极性。

    虽然这些妇女每天都会到村民家中和管理站点检查垃圾分类情况,但朱嫩兰仍然坚持一天数次打开垃圾分类桶翻查,对垃圾混装的现象进行纠正,及时与村民沟通,督促村民在日常生活中自觉做好垃圾分类。村民赖春莲表示,可堆肥、不可堆肥分类并不难,关键是坚持,现在村民们慢慢养成了习惯。

    如今,走进中间桥村,只见溪水清清鱼儿欢,村里还计划依托大幅改观的环境面貌,发展民宿旅游。“看到水干净了,我心里也就高兴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义不容辞。”朱嫩兰羞涩地说道。    记者 章昕

    让水更绿,山更青

    ——记最美护水人朱强

朱强清理河道垃圾

    “大伯,这种菜叶子也不能倒河里。”一身迷彩服、一双黑色长筒雨靴、一把自制的垃圾拾捡器,朱强又开启了一天的护水工作。朱强是太湖源镇金岫村人,2014年加入金岫村护河队,成为一名村级护水工作者。

    金岫村有东溪、白沙、南苕溪、横坑4条河道经过,流域面积广,沿途经过的村庄多,生活垃圾也自然比较多。“以前村民环保意识薄弱,经常把河当成垃圾场,随手就把垃圾扔进河里,河里面又脏又臭。”朱强表示,加之附近的村民会把竹枝、竹叶倾倒在河里,经常导致河道堵塞。

    加入护河队后,朱强和其他队员着手大面积清理河道垃圾。清理河道垃圾比清理路面垃圾难度更大。“有些尼龙袋、编织袋压在石头底下或在深水处,用竹竿也捞不起来。”朱强告诉记者,大家只能下水去捞,有些地方水很深、又很浑浊,视线不好,还经常摔倒。“这也不是办法呀。”摔过几次后,朱强便琢磨着“发明”新的垃圾拾捡器。就这样,一根长木棍、顶上套一个铁刺和铁钩,一个新型的垃圾拾捡器应运而生。“现在方便多了,大部分垃圾都能靠这个‘神器’捞起来。”朱强说。

    比起清理生活垃圾,清理动物尸体更让朱强苦不堪言的。“那些东西在水里泡了很久,又脏又臭,别人都不愿意碰。可是,不清理掉,水质怎么能变好呢?”处理动物尸体还比一般生活垃圾繁琐,需要专业的人来处理,并在指定的地方深埋。朱强只好咬咬牙,带头清理这些别人不愿意碰的垃圾。“总得有人带头去做,我们的环境能越来越好。”

    几年前,河道清理工作还没有全面铺开,每次下暴雨,河水涨起来,会把周边的农田淹没,给农户带来不少经济损失。2014年,朱强担任护水工作后,加固改良了防洪坝,有效防止了冲毁。他还时时关注天气情况。每次台风来临之前,他都会仔细巡查河道,第一时间把存在的问题向上级部门反映,并且每次强台风来临时都会主动在村委值班。“好几次我的西瓜刚刚成熟,就全被水淹了,想想都心疼。”金岫村农户陈大伯说,现在好了,河道疏通了,防洪坝也加固了,不用再担心下暴雨了。

    说起来,村民都非常感谢村里的护河队和朱强。“他这个人说话直爽,会‘得罪’不少人,我们往河里倒垃圾都会不顾情面‘教育’我们。”该村村民范泽良说,“也多亏了他的‘严厉’,现在我们才可以在河道边上散散步、锻炼身体。”

    护水工作说大不大,可在实际工作中责任重大,朱强也切切实实把工作放在心上、落在实处。村里哪些地方放了垃圾桶,哪些地段曾经被洪水冲毁过,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现在,村民环保意识越来越强了,往河里倒垃圾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朱强的工作似乎比以前轻松了不少。但他并没有松懈,还是经常带着工具河道巡查、搞卫生。“作为护水人,我有责任让水更绿,山更青。”朱强坚定地说。    见习记者 朱艳

信息发布:黄晓强

 
 
 
本专题网站由临安五水共治办主办 临安新闻网制作维护
浙新办[2004]42号 浙ICP备0500213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