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阴天 19℃/17 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 : 临安新闻网 > 教育天地
我的三十年
发布时间:2021-11-09

周五,建德同学来临参加教研活动,相约聚餐嗨聊,回忆青春,不胜唏嘘。光阴似箭,1992—2022,明年就能领“执教三十年”本本了。

由此浮现三十年前的三尺讲台,恍如昨日。

1992年的夏天,刚走出校门的我被分在一所村小,三个班,四个年级,四位老师。二、三年级是复式班,三个老师分别教三个班所有学科,外加一个领导。我任教的是四年级,二十余人。木架子撑着一块刷着黑漆的木板,便是黑板。坑洼的泥地,缺损的窗玻璃,凹凸不平的桌面,吱呀作响的长板凳,一切场景历历在目。二十余个孩子中只有两三个是文静乖巧的,其余均调皮顽劣,早上总是挂着鼻涕脏着小脸三三两两地站在教室门口。那时的我抱着与孩子打成一片的美好愿景,不甚严厉呵斥他们,于是只比他们年长几岁身材娇小的我真成了他们的“伙伴”,威信全无,班级常规可想而知。所幸家长们忙于地里山上的农活,无人过问孩子的学业,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误了孩子们一年。开学后不久,中心学校的教导主任临时听课,我上的内容是计算题。那时的我并不害怕领导听课,也不作准备,稀里糊涂地过了四十分钟,教导主任提了不少建议。

班里有个跟随年迈奶奶生活的男孩,长睫毛、大眼睛、白皮肤,在孩子中算是长得俊的,可也是最邋遢最捣蛋的。冬日,脸颊脖子上结满污垢,衣服书包黑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撒谎、小偷小摸、辱骂长辈等是他的家常便饭。我看他可怜,多次带他回家,让妈妈给他洗澡、做饭,还送给他很多旧衣物。他的表现时好时坏,一年后,我调离了那所小学,就再也没见过他。

那一年,工作与生活有些混为一谈。上午就上一节语文课,一节数学课,每节课长达一个小时,课间休息时间也不固定,有时会超出半小时。夏日的中午,大家爬到长桌上睡午觉;冬日的课间午间,校园里飘着煨年糕、番薯的香味。闲暇时,我们就到村里同事家玩,任孩子们在操场上疯玩,常常会延迟下午的上课时间。

第二年,我被调到了完小。六个年级,十余个老师,所有老师在一个大教室里办公。完小比村小正规许多,准时上下课,也不再教一个班的所有学科。孩子们每星期都有音体美等课。中午,孩子们带饭菜到食堂蒸,老师们则每周轮流买菜做午餐,买菜的费用写在办公室大黑板上,周末结账,AA制。那时的领导无畏,那时的我也胆大,竟接手了全校最乱的毕业班。初出茅庐的我哪里驾驭得了个子都比我高的四五十个娃。一个人高马大脾气倔强的男孩当着全班孩子与我顶嘴,甚至动手,我被气得直哭。现在想来,真是可爱啊!

就这样,懵里懵懂地混了两年,又被调到乡中心学校。一年级,56人的大班,是我的新任务。从六年级到一年级,滑翔似的快速降落,让我束手无策,逼着我向周围有经验的学长学姐们“偷艺”,终于在班级管理、教学方面有些茅塞顿开了,我的讲台生涯逐渐步入正轨。在中心学校的7年,我曾任教低段语数、高段语文,除了五年级,其余年级均有所接触。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正谈婚论嫁的一帮小年轻们总被父亲般的老校长扯着嗓子大叫着到他办公室接电话。接完电话,先被爱开玩笑的校长盘查一番,接着办公室同事轮番询问,后来全校老师都会知道这个小年轻有了新“目标”,便也成了那几日老师们午餐时的谈资,大家乐此不疲。

儿子牙牙学语的时候,我成了镇上百年老校的一员。那时的老校更是名校,声誉、生源都很不错。融入这所大家庭,优秀的家长资源、出色的教师团队,给予我极大鞭策,也让我在家庭教育方面获益颇多。在此的二十年里,我从青年步入中年,奉献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酸甜苦辣,均有所悟。有过拼搏,有过迷茫。得过赞誉,也有低谷。

如今,步入不惑之年的我,只愿忠实于内心,无愧于三尺讲台。只愿在退休的某个日子里,我能问心无愧地说:我虽平凡普通,却非碌碌无为。 □ 城南小学 郑亦飞 

来源:临安新闻网    作者:    编辑:黄晓强
版权和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临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临安新闻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临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电话:0571-63715099。
临安发布微博
临安发布微信公众号
今日临安微信报
爱临安APP